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勞何必變移工、外配改稱新移民好麻煩?理所當然的思維,才需要被檢討

Photo Credit:AP/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社會應該容許任何身分、任何階級、任何膚色性別都可以有感覺,並且自由的說出自己的感覺。彼此討論分享而不打壓、包容性的思維,才是一個社會可貴且有價值的部份。

唸給你聽
powerd by Cyberon

關於論點,關於笑話,關於嘲諷。有些人會說「為什麼要這麼容易生氣啊?開個玩笑是不可以喔!」

對很多人來說,用詞精確與政治正確!很煩,很累。其實很多人心裡的想法就是:神經病就是神經病,為什麼要說憂鬱症患者?外勞就外勞,幹什麼講移工?外籍新娘還要講成新移民,現在要說護理師不能說護士。性別議題更是讓許多人煩躁,不能肥胖羞辱,不能『凝視』。不能開裸體玩笑。這個不能那個不能。

我覺得這種用詞精確與政治正確,確實「不容易」。人也永遠不可能做到全面政治正確,可是這些用詞的選擇代表:「我理解你的故事」甚至是「我知道你的痛苦。」

我想這些覺得政治正確很煩躁的人,可能沒有注意的事情是每個用詞跟議題的背後,都曾經有人因此受傷。

白人開黑人膚色玩笑,很冒犯,因為他們不是因為膚色被任意臨檢,甚至動不動慘遭警方誤殺的一群人;德國到現在對於納粹相關議題都極端謹慎,為什麼?因為那是以血鑄寫的痛苦故事;原住民不想被說番仔;新住民希望有一個更體貼的稱呼;女人不想一天到晚在肉體上被教育,被評價美醜。不想一邊被要求性感,又被規訓保護肉體。不想明明是受害者,卻被怪罪都不保護自己。

有人抗議,有人爭論,有人撰寫論述。這個社會卻常常發出一個聲音:「幹什麼要這麼嚴肅啊?這些用詞有這麼嚴重嗎?」

這些抗議的人態度嚴肅,是因為這些事情在他們的故事當中帶有意義,有重量,有傷痛。許多人的「為什麼要這麼嚴肅啊?」並不是邪惡或者可惡。有時候只是單純的「事不干己」然後討厭別人「叫這麼大聲」。

有時候正反兩方大吵起來,在我看來就是一方說:「你不理解我的故事,你不理解我的痛苦。你不理解為什麼我們努力爭取一個詞的用法,一個觀點的建立。」另外一方的想法是:「給你們這樣鬧下去還得了?我們的生存空間已經這麼小了耶!你們鬧一鬧,我們的生存空間又會更小了!」「妳們可不可以不要這麼敏感,動不動覺得被冒犯?動不動覺得被壓迫?」

請注意一下,「強調你不可以有感覺」這件事,就是權力壓迫。絕對且理所當然的思維,才是需要檢討的事情。

這個社會應該容許任何身分、任何階級、任何膚色性別都可以有感覺,並且自由的說出自己的感覺。彼此討論分享而不打壓、包容性的思維,才是一個社會可貴且有價值的部份。

「政治正確」的正確方向是一直在改變與更動的狀態。光是歐洲的難民接收政策,政治正確的方向就不斷改變著。只是「政治正確」這件事情,讓很多原本潛伏在社會角落的人得以生存,得以呼吸。「政治正確」讓被邊緣化的聲音出現了,讓原本想都不想的慣性思維被打破了。

現在有許多人開始希望「反對政治正確」。當膚色議題高喊「黑人的命也是命」(Black Lives Matter,簡稱BLM)就會有另外一派人跳出來「所有的命都是命」大喊「All Lives Matter!」開始扁平化這個議題,忽略了BLM運動誕生的原因,是許多黑人遭員警無辜槍殺的誇張事件。

當一部分的人開始討論創作、爭議話題,甚至脫口秀。能不能不要嘲諷膚色,不要用性騷擾的方式?能不能不要扒光一個女生然後覺得很好笑?許多人跳出來抗議:「管太多了吧!」「現在我們還有什麼可以笑?」

不是要你「不准笑」,而是要不要藉機思考一下,為什麼這件事情「可以很好笑?」

為什麼我們要譏諷一個男人的時候,首選的方式是說他很GAY說他很娘、說他像女人,但是我們絕對不會選擇用「很有男子氣概」來譏諷一個女生。(除非你要談長相問題。然後我們又可以牽扯到男人跟女人長相被社會要求的程度差異了)

為什麼我們會覺得扒光一個女生的時候,事情就好笑了?甚至覺得扒光一個女生,羞辱或者譏諷的目的就達成了?

那個多想一想的瞬間,你跳出了你原本的思維框架。用另外一種方式去看待世界。你可以探頭看一眼,然後覺得:「好!我不喜歡!」然後掉頭回去原本的世界裡。這一點都沒有關係。

很多事情本來就沒有絕對正確答案。強逼一部分人去接受目前的政治正確,是另外一種的政治不正確。只是偶爾突破一下同溫層很重要。因為每個人生活在社會中都需要維持彈性,維持能動性。

真正的「老了」是什麼?不是皺紋,也不是體力。真正的老了是不再接受觀念與世界的變動。

有意義的討論

寫這篇,我覺得更重要的一個用意是在留存網路上有意義的討論。社群媒體有其議題討論的優勢,壞處就是被時間洗掉的速度很快,非常快。我留下我覺得有趣的思考連結。因為同溫層的關係,可能得到的資訊都會偏向某一角度,我會很希望大家提供另外一個角度的思考給我。

我會關注爭議事件,主要是因為我想看到其中的思辯過程。如果情勢對我來說一面倒的對或錯,我會馬上移開自己的關注力。如果一個議題,可以輻射討論,可以引進很多不同的觀念,對我來說很有意義。

講同溫層的話題,網路上的目前許多人的意見是:「不要想著突破同溫層,而是去擴大同溫層。讓自己舒服一點,沒有什麼不對!」我卻一直希望自己接收到的觀點是能突破同溫層。

為什麼這麼在意用不同角度去看事情?一方面我想知道我自己的思考該怎麼修整,另外一方面,是因為我希望知道「你的故事」。每個人的思考形塑,背後有一個故事與生命的累積。性別、膚色、種族、文化、教育,接受的媒體資訊。這一切的一切,形塑成一個正在發表觀點與意見的人。

延伸閱讀

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李牧宜
核稿編輯:楊之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新移民在台』文章 更多『小逸』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