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大「輸給」馬來亞大學、新南向變成新難向?看事情可以不要這麼表面

臺大「輸給」馬來亞大學、新南向變成新難向?看事情可以不要這麼表面
Photo Credit: 馬來亞大學空拍影片截圖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一篇台灣大學QS評比輸給馬來亞大學的新聞報導,引發社會各界對於高等教育缺乏國際競爭力的討論,只是,這份評比真的說出了每一所被評比學校的故事嗎?魔鬼其實藏在細節裡。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這個禮拜,台媒拿馬來亞大學在亞洲排名超過台灣大學來做文章,說「新南向」成了「新難向」,譏諷台灣許多大學將招收不到大馬留台生。

讓我想起到新加坡的第一天,因為房子意外很快就找到,就跟老媽到了我的學校走走。

在中央圖書館公車站遇到了一個台灣大哥跟他的本地朋友,他原以為我去讀大學部,稱讚我優秀、說NUS非常難進,聽到是碩士班後,好像表情收斂了一點,老媽趕緊補上一句,他大學是台大的,只見那位同胞大哥冷冷說「台大出了台灣什麼都不是。」

但說這個故事,我並不是要幫台媒一起給台灣大學補刀,我想凸顯的是兩點,其一是不知道為什麼、從哪而來的大學競爭心態,以以及那個在大學排名年年推出後,早已經抹殺了的大學精神。

大學排名評等,能告訴你的到底是什麼?

我讀過不少來自馬來亞大學學者的優秀論文,真的是非常優秀的那種,讓我打從心底佩服馬來亞大學在一些領域的真知灼見,馬來亞大學在我心目中,從來就不是一所「不好的大學」。

要我說,我還要說,泰國的朱拉隆功大學更是另外一所東部亞洲區域內,非常優秀的大學,他們的亞洲研究是非常棒的。

再要我說,光是在國內,我就知道金門大學在閩南文化與建築研究這一塊可以說是翹楚,而花蓮的東華大學在改制後,原住民族研究更是令人眼睛一亮,絕對是整個亞太區域南島語系研究中不可或缺的成員。

大學排名的各項權重,有許多是非常荒謬不合理的,比如國際學生比例、國際師資比例,這兩個不僅受到薪資結構的影響,還受到留學目的國的世界體系影響,全世界去歐美留學的學生,當然比到亞洲多。再來,對香港而言,來自中國大陸的學生也都計算為國際生,這種權重有任何意義嗎?

又,所佔權重最大的是「學術聲譽」,在英語語言主導的學術世界裡,不以英語為教學語言與研究語言的大學機構,又有什麼可以跟英語系大學平等競爭的機會?

扁平、用普世標準來評鑑的大學排名,看不見各所大學在該國該地社會中,扮演的角色,看不見在特定學術領域中,他們的奉獻,他們的奉獻也許很邊緣,但並不代表那是一所不佳的大學,我認為這種評比對於在各所學校裡認真工作與學習的學生老師們都不公平。  

台灣政府眼中看出去的東南亞=經濟殖民地

李登輝時期的「南向政策」,就已被批評本質上就是台灣要對東南亞實施經濟殖民的手段;蔡英文的「新南向政策」換湯不換藥,本質上仍然是貫徹台灣保護主義的殖民手段,只想要將東南亞變成台灣經濟成長的腹地,而不是真心加強台灣與東南亞區域的深度互動。

我有個學長,到朱拉隆功大學念碩士,但是在申請新任政府「新南向政策」下的政府獎學金時,評比中佔分不少的項目竟然是大學排名。如果你選的大學,是朱拉隆功大學這樣在國際排名上遠遠不如新加坡國立大學,那光是選校這項,兩個背景差不多的申請人,就熊熊差了好幾分,這不是變相鼓勵大家複製那個不平等的評鑑結構,鼓勵大家只去那些台灣認可的好棒棒國家去念書嗎?
  
確實好像是如此。

《聯合報》這次覺得自己很厲害作出來的馬來亞大學QS排名報導,就只把馬來西亞當成我國大學招生的來源,馬來亞大學在評鑑上獲得佳績,不是值得高興的事情,因為台灣的大學要賺不到錢了!(你們這些媒體到底把馬來西亞人當什麼?提款機嗎?)

甚至標題是「馬來西亞大學排名領先臺大」,不知道是看不懂「馬來亞」三個字以為漏打字,還是根本不在乎是什麼大學,反正就是「馬來西亞(這種國家)」的大學,竟然超越我們了!(吃手手)

就是這種心態,才會有這麼離譜的推論,甚至訪問不具名的頂尖大學前校長,說台灣要「新難向」了。再次顯見,就連反對派的媒體,也不過把「新南向」理解成要別人的錢而已,卻完全忽視馬來亞大學基於馬來西亞的「固打制」,對於錄取學生採取種族配額,華人子弟要進入馬來亞大學,根本是非常菁英非常困難的事情。

再者,會到台灣讀大學的,高中讀的就是華校,也就是獨中,不被馬來西亞政府承認的高中學歷,還得去考一些額外的考試來讓自己的學歷被認證,加上讀獨中上來的學生,一直用的是中文教材,本來就比較難去適應馬來亞大學這樣以英語和馬來語授課的學校。

換言之,台灣大學排名落後馬來亞大學,對於招生根本起不了什麼太大影響,因為兩個學校收的客群根本不太是同一群人,台媒不懂、前頂大校長也不懂,我看台灣政府也不是太在乎,這才是最可悲的,這就是我們的新南向,連語言相同的大馬華人圈,我們都不了解,還想南向去哪裡呢。

烏魯木齊的摩天大樓

台灣目前很大的問題,我認為是即便我們受了超過六年以上的地理教育,但我們對於周遭區域的瞭解卻好像沒有比美國人好多少,美國人用東方異國情調的眼鏡在看遠東區域,我們也用差不多的眼鏡在看我們的鄰居們。(而且美國高中真的沒有要求要選地理課)。

不管是對於「烏魯木齊竟然有摩天大樓」,或者是「馬來亞大學竟然排名那麼高」,這些驚嘆或詫異,都再再顯示在我們的島上,總是有一群人從來不在乎其他地方發生了什麼事,所以才會對於忽然對眼前忽然冒出的事物那麼「大驚小怪」,但卻常常看的又很膚淺,僅止於此,烏魯木齊的摩天大樓是怎麼跑出來的;馬來亞大學的排名是怎麼在那邊的;甚至,我們國家裡的大馬留台生是為什麼這樣多的⋯⋯他們不想知道。

大學的時候,曾有個老師說,我們應是海國、而不是島國,那時我沒什麼太大感覺,但現在我聽懂了。
  
南向不難,要大家拋棄自我中心的世界觀才難呀。

(註)種族固打制度是馬來西亞政府於1969年513種族衝突事件後所設立的制度,目的是希望在經濟、教育等各領域,提供優先機會給馬來西亞的馬來人與其他原住民族,像是在公立大學裡面要保留一定名額、上市公司也必須要保留3成股權給馬來人。目前在高等教育中,固打制目前略有改變,重要性漸漸減弱當中。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楊之瑜
核稿編輯:李牧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文化觀察』文章 更多『萬宗綸』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