「不可小覷的動員力量」時隔三年,台灣第二個移工工會成立

Photo Credit:Asuka Lee拍攝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台灣第二個全由外籍移工組成的工會「桃園市家庭看護工職業工會」成立了。正式成立當天,除了有許多移工前來參與,該工會也順利產生新的理、監事人選,往爭取勞動權益的路途邁進。

唸給你聽
powerd by Cyberon

撰文、攝影:Asuka Lee

台灣勞動權益史寫下新的一頁!由菲律賓、印尼籍看護工組成的「桃園市家庭看護工職業工會」於11月26日召開2017年第四次會員大會,同時也第一次對外公開接受採訪,等於正式向外界宣告 -繼宜蘭縣漁工職業工會(2013年成立)後,台灣出現第二個全由外籍移工組成的工會,當天《移人》記者也在現場全程見證這歷史性的一刻。

台灣長期處於勞資不平等狀態,一般公司行號的台籍員工若想成立工會就會遭受資方各種恐嚇打壓,更別說是地位更低的移工;而移工從事的各種職業中,相較於受《勞基法》保障且有固定休假的廠工、或是有固定群聚地點的漁工,看護工散落於全台各地的家庭中且沒有固定休假,許多人更被雇主禁用手機,一般被公認是最難組織工會的移工類型。

然而這個不可能的任務,終究被完成了。於台南市工作的菲籍看護 Jasmin Bonang 在其台灣雇主支持之下大力奔走,並結合桃園市群眾服務協會一群年輕人的力量,Jasmin 透過網路號召了一群志同道合的外籍看護工,備齊各式文件資料後,於2016年中正式向桃園市政府立案登記成為合法工會。11月26日的會員大會共有40多名來自台灣各地的菲籍看護工趕赴此地出席,足見工會有不可小覷的動員能量。

會員大會舉辦地點為桃園市中壢區的內壢里活動中心,當日上午10點半,筆者從內壢車站徒步前往會場,沿路見到許多工會張貼的英文指標,足見其貼心之舉,到達會場後看見30多位菲籍看護已端坐在其中,彼此交談、討論,等待會員大會開始。

20171126_110237-846x1024
Photo Credit:Asuka Lee拍攝
從內壢車站通往會場的路上,工會很貼心地沿路製作英文指標。
P1340040-1024x729
Photo Credit:Asuka Lee拍攝
來自全台各地的菲籍看護工簽名報到並領取選票。
24116691_10203632441767929_1582684600_o
Photo Credit:工會提供
「桃園市家庭看護工職業工會」的立案登記證書。

11點一到,看護工工會的靈魂人物兼總幹事 Jasmin 拿起麥克風講話,她首先感謝所有菲籍看護工會員願意犧牲休假、不辭辛勞從台灣各縣市趕來參加會議(最遠的一位來自屏東),今日除了讓大家相見歡之外,另一個目的是要補選出4位新理事及2位新監事,此外也報告工會的財務及營運狀況,最後希望大家一齊用餐、合照,向台灣社會宣示第一個外籍看護工工會的誕生。

Jasmin 接著介紹工會在各縣市的領導幹部,以及協助創立工會的「桃園市群眾服務協會」台籍工作人員黃姿華給現場會員認識;現場也來了兩位代表政府公部門的貴賓,分別是桃園市政府勞動局勞資關係科秘書陳信豪、以及內壢里里長林勝傑。

黃姿華透露,當初她幫工會找會議場地時四處碰壁,不是開放時間無法配合就是價位負擔不起,幸好遇到熱心的林里長協助,大方出借內壢里活動中心給工會使用才解決場地問題,林里長致詞時也感謝菲籍看護工對台灣社會的貢獻,並勉勵她們好好工作、回國後為家人帶來更好的生活。

P1340088-1024x767
Photo Credit:Asuka Lee拍攝

看護工職業工會的靈魂人物兼總幹事Jasmin以菲律賓語向現場會員說明會議流程。

P1340093-1024x769
Photo Credit:Asuka Lee拍攝
Jasmin介紹為工會出力甚多的桃園市群眾服務協會工作人員黃姿華(左)。
P1340128-1024x769
Photo Credit:Asuka Lee拍攝
Jasmin邀請「桃園市家庭看護工職業工會」在各縣市的領導幹部上台,其中許多人也身兼工會理事或監事。
P1340089-1024x769
Photo Credit:Asuka Lee拍攝
台下的菲籍看護工會員聚精會神地聽著台上的報告事項。
P1340092-1024x810
Photo Credit:Asuka Lee拍攝
有人拿出手機直播會議情況,讓無法親自到場的看護工朋友掌握資訊。
P1340104-1024x769
Photo Credit:Asuka Lee拍攝
內壢里里長林勝傑(中)十分熱情,除了提供場地讓工會舉辦活動,更到場為菲籍看護工加油打氣。

當日會員大會的重頭戲,便是要補選出四位新理事及兩位新監事,因此到場的會員都會領到兩張空白選票,分別在上頭寫下自己中意的人選後再投入票匭中。

由於菲律賓時常舉辦民主選舉,菲籍看護工對投票並不陌生,選舉過程非常流暢,不少人拿出手機拍照記錄自己投票的一刻,所有到場會員投完票後,開票結果也順利產生新的理、監事人選。

P1340048-1024x780
Photo Credit:Asuka Lee拍攝

當日會議使用的兩張選票,粉紅色用來補選理事,黃色用來補選監事。

P1340118-1024x756
Photo Credit:Asuka Lee拍攝
來自桃園的理事候選人上台為自己拉票。
P1340138-1024x769
Photo Credit:Asuka Lee拍攝
一名菲籍看護工在選票寫上她中意的監事候選人名字。
P1340137-1024x765
Photo Credit:Asuka Lee拍攝
菲籍看護工陸續將選票投入紙箱製作成的票匭中。
P1340142-1024x757
Photo Credit:Asuka Lee拍攝
許多人興奮地拍照留影,記錄自己投票的那一刻。
P1340182-1024x769
Photo Credit:Asuka Lee拍攝
黃姿華協助監督開票,順利選出新的四位理事及兩位監事。

投票結束後象徵當日會員大會告一段落,現場氣氛也隨之輕鬆,此時大家早已飢腸轆轆,因為旁邊已有工作人員將熱騰騰的菲式美食以「Boodle fight」(部隊餐)的形式擺放於長桌上。

正式用餐前,一位菲籍看護工向我解釋「Boodle fight」的由來-這種用餐形式最早出現於菲國軍事部隊裡,由於阿兵哥在野外打仗環境惡劣,常常直接將食物放置於芭蕉葉上以手抓取,漸漸演變成「Boodle fight」這種用餐形式,此外,「Boodle fight」的所有用餐者都必須統一站立用手進食、沒有地位之分,因此也帶有平等、團結、奮鬥的象徵,正好符合工會創立的精神,於是大家便決定用這種方式來共進午餐。

P1340113-769x1024
Photo Credit:Asuka Lee拍攝
熱騰騰的菲律賓美食以「Boodle fight」的方式擺放於長桌上。
P1340143-1024x769
Photo Credit:Asuka Lee拍攝
菲籍看護工們與美食自拍合照。
P1340164-1024x769
Photo Credit:Asuka Lee拍攝
享用午餐前,篤信天主教的菲籍看護工們先進行一段餐前禱告。

用餐結束後,筆者與工會靈魂人物Jasmin進行訪問,這位39歲的菲籍看護工十分有想法且具備行動能力。Jasmin提到,首先她要感謝在背後一直大力支持她的台灣雇主,因為這位年輕的徐姓雇主平日就非常關心各種社會議題、曾多次參與LGBT遊行活動,並且為了讓Jasmin省下數萬元仲介費,特地去辦手續麻煩的「直接聘僱制度」讓Jasmin來家中工作,此外更重要的是,徐姓雇主大方讓Jasmin擁有固定週休二日的權利,使她得以有許多空閒時間為工會事務奔走。

「我的確很幸運碰到好雇主,但絕大多數看護工沒有像我這麼好;因此如果要改變現在看護工極度惡劣的勞動環境,我要先從改變她們的『心』做起。」

要如何改變這群長期弱勢的外籍看護工的心?Jasmin用的方式十分直接而殘忍:「我不斷對看護工姊妹們說,妳們在台灣沒有受到《勞基法》保護,所以妳們在法律上不是勞工、而是奴隸,如果不爬起來自己爭取權益,那只能繼續當奴隸下去。」

Jasmin在受訪過程中不斷使用「Slavery」(奴役)這個單字,雖然聽起來很誇張,但如果不用這麼強的字眼,沒有辦法讓菲籍看護工從對仲介、雇主的恐懼陰影中走出來,因此今日到場的菲籍看護工會員們,都已做好強壯的心理建設才前來,「接下來我就要教育會員們,讓大家知道台灣法律上有哪些是我們應該享有、卻一直沒有去實行的權益;待全體會員的勞動意識到達一定程度後,我們就可以匯整意見,以工會身份去請求台灣政府修法。」

對台灣《勞基法》非常熟稔的Jasmin,未來最想修改的法律,就是關於外籍看護工的休假規定,「不要說勞工了,休假是人類的基本人權,但台灣卻有幾十萬的外籍看護工一整年都休不了假,這真的很扯,稱呼這是奴隸制度也不為過。」

而成立工會對Jasmin最大的意義,是未來如果有會員發生勞資糾紛時,工會可以跟雇主、仲介在談判桌上平起平坐,不會有小蝦米對抗大鯨魚的絕望感,「一兩個人很難對抗他們,但如果我們團結起來組成工會,就會產生力量。」

目前工會已經招收200多名菲律賓籍看護工會員,印尼籍會員略少,但人數也超過100名,因此未來也有機會在各種勞工遊行場合見到這支新生的「娘子軍」,最後Jasmin語重心長的說:「外籍移工對台灣的經濟及社會貢獻良多,但我們始終沒有投票權、我們的聲音一直被忽略…… 所以我們今天決定站出來,向台灣社會說,我們家庭看護工現在有工會了。」

Jasmin照片-1024x676
Photo Credit:Asuka Lee拍攝
筆者曾在2015年12月的「移工大遊行」巧遇Jasmin,當時她便相當關心外籍看護工權益。

當天交通路程最遠的會員,是來自屏東東港的37歲看護工Joy Bitang,身材壯碩的Joy說,她半夜3點半就起床盥洗,5點趕到潮州車站搭第一班北上火車,連同換車在內共花了6小時才到達內壢,之後回去還要再花6小時;雖然車程辛苦,但由於她目前跟雇主發生勞資糾紛,因此特地前來向工會幹部做諮詢。

Joy向筆者透露,她原本是在屏東照顧一位年邁的「阿公」,但家裡的「阿嬤」想凹Joy額外去她的店裡幫忙,Joy很清楚這是違法行為、斷然拒絕,「阿嬤」一氣之下就嫌Joy的照顧技巧不好,把「阿公」送去安養中心並單方面中止Joy的合約,差點流落街頭的Joy只得向仲介求救,目前正在等待仲介幫她尋找新雇主。

「我也有打勞動部的1955專線求助,但對方一直推來推去,最後什麼都沒有!」Joy對台灣政府的官方求助管道徹底絕望,其他菲籍看護工聽了也紛紛點頭,同意這個「1955專線」十分不靠譜,因此求人不如求己,Joy在網路上看到工會資訊後便決定加入,以實際行動為自己的人生討公道。

P1340172-1024x769
Photo Credit:Asuka Lee拍攝
身材壯碩的Joy特地從屏東趕來內壢參加會員大會,雖然來回要花12小時,但她毫不覺得辛苦。
P1340079-1024x769
Photo Credit:Asuka Lee拍攝
Joy(左)在台上與Jasmin(右)討論她遇到的勞資糾紛。

2013年宜蘭縣漁工職業工會成立時,筆者也在現場親自見證,原本以為台灣第一個外籍移工工會成立後會有火車頭效應、讓各縣市的移工紛紛組織工會,但現實顯然沒那麼簡單,這幾年藍綠政府與資方聯手打壓勞方不遺餘力,連本土勞工籌組工會都很困難,才會相隔3年多才有第二個移工工會出現。

萬事起頭難,想起以往給人印象光鮮亮麗、與社會運動沾不上邊的空服員,都曾在2016年6月發起一場震撼台灣社會的集體罷工,背後也有工會力量支持;因此今日見到連中文不通、幾無休假、勞動處境最艱困的外籍看護工都能成功組織合法工會,想必會激勵許多目前正遭受打壓的本土、外籍勞工們,繼續朝向組織工會爭取勞動權益的路途邁進。

延伸閱讀:

本文獲移人Migrants' Park授權刊登,原文在此

責任編輯:周慧儀
核稿編輯:李牧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新移民在台』文章 更多『移人 Migrants' Park』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