柬埔寨洪森面對歐美經濟制裁壓力:「挾中」有恃無恐,惟成衣業台商得注意

Photo Credit:Reuters /達志影像
你為什麼需要這則新聞

針對柬埔寨主政者洪森先是監禁反對黨領袖根索卡、再來解散反對黨——救國黨,來自東南亞各國、歐盟與美國的抗議聲不斷,甚至出現經濟制裁的陰影,但洪森似乎老神在在。

唸給你聽
powerd by Cyberon

即使面對來自西方世界的龐大壓力,柬埔寨總理洪森有在怕嗎?看起來答案是:還好。最新的進展是,就在12月4日,來自全球共158位國會議員連署要求洪森釋放已經遭到囚禁3個月的救國黨黨主席根索卡,以保障2018年有個自由且平等的大選。

由東協國會議員人權組織(Asean Parliamentarians for Human Rights)所發起的連署信活動,邀集了來自美國、義大利、德國、馬來西亞、東帝汶、印尼、菲律賓等共23國的國會議員參與連署,要求柬埔寨政府無條件釋放救國黨(CNRP)主席根索卡(Kem Sokha),尋求回復解散救國黨的法庭決定,並允許根索卡與救國黨能夠自由參與政治。

已經在10月逃離柬埔寨的救國黨前任副主席莫淑華(Mu Sochua)認為在2018年7月29日舉行的大選仍有希望,只要言論自由、國會與媒體都能恢復運作,「我們的制度結構依舊,人們有決心要投下他們已經期待超過30年、能夠帶來正向改變的一票。」莫淑華於12月5日在澳洲坎培拉議會演講,並與澳洲外交部長Julie Bishop會面,預計會面中將提出一份請願書,要求澳洲進行制裁。

事實上,在11月中旬柬埔寨最高法院宣布解散救國黨、並且解除該黨118位國會議員職務並禁止任職5年之際,澳洲、歐盟與美國紛紛表達關切,其中美國參議員馬侃(John McCain)與德賓(Dick Durbin)在外交委員會提出釋放根索卡與針對某些柬埔寨高級官員的制裁行動請求,歐盟則是表達出如果柬埔寨想要繼續享有歐盟的免關稅與免配額優惠,那麼也同時期待該國尊重人權的態度表現,這也意味著柬埔寨有可能從歐盟的「除武器一切都可」(Everything But Arms)友好國家清單中遭到移除。

這樣的訊息可讓柬埔寨的成衣業者感到驚慌,因為佔該國最大成衣出口量四成的歐盟,一年將近40億美元的貢獻恐怕大受影響,而柬埔寨的成衣業在2016年的出口總額中貢獻了超過7成,換言之,歐盟控制著柬埔寨出口總額將近3成的金額。代表著全柬埔寨約600家成衣與鞋類代工業者的成衣產業工會與柬埔寨成衣製造協會,在上週五(12/1)表達了制裁對產業未來與工作機會影響的憂慮。

根據經濟部全球台商服務網的資料顯示,目前台灣廠商在柬埔寨當地投資自1994年到2015年為止,共有335件、金額達39億美元,為柬埔寨當地第七大境外投資國,主要經營項目包括土地開發、農業開發、木材加工、紡織成衣、製鞋與旅遊業,其中以紡織成衣為主,投資件數超過90件,廠商共計超過50家,佔柬埔寨當地製衣廠公會的25%。

洪森打的一盤「挾中制美」棋

但來自歐美國家的制裁,真的對洪森有影響嗎?看來對於明年大選勢在必得的他,自有其他盤算。在今年10月底,洪森告訴國會議員,他又沒有海外資產、也沒有需求踏上美國國土,因此並不怕制裁。

在中美於區域強權爭奪戰的角力過程中,洪森靠著中國經濟勢力相當有恃無恐。柬埔寨從1994年到2014年間,境外直接投資當中,中國方面的金額就佔了整體192億美元的44%,成為最大的金主國;在2016年的雙邊援助金額高達7.32億美元,來自中國的就佔了三分之一強。而中國也對洪森所作所為給予支持,近期中國外交部長王毅在緬甸出席亞歐外長會議期間與柬埔寨國務兼外交國際合作部大臣布拉索昆見面時表示,中國支持柬埔寨為了維護政局穩定、實現經濟發展所做的努力,也相信該國政府有能力帶領人民應對好內外挑戰,順利舉行明年大選,加快柬埔寨的國家發展進程。

曾經在東南亞長期擔任特派員的觀察家梁東屏指出,洪森是一個會不惜一切代價鞏固權力的人,甚至一度表示,為了確保國家穩定,他願意殺死一兩百人。對照在11月流出一段他對著一群成衣製造業者演講的影片,所言看來不假。

在影片中他暗示,若是他在2013年國家大選之前就知道根索卡與桑蘭西(Sam Rainsy)在抗議遊行現場承諾會「組織一個新政府」的話,「他們早就死了,⋯⋯他們運氣好我沒看到影片,要是我在他們宣布那一天看到影片,幾個小時候,我會立刻全方位一舉攻堅的。」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羊正鈺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政經時事』文章 更多『楊之瑜』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