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來西亞大選前瞻:首相腐敗醜聞後,民望回溫的執政黨

馬來西亞大選前瞻:首相腐敗醜聞後,民望回溫的執政黨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2014年大馬首相納吉深陷「1MDB」醜聞後,2016的三場選舉反應的卻是另一種政治情景——執政黨顯然比反對黨聯更受支持。這與反對黨聯盟分裂﹑無法合作團結有關。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馬來西亞大選將近,但相比2013年,腐敗醜聞困身的大馬首相納吉及其政府所面對的政治壓力,卻似乎有所減輕。

在2013年國會大選,反對黨聯盟的確曾為執政黨帶來壓力——在這場被形容為「馬來西亞歷史上最為激烈」的大選之中,反對黨聯盟得票率達51%,高於執政黨聯盟國陣的47%。不過,國陣仍然取得60%議席,高於人民聯盟的40%。

「一馬基金」案,首相納吉任內的重要政治醜聞。事源2009年,納吉出任首相,他在該年將內閣批准成立﹑創始基金達110億令吉﹑中央政府擔保當中50億的「登嘉樓投資機構」(Terengganu Investment Authority),變成以「發展馬來西亞成為地區金融中心」為目標的國家主權基金「一個馬來西亞發展有限公司」(1MDB)。2012年,美國投資銀行高盛銀行(Goldman Sachs)曾為1MDB集資。

從2014年底起,美國《華爾街日報》開始報導,指1MDB曾將款項匯入納吉私人戶口。2016年初退出執政黨巫統的前首相馬哈迪,在同年3月,與在野黨以及民間組織共同發表針對1MDB醜聞的《人民宣言》,要求撤換首相,以及恢復警隊﹑反貪會﹑國家銀行等機關的威信。調查「一馬基金」案的國家,包括美國與新加坡。

但2016年的三場選舉,反映的卻是另外一種政治情景——執政黨顯然比反對黨聯更受支持。在2016年5月舉行的第11屆砂拉越州選舉之中,納吉的重要盟友、砂拉越首長Adenan Satem取得近90%議席,國陣的得票率達63.7%,高於2011年的55.4%。

這場州選舉的投票率高於2011年的州選舉,但低於2013年舉行大選之時。政治學者Bridget Welsh留意到這場選舉的幾個特點:第一,年輕人不踴躍投票,投票的都不傾向支持反對黨;第二,不同種族都有重新支持國陣的傾向;第三,馬來人相較2011年的投票率跌幅,在各族群之中最為明顯。

這三點都指明,反對黨聯盟的政治魅力大不如前,這與反對黨聯盟分裂﹑無法合作團結有關。

值得補充的一點,是在這場州選舉中,選民對國陣的支持度,都高於2011年州選舉與2013年國會大選—馬來選民的支持率,從2011年的79.24%增至89%,華人選民的支持率則從24.82%增至33.6%。

在2016年6月舉行的兩場補選——大港(Sungai Besar)與江沙(Kuala Kangsar)補選,執政黨比反對黨更受支持的政治形勢相當清晰。當時評論文章「After the by-elections: Would Najib win a snap general election?」甚至認為,如果納吉在補選後立即舉行大選,他有可能取勝。

大港與江沙的地方人口比率分別是:馬來人與華人佔六成與三成,以及馬來人與華人佔近七成與兩成。在這場兩場補選,投票率分別達74%與71.4%。值得注意的是,這兩個地方從來不是執政黨的票倉——在2013年大選,執政黨只分別以少於400票以及略多於1000票勝選。但在這兩次補選,執政黨分別多贏9,000多票與近7,000票,得票率比對手多約30%。

來屆大選的其中一個選情,是如CNBC在2017年9月的報導標題「Malaysia’s 92-year-old former premier Mahathir aims to topple current Prime Minister Najib, but not take his place」所言,前首相馬哈迪將會為現今首相納吉帶來政治壓力。

諷刺的是,當年馬哈迪出任首相,至今仍被視為馬來西亞變成首相權大、失去制衡國家的重要推因。作為選舉威權教材案例的馬來西亞政情何以發展至此,便已極有研究價值。

相關文章:

責任編輯:李牧宜
核稿編輯:楊之瑜

關鍵評論網東南亞讀者投書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政經時事』文章 更多『鄺健銘』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