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返馬共的游擊歲月:馬來亞共產黨泰國遺址遊記

重返馬共的游擊歲月:馬來亞共產黨泰國遺址遊記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馬共總書記陳平已於2013年9月16日病逝,諷刺的是,這天也是馬來西亞日和首任新加坡總理李光耀生辰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劉健宇(熱愛歷史的香港人,希望通過文字與鏡頭反映不為人知的歷史。)

前言

馬來亞共產黨成立於20世紀30年代,一直活躍至二次大戰後;1957年馬來亞獨立後,馬共因主力投降而元氣大傷,其殘部亦撤退至泰馬邊境叢林繼續游擊活動。半百之後,馬共總書記陳平已於2013年9月16日病逝,諷刺的是,這天也是馬來西亞日(馬來亞聯合邦、北婆羅洲、砂拉越和新加坡合一之日)和首任新加坡總理李光耀生辰。

戊戌年農曆新年,筆者到訪泰國南部,發現當地以馬共遺址最為知名。雖然共產主義運動遺址改建為景點,與古巴革命英雄切·格瓦拉成為商品一樣諷刺,但卻是了解這段馬共歷史的大好機會。

一,何為馬來亞(Malaya)

不知讀者知不知道一首1954年粵語流行曲《檳城艷》,據說係當年膾炙人口的歌曲,其中一句「馬來亞春色綠野景緻艷雅」彷彿筆者幼時看《麥兜》提起的「人間天堂」馬爾地夫。而這個「馬來亞」具體指什麼地方,與今日的「馬來西亞」有何分別?則可追溯至20世紀50年代的,今日西馬來西亞的馬來半島。

圖一

1957年英國將位於馬來半島上的殖民地、保護國整合為「馬來亞聯合邦」;直到1963年,馬來亞聯合邦與新加坡、婆羅洲北部的砂拉越與沙巴(北婆羅洲)合組成今日的馬來西亞(Malaysia)。

至於地理概念以外的「馬來亞想像」,共產主義便屬於其中一種「論述」,而這段時間其他各種說法,則可參考亞際書院與策略資訊研究中心聯合出版的《重返馬來亞:政治與歷史思想》

二,馬共發展簡述

作為風靡一時的思潮,馬來亞的共產主義萌芽於20世紀30年代,由於本文並非詳述馬共發展,故讀者可先參考年表,以知梗概:

  • 1930年,當時共產國際代表胡志明促成馬來亞共產黨成立。
  • 1942年,日軍同時進攻香港及馬來亞,兩地相繼投降;此時馬共通過九大綱領,除了抗日外,更明確以「建立馬來亞民主共和國」為綱。
  • 1945年,二次大戰結束,馬共轉為拓展群眾基礎、推動反殖行動,例如發動罷工、罷市、罷學。
  • 1948年,馬來亞政府宣布多個左派組織非法,馬共便轉為武裝鬥爭,進行叢林戰。
  • 1949年,翌年馬來亞政府宣布進入緊急狀態。

二次大戰後,亞洲各地百廢待興,人民生活待遇欠佳,工運更係如火如荼。當時馬來亞地區亦由馬共及相關左派組織領導各種工潮、學潮。1949年後,由於中國易幟而令西方世界驚覺共產主義勢力之大,必須遏制。

圖二2
圖二3
圖二1

當時不少人民均會支援馬共游擊行動,例如提供糧水。故英國政府便通過建立「新村」,將群眾統一管制。例如按照馬共宣傳,新村建立後乃強逼村民遷入,村界又以鐵絲網種種包圍,有些新村更規定村民不能私藏米糧,而須按時到公共廚房領食,藉此斷絕村民與馬共來往。

馬共與當局曾舉行「華玲談判」,但馬來亞政府則要求馬共必須投降,故談判破裂。1957年馬來亞獨立,馬共頓時失去「推翻殖民統治」的論述。最後,馬共只剩下600多人,轉到泰馬邊境叢林,展開長達廿年的游擊戰。

三,中共支援與影響

中國共產黨自20世紀60年代,開展其「輸出革命」的方針,緬甸、泰國及菲律賓之共產黨均為其支持之列。同一時間,當其他「同志」在前線負隅頑抗時,馬共總書記陳平則留在中國遙控——陳平自1960年便往北京接受庇護(一直居住於中共中央對外聯絡部至1989年)。1967年,中共更支持馬共於湖南開設「馬來亞革命之聲廣播電台」,開展宣傳戰。

正如港澳兩地受中國文革影響而發生「一.二三事件」「六七事件」,馬共亦於其根據地進行幾次「肅反」——身在中國的陳平遙電根據地領導整肅黨內新兵中的「特務」,結果導致一黨分三,其中兩派後來組成馬來西亞共產黨,由張忠民領導。

直到鄧小平執政,中國宣布停止輸出革命。1981年「馬來亞革命之聲廣播電台」關閉。而前述的「馬來西亞共產黨」即於1987年率先解甲成立友誼村;而到1989年,仍為馬共總書記的陳平「出山」,與大馬政府簽訂合艾和平協議,解甲成立和平村。馬來亞共產黨正式終結。

圖三
四,游擊歲月

回到這次旅行的考察,筆者分別拜訪友誼村與和平村的紀念館。友誼村最大特色係保留了馬共當年打游擊用的「地道」,反映了當時的生活面貌;但其紀念館則較為簡陋,但也有不少當年使用的器具。

圖四1
圖四2

圖四3
圖四4

圖四5
圖四6
圖四7

和平村則較為光鮮,而且展板方面較友誼村良好。而和平村則於解甲之前,拍了大批照片作保存之用,並且留下不少反映游擊生活的照片。例如當時竟有兩個日本皇軍參與游擊,其溝通語言為馬來語。

圖五1
圖五2
圖五3
圖五4
圖五5

兩村在「陳平」與「肅反」的歷史論述上南轅北轍:友誼村由不滿馬共領導肅反的「叛黨分子」組成,故紀念館自然貶低陳平,並且不滿肅反上的錯誤;而和平村則頗為尊敬陳平,而且將輕描淡寫「肅反」一事。但感覺到紀念館的工作人員介紹時,也沒有很大的「恨」,也許一切風雲已被歷史洪流沖淡了。

圖六1
圖六2
圖六3
圖六4
圖六5
五,旅遊資料

筆者因考察之故而到訪泰國南部惹拉府,當時須從曼谷乘內陸機到合艾,再轉乘小巴到惹拉府(當地國際機場擬於數年內竣工),最後再乘小巴到勿洞市。而較為方便的做法,是由檳城乘車到勿洞,聽說只須兩小時左右。

勿洞市由於時有馬來西亞華人到訪,故廣東話、普通話已甚通行。若想到訪友誼村與和平村,可請酒店知客介紹司機,一般時間往返友誼村須800泰銖,和平村則須1000泰銖。

相關評論: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楊之瑜

※ 你對這篇文章談的議題有其他想法嗎?我們非常希望收到您的投書,請寄至asean@thenewslens.com,主旨處請註明【東南亞】,謝謝。

關鍵評論網東南亞讀者投書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政經時事』文章 更多『讀者投書』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