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底要不要「還政於民」?分析泰軍政府統治下的四個政治勢力

到底要不要「還政於民」?分析泰軍政府統治下的四個政治勢力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泰國到底會不會重回正常民主體制?自2014年政變掌權的軍政府,到底要不要「還政於民」?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泰國到底會不會重回正常民主體制?自2014年政變掌權的軍政府,到底要不要「還政於民」?這問題始終是泰國社會不敢公開聲張,卻又波濤洶湧的討論。

目前掌權的軍政府,透過「臨時憲法」及「國家和平秩序委員會」管理全國,從2016年就有放風聲說打算在2017年中舉辦大選,隨後又推遲到2019年2月,種種跡象顯示軍方顯然並無在大選中必勝的把握,即便已透過各種手段極大化自己的權力。

首先我們先簡單明白一下脈絡與背景。在泰國,傳統上的權力是由「皇室」、「傳統政治世家」、「商人權貴」、「僧侶」等不同集團相互制衡,或者說共同分享全國的利益和好處。這樣的模式雖偶有衝突、不時政變,還會彼此合綜連橫鬥爭不同派系,但大致維持二戰後泰國的政壇面貌,輪流讓不同利益團體掌權,看似民主,但其實上位者與基層民意一直有相當大斷層。

這狀況到2000年後開始有所改變,普通華裔人家出生,後經商致富的塔克辛(Thaksin Chinnawat),靠著群眾魅力、大筆財富支持,以及懂得操作輿論,領導其政黨在全國選舉中大獲全勝,如願當上總理,後來即便面臨傳統勢力聯合反撲,依然擁有強大草根勢力,不斷取得政治權力。而這鼓力量也泛稱大家所熟知的「紅衫軍」。

RTSKZW7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泰國前總理塔克辛,於2006年9月19日遭軍方罷黜,之後流亡海外。

紅衫軍肯定是軍方的心腹大患,透過幾次政變,以及「欲加之罪,何患無辭」的憲法法庭讓塔克辛兄妹先後流亡海外,透過解散紅衫軍相關的政黨、財產充公等試圖瓦解其勢力。再者,目前在泰國經貿圈喊的超大聲的「泰國4.0」、「東部經濟走廊」等計畫,觀其產業政策、經濟特區等位置,不難發現多少有點「攏絡選民」、「鞏固地方樁腳」的意味,畢竟紅衫軍本就出自相對貧困的偏鄉省份,加大力道投資建設這些地方,確實可讓民心慢慢開始感受到軍政府的「德政」。

當紅衫軍勢力逐漸瓦解,少了主要敵人,原本合作抗敵的其他派系勢力自然也開始蠢蠢欲動。我們先來談談皇室,老國王拉瑪九世蒲美蓬,在位70年深得民心,以往各大勢力鬥爭最終多半以皇室態度決定勝負,然而老國王晚年重病纏身,皇室成員間又頻傳內鬨,而在2016年底蒲美蓬辭世後,軍方迅速擁立民間聲望極差的哇集拉隆功上位,而非一向德高望重,有其父親風采的詩琳通公主。言下之意,新國王自己將很清楚必須依賴軍方支持,才能維持自己統治的正當性,而也正因新國王形象不佳,能在政治鬥爭中扮演關鍵作用的影響力已不復再,不再會是軍政府的威脅。

A member of the pro-government "red shirt" group gestures while holding a picture of ousted Thai PM Yingluck Shinawatra and her brother Thaksin during a rally in Nakhon Pathom province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支持塔克辛兄妹的紅衫軍

再來說到政治世家,泰國本在二戰後幾十年的發展,好不容易走到今天類似兩黨制的局面:以傳統勢力與政商菁英為主的「民主黨」(又泛稱黃衫軍),對上以塔克辛勢力、左派小黨為主的「紅衫軍」(其為首的政黨不斷被解散而後另改名重組)。如今紅衫軍氣勢已大幅衰退,老牌民主黨自然成為不停督促軍政府舉辦大選的眼中釘,因此在2016年8月,軍方舉辦公投,以超過6成支持率(一般相信沒有作票與舞弊),民意贊同了兩件至關重要的改革:軍方將在議會裡保留一定比例的席位,選舉改採德國式的比例代表制

軍方在上議院裡保留席次,基本上可確保在「民主程序」下軍方永遠有發言權,而比例代表制基本上不利大黨發展,容易造成小黨林立,也更容易被分化、說服倒戈、策略結盟等,且讓軍方派系議員在國會中佔多數。至此,有外媒評論說過,泰國過去是政變頻繁的國度,但往後搞不好根本不需政變,若要撤換民選總裡,讓軍系議員在大會上舉舉手投票也可達到目的。

最後,還有一股平常比較不起眼,但關鍵時刻也很有實力影響政壇的力量——宗教。年年轟動一時的「法身寺」事件,大抵可視作軍方對宗教勢力動手的訊號,就算不好連根拔除,至少也得下下馬威。法身寺擁有強大號召力,政界、商界也不乏忠實信眾,其勢力大到甚至能左右僧伽最高委員會(泰國最高的宗教單位)人士任免,還一度要讓法身寺體系的高僧出任最高領導,但被軍政府否定選舉結果,改派傳統勢力較青睞的僧人擔此要職。

更甚者,軍政府還會同檢警,打破以往「出家人尚未還俗不應直接逮捕」慣例,大動作搜寺、拘捕「疑似貪汙受賄」的法身寺僧侶,以及全國通緝住持法勝大師。後續雖不了了之,但一般相信幾個曾掌握大筆財富與政治影響力的高階僧人們,要不流亡海外,就是與軍方達成私下協議不再鼓動信眾反抗。

至於泰國商人們,絕大部分奉行郭董「哪裡有利益,我就去哪裡」那套,況且平心而論,軍政府確實在外資招商、經貿政策、基礎建設投資、經傷優惠等方面給予較多福利,政策穩定性與持續性,也比過往民選政客來的可靠。曾有經商朋友表示,大家都嘛收錢,但人家軍政府收了一次就會幫你把承諾的事辦好,以往民選政府內閣與各級部會官員,動輒更替,前者收過錢沒把事做好,新上任官又再敲詐一筆煩不勝煩,不如給軍方獨裁統治,反倒還較有效率。這樣的因素,多少也成了2016年修憲居然過半,民意同意軍方攬權的理由。

軍方煞費苦心,逐步經營讓泰國政壇幾乎再無敵手,也終於宣布大選會在明年二月舉辦,這陣子開放候選人、政黨向泰國選舉委員會登記註冊,由於舊勢力逃的逃、傷的傷,大抵成不了氣候,也因此鼓力新血投入政壇,不少新興面孔讓人津津樂道,像是年輕富商他納通(Thanathorn Juangroongruangkit)與朋友成立的「未來前進黨」(Future Forward Party),便宣布要擺脫政治僵局,並傾聽基層人民聲音,頗有當年塔克辛的影子,特別是家族成員曾有人擔任過塔克辛時期的部長,他納通本人又曾支持過紅衫軍運動。但若想複製當年塔克辛崛起路線,勢必會遭受軍方阻撓,而不斷使用舊勢力遺留下的政治資源與口號,也難免讓人質疑所謂「政壇新力量」,到底能帶來多少改變。

(年輕富商他納通臉書)

泰國在全球有自由選舉的國家中,其「自由度」敬陪末座,除軍方長期把持權力,政治禁令、媒體審查、壓制反政府聲音,動輒以「臨時憲法44條」和「對皇室不敬」的罪名打壓異己,讓泰國就算有全國大選,公民能用選票能達到選賢與能目的和權力制衡效果,都大打折扣。

再說,雖然總裡帕拉育一再保證明年2月一定「還政於民」,但這中間的變數仍不少,且民間已有呼聲,希望選軍政府和帕拉育繼續統治泰國,這呼聲到底來自民意,亦或是輿論操作出來的產物,也值得令人玩味。

相關評論和報導: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楊之瑜

*你對這篇文章談的議題有其他想法嗎?我們非常希望收到您的投書,請寄至asean@thenewslens.com,主旨處請註明【東南亞】,謝謝。

關鍵評論網東南亞讀者投書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政經時事』文章 更多『Jack Huang』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