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愛迪生是新加坡人,他現在的命運會如何?

Photo Credit: tarara*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或許我的同學都缺少百折不撓的個人堅持,不過一個小學生對世界的認知受到生長環境所局限,如果沒有適當的家庭環境,怎麼可能會想到挑戰龐大的體制?

唸給你聽
powerd by Cyberon

文:李慧敏

讓我先從往事說起吧……

「如果愛迪生是新加坡人,他永遠不會有出頭日。」

這是我中學老師在考試前夕為我們進行複習課時,突然冒出的一句話。

我們都知道愛迪生在學校裡上課不專心,常被老師認為是笨學生。後來他小學沒畢業就輟學了。

「愛迪生考試不及格,被退學,他後來可以成為發明家,那是因為他在美國。那裡我們把社會變得一元化後,卻又希望從外頭引進多元。有很多不同的發展機會和出路讓他選擇。在新加坡,凡事看學業成績和大學文憑,你再聰明,但是沒有學歷,你就永遠也別想翻身!」老師口沫橫飛,賣力地勸勉著那些不做功課、無心向學,死到臨頭還不肯努力學習的學生。

班上同學沒有一個到過美國,大家對美國的認識都是從電視和電影裡得到的印象。對我們來說,美國是一個很自由、很美麗,但又很陌生的國家。聽了老師那番話,我們心裡感到很無奈。我們的父母連飛機都沒搭過,更別奢望自己到那麼遠的國度成為發明家了。

「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從小學到中學,在過關斬將經歷了好幾個分流考試後,我們也知道那位老師絕對不是在說笑。

這讓我想起以前一位跟我年齡相仿的鄰居。這個小男孩經常來找我們玩耍,有時候還會親手製作一些玩具逗我們開心。當父母買給我們的轉動式或者電動玩具壞了癱在地上一動也不動時,我們就會把玩具捧到他手中。

經過他雙手一修,嗖嗖三兩下,本來已判了死刑的玩具馬上復活。看著失而復得的玩具,我們臉上又綻放了燦爛笑容,而他也露出自豪神氣的表情。

老師從來也沒教過我們怎麼修理任何機器,我也不相信那個整天嫌我數學成績差的班主任做得到,因為每當班上的投影機壞了,她都會緊張得抓狂,急得要班上同學向隔壁班老師求救。我在想,鄰居在的話,肯定要把投影機拆了仔細研究一番。

當時我一直不明白他怎麼會有這個特殊的能力,但是他總是能把玩具一拆,眼睛一瞄,就發現問題所在。這應該是天分吧。我曾嘗試自己修理,模仿他的各種姿勢和神情,但怎麼也學不會。唯一學到的就是把東西拆開,卻不懂得如何將部件一一組裝回去。

後來他升上了六年級,照樣經常來找我們玩耍。不過到了年底全國小學六年級會考成績放榜那天,我看到他低著頭站在家門而不入。他母親在家裡用潮州話大聲責罵,憤怒的聲音傳遍整座組屋。我不大聽得懂,但母親告訴我,他的成績考得非常不好,上不了中學,丟了全家人的臉。

從那天起,他不再到我們家來玩了。後來學校開學時,我看見他仍穿著小學校服,拎著書包上學去。他臉上已經沒有了往日自信的笑容,在走廊上碰面也不再跟我們打招呼,經常躲在家裡埋頭苦讀。

那一年裡,我的幾個玩具壞了,再也沒人幫我修理,我心裡十分沮喪。

一年過去了,再一次看到他時,他穿上了一所名校的校服,看起來神氣十足。不過十四歲的他,眼神依然嚴肅,也不跟鄰居打招呼,總是背著沉重的書包揚長而去。

後來他搬家了,我再也沒有機會問他,到底他考了什麼樣的成績?我不明白為什麼一個那麼聰明、邏輯思維方面照理說比我還強很多倍的這位鄰居,怎麼只能當留級生,而不是愛迪生?

再提一個奇怪的現象。

李光耀乃至整個華社常常感嘆新加坡年輕人厭惡華文,無論課程怎麼改革,華文水準還是每況愈下。其實我不覺得奇怪,只覺得可笑。

過去按教育部的條例,不是你的華文成績,而是你其他科目的成績決定了你是否有資格修讀程度比較深的「高級華文」。

我的一個朋友向來不喜歡學習華文,但因為她其他科目成績優秀,所以有機會念這一科。記得她曾向我炫耀說自己念的是「高級華文」,說的時候特別強調「高級」二字。問她既然不喜歡上華文課,為什麼還選擇這一科?她說在初中忍一忍,有了這門課的分數,到了高中就可免修華文了。

可是在我過去接觸的那些被編入「放牛、放羊」班的同學當中,有不少是華文成績不俗的學生,但因為他們的英文基礎差,所以影響了其他科目的學習。在沒有良好家庭環境的培養下,他們的學業趕不上,最後被分配進入第三源流。

當大家在同聲哀嘆現在新加坡人華文水準奇差無比的時候,卻似乎沒有想到,過去在教育制度裡埋沒了多少「華文人才」。如果好好栽培的話,他們當中還可能出現以華文寫作的大作家。

記得我上五年級的時候,有一位名叫文忠的同學。文忠的華文成績不只是在班上、甚至在全校都是名列前茅的。在上作文課時,他是我們的活字典,我還經常抄襲他的文章。

文忠戴著一副厚厚的眼鏡,手上經常捧著一本厚厚的華文書籍。當我還在看老夫子漫畫,被方格裡的無厘頭笑話哄得呵呵笑時,他已經沉浸在金庸的武俠世界裡。

但他的英文成績差強人意。這不足為奇,那時候我念的是普通學校,大部分學生都住在學校附近的政府組屋區,多數人通常以方言或華語溝通。英語是個外來語,是許多學生從小掙扎學習的語言。

有一天,他當清潔工的父母被請到學校裡見班主任。班主任告訴他們必須加強兒子的英文能力,否則日後升學有困難。他的父母很操心他的成績,但都不會英文,對孩子的學業愛莫能助。當時已經到了快放學的時候,這對父母來到我們排隊的操場,聲淚俱下,哽咽地哀求同學們幫助他的孩子搞好英文。

大家目光聚焦在文忠和他爸媽身上,有些同學在一旁鄙夷竊笑,而文忠噙著淚水,拉著淚流滿面的父母離開。看著這一幕,我慶幸那不是我的父母,不必讓我在同學面前丟臉。但我心裡也在顫抖著,因為我的英文成績也不是很好。我很害怕班主任也打了電話給我父母,要他們到學校來。

自從他父母在學校嚎啕大哭的那一次起,文忠就變得很沉默。聽說他把家裡除了華文課本以外的所有華文書籍都丟到垃圾桶裡去了。

在往後的課餘閱讀時間裡,文忠手上捧著的不再是印上密密麻麻方塊字的書本,而是薄薄的英文圖書和一本厚厚的字典。他臉上不再露出閱讀時陶醉在小說世界裡愉快的神情。

現在大家都在討論如何改善制度,可惜不知道多少人的興趣和能力已經被抹殺,要在新時代重新開始創造適合讓中文生存的土壤,將是困難重重。

當然,我們也不能把所有責任完全歸咎於教育制度。愛迪生之所以能取得偉大成就,除了他自己的堅持之外,他母親以平常心把他接回家裡教導,讓他繼續在愛與關懷的環境下成長,也成為他追求夢想、成就事業的重要條件。

新加坡
Photo Credit:Kim Ong CC BY SA 2.0

或許我的同學都缺少百折不撓的個人堅持,不過一個小學生對世界的認知受到生長環境所局限,如果沒有適當的家庭環境,怎麼可能會想到挑戰龐大的體制?

他們受教育程度不高的父母,哪裡學過什麼教育心理學,意識到必須保護孩子的小小心靈免受創傷?對這些父母來說,在新加坡社會裡,升學就是唯一讓孩子未來過上好日子的途徑,否則變得跟自己一樣目不識丁,只能成為不受人尊重的勞工。

他們和學校老師同樣跳脫不開制度,或許他們發現了孩子的與眾不同之處,但卻將之視為缺點,就如過去的左撇子那樣,認為那是需要被矯正的行為。

再談談愛迪生。如果愛迪生是新加坡人,你說他會被分到哪個源流?

在我的年代的話,他可能會被編入「單語延長班」,在小學裡混個八年都還沒畢業;晚十年出生,可能進入EM3成為「爛蘋果」;即使是今天沒有了分流制,他也可能會被分配進入最差、最不獲得學校重視的班級,跟其他「爛蘋果」共同腐爛。即使他決定休學到社會上工作,但富有創業精神的他,也不太可能有太多發揮的舞台。

為什麼這麼說呢?愛迪生曾在火車上當報童,後來他還買了印刷機在列車上印刷報紙,負責寫稿、編輯和印刷的工作。他印刷的小報銷量不錯,收入足夠維持生計,得以讓他繼續從事化學實驗。這在新加坡不太可能發生,因為一開始他就會被警方盯上,別忘了印刷報紙可是需要准證的。

那麼,他可以設立新聞網站,按廣告收費啊。

對不起,按照二○一三年最新條例,政府為了更妥善管理網路,如果你的新聞網站太受歡迎,那未必是一件好事,因為你必須取得執照,網站才能被批准繼續運作。

所以你說,如果愛迪生是新加坡人,他現在的命運會如何?

書籍介紹

《新加坡,原來如此!:一個成長在李光耀時代的公民真心告白,聯經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

作者:李慧敏

人人都羨慕?各國都想超越?

在後李光耀時代,聽聽新加坡在地人的焦慮和付出的代價。2014至2015年華人地區熱門話題書,讀者票選最愛選讀!第1本新加坡人寫給全球讀者的新加坡在地生活紀實和觀察最親切的文字、最全面的視野、最深刻的紀錄、最真實的告白一翻開就停不下來,完全顛覆印象,給你所不知道的新加坡!

新加坡,原來如此!:一個成長在李光耀時代的公民真心告白_-_ISBN978957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楊之瑜

※ 你對這篇文章談的議題有其他想法嗎?我們非常希望收到您的投書,請寄至asean@thenewslens.com,主旨處請註明【東南亞】,謝謝。

關鍵評論網東南亞讀者投書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文化觀察』文章 更多『精選書摘』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