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馬來西亞選後的五個建議:馬國民主革命尚未成功,公民仍需努力

給馬來西亞選後的五個建議:馬國民主革命尚未成功,公民仍需努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馬哈迪絕對是前無古人的政治強人,但就像是馬哈迪曾在自白裡說過:「我的民族總是如此的善忘」,人們總是可以輕易地忘記他不是個智慧老人般的貓頭鷹,而是隻精明彪悍的雄獅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羅予含(不足投票年齡的馬來西亞留臺生,期待看到一個更好的馬來西亞)

馬來西亞大選結束多日,但相信大部分大馬人仍處於一個不敢置信的情緒中。曾經以為,要想換政府除了流血革命外別無他法,怎知原來當人民團結起來,是有辦法用手中一票改變自身命運。

我們等一個改朝換代的機會,等一個公平正義的時代,等一個民主多元的社會,而今天終於等到了。5月10日晚上9點30分,馬哈迪宣誓成為馬來西亞第七任首相,馬來西亞正式變天。可是然後呢?改朝換代了,人民還有什麼可以做的嗎?

一、不能放棄的政府監督

身邊朋友對希望聯盟執政的理解似乎有種謬誤——他們曾經是反對黨,他們一定知道該怎麼不成為自己討厭的那種政府。然而問題卻擺在眼前:希盟承諾卻未兌現的財務公開,日益壯大的土著團結黨,不知前路為何的百日新政等,新氣象值得期待,但也要慎防希盟步上前執政聯盟國陣後塵,開一堆無法兌現的空頭支票,因為權力過大且一黨獨大,壓迫在野政黨而無法起到相互制衡的作用。

二、從小扎根的公民教育

瀏覽關於大選訊息的貼文時,常能看到一些首投族的疑惑——該怎麼註冊?怎麼投票?學校沒教過,不知道大選注意事項是什麼?可歎的是,這些留言通常會被攻擊辱罵,但我們有是否反思,「學生只要念好書,無需關注政治議題」的這種價值觀對於年輕世代的影響?

學生可以有什麼樣的政治參與?公民教育在馬來西亞政治體系中長期缺失,導致年輕世代不具備對政治的敏感度,缺少獨立思考的能力,我們又憑什麼期待,他們過了21歲後就自動掌握投票技能?公民教育不僅要關注政治,更需要聚焦於關於所有公民權益的政治議題,培養學生理性思辨的思維,才不會誤把民粹當民主,而又誰說校園裡不該有政治呢?

三、大選以外的政治思考

這次大選乍看之下是全民參與,但細看留言區卻可發現,大部分網友的評論,更傾向使用語言暴力而非政治批判。情緒發洩確實有可能帶來當下的爽快,但這真的是在面對骯髒政治時的解決之道嗎?網路霸凌被當做正義,肆意羞辱被按讚認同,粗口評論自丘光耀首開先河後,更被無數網民濫用,打造了一個不健康的單向政治思考空間。

各政黨的黨員都有自己的從政理念,但在既有脈絡下,國陣黨員是走狗,希盟黨員是英雄;沙巴跳槽國陣的議員是辜負人民信任的青蛙霹靂跳槽希盟的議員是識時務的俊傑。民主體制應是朝野政黨間的相互制衡,一昧期待政權被某一方獨攬,只會將改變的希望變成下個一黨獨大,盲目的偏袒也只會讓政治思考永遠停留在二元對立的階段。

政治不是只發生在大選,人民能做的也不僅是投票,還有對社會議題的關注、對政府政策的監督、組織非政府組織陳情,或最基本的提高個人公民素養,這些都是能讓馬來西亞變得更好的辦法。

四、監督機關的獨立運行

馬國選委會制度漏洞是多年來為人詬病的缺點,包括傑利蠑螈式選區劃分、幽靈選民、遲遲不肯簽下確認表單的投票室主任,選委會更長期被人誤解為偏袒執政黨,因此,如何使未來的選舉變得更加公開透明,是選委會迫切需要改制的動向。

除了選委會,反貪會和檢察署的獨立運行也應是民主國家所應具備的條件。司法監督機構必須確保「天子犯法與民同罪」,讓權力圈不成為犯罪者的庇護所。此外,監督希盟確實革除惡法,不讓「大專法」限制學生參政、不用出版法令控制媒體、不使假新聞法局限言論自由。讓媒體不再是執政黨的喉舌,使政府和民眾之間資訊持平,扮演第四權的功能。

五、 偶像崇拜的警惕反思

馬哈迪以92歲、即將滿93歲的高齡拜相,網路上不乏把其稱作「救國英雄」、「與敵人攜手追求國家利益的高尚老人」。如果說選前人民還是相對中立地認為他只是在贖罪,那選後就是全民狂熱式的把他塑造成神話英雄,不容許任何人對他有一絲不敬。

誠然,馬哈迪絕對是前無古人的政治強人,但就像是馬哈迪曾在自白裡說過:「我的民族總是如此的善忘」,人們總是可以輕易地忘記他不是個智慧老人般的貓頭鷹,而是隻精明彪悍的雄獅。切莫忘記他當年所落實的強權政治,以多少手段將政敵送入監獄。我們可相信領導,但要記得,盲目崇拜只會將自己再次陷入被控制的境地。

終於告別了一黨獨大的確值得歡慶,但狂歡過後請務必重拾理智,勿忘公民社會需要全員參與才能將體制去蕪存菁,監督動作不能鬆懈,才有可能避免希盟成為下一個國陣,並且讓馬來西亞成為一個更好的國家。

相關報導: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楊之瑜

關鍵評論網東南亞讀者投書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政經時事』文章 更多『讀者投書』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