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來西亞大學生現身說法:馬大超越臺大背後的真實面貌

馬來西亞大學生現身說法:馬大超越臺大背後的真實面貌
Photo Credit:UNIMAS Sarawak@Flickr CC BY SA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作者以馬來亞大學生的視角,輔以曾在臺灣大學當過交換學生的經驗,給予讀者另外一種觀看「大學排名」的視角。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陳明忠(馬來亞大學經濟學系四年級,曾與大二時到國立臺灣大學交換)

在最新出爐的2018年QS亞洲大學排名,馬來西亞的第一學府馬來亞大學(馬大/UM)位居亞洲第24,超越位居亞洲第25的臺灣第一學府國立臺灣大學(臺大/NTU)。這排名出爐後在馬來西亞和臺灣引起一片輿論,在輿論中,不少人仍認為馬來西亞的國立大學依舊採取固打制、馬大於世界大學排名的表現無法反映馬大的真實狀況等等。

身為馬大學生,本文主要通過解析進入馬來西亞國立大學的管道與其錄取標準,探討為何固打制廢除後績效制仍無法全面被彰顯、討論為何世界大學排名裏的指標分數恰恰彰顯馬來西亞大學目前的現狀、及利用到曾到臺大交換的經驗對馬大如欲成為世界頂尖大學,提出一些建議。

馬來西亞國立大學錄取制度早於2002年廢除種族固打制,目前國立大學錄取標準採取績效制,即90%以成績衡量,和剩餘的10%將以課外活動表現衡量,但績效制無法完全被彰顯。

馬來西亞國立中學為5年制,畢業後若想到國立大學進修有4種管道,即大學預科班(Matriculation College)、中六(form six)、國立大學旗下的文憑(Diploma)或先修班(foundation)課程及外國大學先修班課程如英制的A level、澳洲大學預科班課程(Austrailian Matriculation College)或者國際IB文憑(International Baccalaureate Diploma)。礙於大學預科班(90%的名額保留給土著)和國立大學旗下的先修班(只有3家國立大學的先修班開發給非土著)採取種族固打制,績效制無法完全被彰顯。

所以準確的說,固打制政策已經取消,但某種程度的扶弱政策(Affirmative Action)依然在高等教育領域裡存在,而須注意的是,馬來西亞的扶弱政策是基於種族(race-based),而非依據階級所需扶持貧窮階級(need-based)。

在全球化的時代,一個國家的高等教育水準將決定這個國家於地球村的競爭力,而衡量一個國家高等教育水準的世界大學排名無可避免的獲得重視。

根據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報告,馬來西亞仿效所謂的「韓國模式」,即大量投資於教育藉此產出高等教育勞動力(Educated Workforce),而產出的高等教育勞動力將吸引外資,間接地促進國家經濟發展。為了達至這個目標,高等教育需要得到國際認可,而世界大學排名就成為衡量國家高等教育的重要指標。

一個國家的大學如果在世界大學排名取得優異的成績,外資會認為這國家擁有高素質的高等教育和高技能員工,外國企業和廠家將前來投資、外國學生將前來留學。因此,馬來西亞政府積極參與世界大學排名競賽,《2015-2025馬來西亞高等教育發展藍圖》中,放眼在2025年至少一所國立大學能擠進亞洲大學排名前25名、2所大學進入世界前100大及4所大學進入世界前200大。

馬來西亞高等教育1
資料來源:QS世界大學排名、THE世界大學和ARWU世界大學排名官方網 | 製圖者:陳明忠、楊之瑜

細看世界大學排名主要的3大榜即QS、英國泰晤士報高等教育(THE)和世界大學學術排名(ARWU)內部的評分結構,馬來西亞的大學在研究部分獲得極低的分數,這恰恰反映馬來西亞大學的內部現狀。

在2018年QS世界大學排名裏,馬來西亞的大學在研究領域(Citation per faculty)獲得的分數是6項指標裏最低的。類似情況也出現在英國泰晤士報世界大學排名(見下圖),馬來西亞的大學最弱的領域是研究(research)和引用(citation)。另一方面,在幾乎以研究為評分標準的世界大學學術排名(ARWU)裏,馬來西亞幾乎沒有一所大學擠進世界前400名。

馬來西亞高等教育2
馬來西亞高等教育3
資料來源:QS世界大學排名、THE世界大學和ARWU世界大學排名官方網 | 製圖者:陳明忠、楊之瑜

在仿效所謂的「韓國模式」時,馬來西亞高等教育部和大學應該謹慎關注和加強自身較弱的部分如研究領域,而非一味靠著提升自身優勢如國際化、師生比、學術和雇主聲譽等提升整體排名,這方式會因分數面臨diminishing的增長而遇到瓶頸。

除了一味地著重研究領域只占20%比重的QS世界大學排名,高等教育部(Ministry of Higher Education, MOHE)和大學,同時也應該注重研究領域占更大比重的TIMES 和ARWU世界大學排名。研究的軟肋不僅僅出現在大學裏,也反映在國家層面上:馬來西亞的研發(R&D)主要由外資主導,而外資主導的研發多注重於產品繁殖(product proliferation)和問題解決,而非把科技研發再推前一步。即便外資主導研發,在進行研發時也因缺乏本地人才而必須依賴母公司,以及來自其他國家子公司的相關人才。

看看臺大,想想馬大

借鑒在臺大的交換經驗,馬大如果想要在成為全球頂尖大學或者在世界大學排名更上一層樓, 需要落實幾項措施改革目前的教育體制。

  • 落實Research-Inspired Teaching (RIT)教學方式。

教授必須擯棄以課本為導向的教學方式。教授身兼教學及研究,可以利用自身擅長的研究領域重組課程綱要,這樣教授身為某領域的專家,在執教與自身研究領域相關的課程同時,可以有效地向學生講解某個理論、理論的演化,並把理論與現實世界銜接起來。這不僅讓學生學習到課本的理論知識之外,也讓學生有效地把課本的理論知識應用在現實世界裏,藉此也能激起學生的求知欲。

  • 全面落實通識教育(Liberal Education)

除了一些共同必修課和系訂必修,馬大學生也需要修所謂的External Elective Course,即系外課程。所修學分也因各系院而有所差異,課程選擇範圍涵蓋理科、法律、教育、經濟、商管甚至文藝類,但課程選擇少,且有些系所只需修3學分甚至免修。

而臺大的通識教育規劃分明, 主要把通識教育劃分為8個領域,分別為文學與藝術、歷史思維、世界文明、哲學與道德思考、公民意思與社會分析、量化分析與數學素養、物質科學及生命科學。課程選擇眾多,且每位學生必須修15學分的通識課。通識教育有助於讓學生跨領域學習,跳脫狹窄的一技一能的專家式的思維方式與觀點,而養成一種多知識角度的觀點,訓練學生成為真正的「知識人」,馬大有必要全面落實通識教育課程。

  • 廢除大專法令(Universities and University Colleges Act)

馬來西亞政府必須廢除大專法令,還原大專法令實施前校園自主權和學生自治權的面貌。高等教育部部長不再委任大學校長、副校長及董事部(國立大學最高機構)成員。董事部主席、校長、院長應由民主方式選出。董事部應恢復至早期的Council狀態,即由負責學術機構的Senate和校友會(Guild of Graduates)組成,並由Council遴選校長。

全面重組Senate,讓Senate在學術上擁有最高話語權;全面廢除學生事務處(HEPA),歸還學生自治權於以民主方式選出的學生會,讓學生全面管理校園。大專法令的廢除也意味著政府無法利用該法令對大學教職員和大學生采取紀律行動,這也有效的阻止白色恐怖在校園內蔓延、並有助於促進學術自由、思想交流。

想要躍升成為全球頂尖大學,馬來西亞國立大學無法持續性地依賴聯邦政府撥款,除了通過商業化研究成果和咨詢服務之外,也必須鼓吹捐贈文化(Endowment)。民主與經濟事務研究中心 (IDEAS)的一份研究報告指出馬來西亞社會缺乏捐贈文化,要設立慈善組織須經過繁文縟節的官僚系統,且沒有法定機構監管慈善事業。馬來西亞有必要減少繁文縟節、設定法定機構監管慈善事業、國立大學財務透明化等,以營造一個鼓吹捐贈文化的環境。

參考文獻:
  • Chapman, D., et al. (2014). Higher Education in Asia: Expanding Out, Expanding Up. Montreal: UNESCO Institute for Statistics
  • Rasiah, R. & Chandran, V. (2015). Malaysia. In Schneegas, S. & Erocal, D. (Eds.), UNESCO Science Report Towards 2030 (pp. 676-691). Paris, France: United Nations Educational,
  • Scientific and Cultural Organization.
  • Wan Jan, W. (2017). Will Our Public Universities Have Financial Autonomy?. Institute for Democracy and Economic Affairs.

相關文章:

責任編輯:楊之瑜
核稿編輯:李牧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十國專區』文章 更多『TNL特稿』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