臉書轉貼BBC新聞竟涉「辱王室」恐坐牢,泰國社運人士流亡海外

臉書轉貼BBC新聞竟涉「辱王室」恐坐牢,泰國社運人士流亡海外
Photo Credit: Chanoknan Ruamsap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泰朱拉隆功大學畢業生Chanoknan Ruamsap因轉貼關於國王的報導而遭到「冒犯君主罪」起訴,立刻決定流亡海外。泰國軍政府不斷推遲大選及爆發醜聞不斷,泰國民眾抗議似乎也有復燃的跡象。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泰國是全球現存「冒犯君主罪」執行最為嚴格的國家之一,自從軍政府2014年發動政變,至今超過三年,該條法律逐漸被批評為軍政府用以打壓特定人士的工具。泰國《刑法》112條明定,詆毀皇室將面臨3至15年的刑期。

2016年12月,一則泰國BBC針對新任國王的報導,至少有2900多則轉發,引起官方不滿。至今只有2人遭到起訴,都是曾多次對軍政府抗議的大學生。

第一位遭到起訴判刑的是泰國學生Jatupat Boonpattararaksa(小名Pai),他也是發起泰國學生抗議團體「新民主運動」(New Democracy Movement)的成員之一。2017年8月,Jatupat被軍事法庭判決入獄兩年半,親友聞訊後在法院外痛哭失聲。

近期,則是朱拉隆功大學畢業生Chanoknan Ruamsap(小名Cartoon)。他在2018年1月因為一則超過一年的舊貼文,接到警方的通知書。面對最高15年的刑期,Chanokan半小時內果斷決定,直接收拾行李前往曼谷機場,流亡海外。

冒犯君主罪的追訴期為15年,亦即現年25歲的Chanoknan因轉發貼文遭起訴而決定逃亡,最快也要40歲以後,才能安然返回泰國。

臉書轉發報導面臨最高15年刑期

目前Chanoknan已經安然抵達某個亞洲國家,正聘請律師以「政治因素」申請居留。Chanoknan接受泰媒訪問時表示,自己最初抵達該國時天天以淚洗面,他難以適應寒冷的氣候,面對未來,他也極度徬徨不安,更不能透露自己身處哪個國家。

已流亡海外的Chanoknan過去家境小康,雖然父母政治立場是較為支持建制及皇室的「黃衫軍」,在得知女兒因轉發文章而可能面臨起訴,都支持女兒離開泰國。畢竟,冒犯君主罪在泰國,是最高可能面臨15年刑期的重罪。

部分人權抗議者得知事件後質疑Chanoknan,為何明知Jatupat因為轉發貼文的下場,卻不肯收斂?Chanoknan重申,人權工作者應支持言論自由,而非自我審查。她表示自己不會後悔,也認為自己不應灰心。

而事實上,皇室一直是泰國公共事務最為敏感的話題,媒體及學術討論更小心不可觸碰敏感界線,卻也是觀察泰國的侷限,反而許多人因為不理解現況,紛紛以小道消息或謠傳來分析泰國政治,顯得天真。

另一名仍在泰國的活躍社運學生Rangsiman Rome則質疑,軍政府為何沒有採相同標準起訴其他兩千多個轉發相同文章的網友,更沒有去追究BBC泰國辦公室發表該報導的責任。他強調,泰國軍政府正濫用冒犯君主罪來打壓異議人士,不是為了保護皇室,而是為了保護軍方政變後奪取的權力。

泰國歷經長達十年的黃衫軍、紅衫軍輪流抗爭,讓民眾對政治感到厭煩,更覺得政客都是一群只會貪汙或煽動民粹的表演者,遭軍方政變罷黜的前任女總理盈拉(Yingluck Shinawatra)在大米貪瀆案終審判決當天,神奇消失。近期才終於公開證實身處英國倫敦,以塔克辛家族為主的紅衫軍陣營情勢大傷,軍政府將可能直接參與選舉而取得執政權。

泰國軍政府可能永續執政?

現任泰國軍人總理帕拉育已經執政將近四年,近期,副總理兼國防部長普拉威(Prawit Wongsuwan)更深陷「名錶門」醜聞,被媒體拍到至少戴過24支價值超過百萬泰銖以上的名錶,更無申報相關財產。

依據泰國政府公開資訊,現任總理帕拉育月薪僅約7萬5千泰銖,而副總理普拉威的年薪更不到百萬,普拉威卻表示手錶「都是向朋友借的」,除了無法消除疑慮,部分民眾更懷疑軍方貪腐及批評軍人誠信,與政變前的紅衫軍、黃衫軍政客別無二致。

回顧泰國歷史,軍方曾發動多次政變、推翻民選政府,往往會在一定期限內交還政權,重新舉行選舉。泰國總理帕拉育曾多次宣布舉行大選,屢次失信而延期,重申「國家還沒準備好」。

最近一次訪美時,承諾2018年11月重新舉行選舉,由軍方指派的國會,又再次表決延後大選至2019年,已經引起社運人士不滿,1月27日於曼谷鬧區舉行集會示威,當天有數百人現身抗議。

目前,泰國軍政府可能透過成立新政黨直接參與大選,同時打壓各種反對勢力並限制其他政黨公平競爭,為選舉做好準備,一旦成真,原本透過政變奪權的軍人,將取得民意授權擁有正當性,安穩入主泰國總理府。

如何轉變保守政治文化

1月30日,泰國警方發布通知,起訴當天出現的7名較為知名的抗爭人士,包括Sirawit Seritiwat、Sukrid Peansuwan、Nutta Mahattana、Netiwit Chotiphatphaisal(典禮拒絕向國王銅像下跪遭拔除朱拉隆功大學學生會長職務), Ekachai Hongkangwan(政治抗爭者,曾被判處冒犯君主罪)、 Arnon Nampa(人權律師) 、Rangsiman Rome(社運團體Democracy Restoration Group成員)。

起訴理由是違反泰國軍政府頒布禁止超過4人以上的公開政治集會規定,且涉嫌煽動民眾破壞秩序,而社運人士重申,軍政府不應毀憲濫權,預告2月10日將持續上街抗議,要求軍政府盡快舉行選舉。

甫流亡海外的Chanoknan曾在道具製作的牢籠之中朗讀抗議聲明,如今成真,她在離開泰國以前,短暫和少數朋友道別。她告訴友人,若想看到她重返泰國,請求她的朋友一起幫忙,廢除冒犯君主罪。泰國的社會抗爭,在軍政府持續掌權卻又開始爆發的醜聞當中,開始有復燃的跡象,但軍政府仍掌握武力,以及制定政治遊戲的權力。

Chanoknan表示,將努力在國外自立,也會持續抗爭,已確定短期內無法返國,唯一能確定的是,在可預見的未來,她並不會是泰國最後一個流亡海外的政治犯。如何轉變保守政治文化,進而培養公民參與意識,則是泰國當前公民社會,需要強化努力的方向。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李牧宜
核稿編輯:楊之瑜

關鍵評論網東南亞讀者投書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陳彥霖』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