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年代寮國華裔出逃記(下):破陋難民船載孕婦,飄搖四個月無人救

70年代寮國華裔出逃記(下):破陋難民船載孕婦,飄搖四個月無人救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數年前,羅興亞難民船在東南亞海域上滯留數週才獲救的新聞震撼國際,但在上個世紀,寮國也有一批華裔為逃離極端政權,搭上破陋難民船,在星馬海域飄搖了四個月⋯⋯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本文上篇請見:70年代寮國華裔出逃記(上):當年摸黑險渡湄公河,30年後金邊大團聚
文:鄭昭賢
寮國為內陸國家,沒想到這個國家的龍的傳人也在上70年代中期上演船民投奔怒海的悲劇。

從澳洲前來金邊參加「2013年全球寮都校友聯歡會」的張世強,向我反映這宗1977年寮國華人難民的故事:「力拉號難民船事件(Likda Incident)

他說,這宗船民事件可以拍成電影或寫成一本書,記錄下寮國華人這段血淚史,讓年輕一輩知道寮國華人的滄桑經歷。張世強本身是前寮國難民,目前定居澳洲。

張世強提到,在寮國赤化之後,華人人心惶惶,許多人冒生命危險偷渡湄公河,進入泰國境內的廊開(Nong Kai)難民營和烏汶(Ubon)難民營,苦苦等待西方國家同意收留他們。有一批難民誤信泰國人,以為通過他們的管道,乘船離開泰國,很快就會獲得他國收留。

這批難民有250人,每人需付出一定數額的美金給安排船隻逃難的人。

他們被帶領到暹羅灣海濱,下船出發,渴望投奔自由。上了船後,他們才發現這是一艘陳舊的船,無可奈何,登上了「力拉號」,聽天由命,出發遠航。

於是,大大小小250多名難民登上這艘破爛的船隻,冒著驚濤駭浪,在南中國海前進。船向南行駛,經過馬來西亞,馬來西亞不收留他們,到了新加坡岸外的海上,船壞了,引擎不動了。這批人被困海上,他們希望新加坡會同情他們的處境,收留他們, 但是新加坡政府態度堅決,不准他們上岸。

「力拉號」停泊於新加坡岸外海域四個多月,2百多難民被困海上,歷盡煎熬,呼天不應,呼地不靈。有位女難民楊素群在船上快要分娩了,卻不獲准上岸生產,最後幸虧有好心人以人道主義理由,偷偷安排她登陸分娩。

柬寮_108
6人結伴同遊柬北拉塔納基里省。前排左起澳洲張世強夫婦、法國薛俊乾,後排左起為筆者、美國薛俊發和加拿大溫耀潮。 Photo Credit: 鄭昭賢提供

張世強說,這名女嬰取名為瑪麗莎(Malisa),以紀念難民船在馬來西亞和新加坡岸外受困的這段經歷。今年瑪麗莎已36歲了。

慶幸地,有位澳洲記者獲悉有一艘難民船被困新加坡岸外海上,親往探訪,寫成新聞,發表在澳洲報章上,引起震撼。於是聯合國難民署和澳洲政府伸出援手,設法解救這200多名被困海上的難民。澳洲政府接受收留70多位「力拉號」上的難民,法國收留大部份難民,瑞士則收留船上的孤兒。

在悲劇發生的時候,有人鐵石心腸,幸好也有人雪中送炭,讓這些苦命人對未來有了希望和前景。前後經過6個月的海上煎熬,「力拉號」上的難民終於脫離苦海。他們移居他國後,發奮圖強,再闖出一片藍天。

「力拉號」女嬰瑪麗莎的父親黃漢民後來在澳洲從事採礦業,並把事業發展至非洲,在非洲開採黃金和寶石。黃漢民和船上另一位難民劉錦源都到金邊參加全球寮都校友的團聚大會。

張世強說,他與太太比較幸運,人家是千辛萬苦,冒著生命危險,乘船偷渡,游泳偷渡和走路逃難,他們卻是坐飛機離開寮國。在1976年初,澳洲政府決定收留500名寮國難民。於是他們夫婦成為寮國政權更替後第一批移居澳洲的寮國華人難民。

到澳洲後,張世強自強不息,努力進修,取得博士學位,出任澳洲移民廳長官,積極協助想移居澳洲的寮國華人。

破陋難民船飄搖四月苦無援手 臨盆孕婦幸得民間相助

過後,我與當年在「力拉號」難民船上的黃漢民取得聯絡,原來有十多位大難不死的船上難民,到金邊出席全球寮都校友大會。黃漢民在電話上說,「力拉號」在啟航時,船上有250位難民,兩位嬰兒在船上出生,包括他的女兒瑪麗莎,最後船上載著252名難民,分別由西方國家收留。

黃漢民說,「力拉號」是艘己報廢的1500噸油船,是由一個設在紐約的宗教組織〈世界五大宗教協會〉出資買下,作為運載印支難民投奔怒海,尋求他國庇護之用途。這個組織的人到泰國與他們取得聯絡,收取一定的費用,安排他們出海逃亡。

他回憶當年在漆黑的夜晚,先乘小船出海,尋找公海上的「力拉號」的情景。他說,當年沒有衛星導航系統指引,在漆黑的暹羅灣海上摸索,找不到「力拉號」,萬分焦急。最後終於找到這艘難民船,250多人才登船出發。

他說,船抵達新加坡岸外海上,機械損壞,受困海上,地點就在離馬來西亞柔佛州東南四灣島不遠的海域。新馬兩國政府都不准他們登岸,而且不准他們與外界人士接觸。不過在海上捕魚的四灣島漁民同情他們的處情,暗地裡與他們接觸,提供食水,幫他們寄信。通過他們的協助,信發至日內瓦等各地有關難民機構,呼籲解救受困海上的200多名難民。

黃漢民說,妻子楊素群在船上快要分娩了,十分焦急,幸好有位好心的馬來西亞水警得知情況,於心不忍,偷偷安排她上岸分娩。黃漢民表示,他要感謝四灣島鄉親父老漁民和當地的一些水警,在他們於海上陷入絕境時,伸出援手,幫忙寄信求援,提供食水,讓他的二女兒瑪麗莎順利在四灣島上出世。

黃漢民補充道,受困新加坡岸外海上的四個多月期間,慶幸有「百細廣隆商號」老闆吳惜花的連絡安排,獲得新加坡德教會伸出援手。在這段苦難的日子,大部份澹水與糧食都是由新加坡德教會供應,直到聯合國難民機構把他們送上飛機,來到澳洲。對他們的恩德,船上難民終身難忘。

在四灣島岸外海上煎熬長達4個月,最後才獲西方國家收留。黃漢民說,在澳洲定居後,他又前往東非坦桑尼亞從事開採紅寶石。

郎開2
1978年在難民營內等待西方國家收留的寮都校友。 Photo Credit: 莊漢林提供
生活安定 回饋族群

經歷曲折的人生道路,這批經過儒家思想教育的寮國早年華校生,晚年更加珍惜昔日同窗情誼,尤其可貴的是他們樂於回饋社會和族群。

全球寮都校友會會長徐滿昌回憶道,「我以難民的身份來到加拿大,這一年我21歲,一無所有,語言又不通,困難可想而知。我到夜校補習,狂熱學習語言和知識。現在我工作穩定,生活安逸,家庭美滿。我的人生哲理是,人除了追求自身的生活安逸外,還要貢獻社會,回饋族群,擔任非營利團體的領導,本著『取於社會,用於社會』的精神,貢獻自己的財力。」

張雪暴老師從1959年至1975年在永珍寮都中學任教。他指出,寮都中學宣揚儒家思想。這些在儒家傳統教育中成長的學生,許多知書達理,敬老尊賢,力爭上游,有守有為,遍佈全球,為母校寮都爭光。

幾天來,有機會與這批來自世界各地的前寮國華人難民相處在一起,讓我進一步體會到政治因素帶給東南亞華人極大苦難,以及早年東南亞華文學校致力宣揚儒家思想的影響作用。

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寮國華人前難民大團聚 不忘當年辛酸經歷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葉蓬玲
核稿編輯:吳象元

*你對這篇文章談的議題有其他想法嗎?我們非常希望收到您的投書,請寄至asean@thenewslens.com,主旨處請註明【東南亞】,謝謝。

關鍵評論網東南亞讀者投書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十國專區』文章 更多『鄭昭賢』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