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民黨殘餘部隊「泰北孤軍」的故事:「有誰願意拿槍,與自己人互相殘殺?」

國民黨殘餘部隊「泰北孤軍」的故事:「有誰願意拿槍,與自己人互相殘殺?」
美斯樂《榮民之家》辦事處張掛孫中山和蔣介石像。右下是段希文將軍像,寫着:美斯樂之父,美斯樂第一偉人段希文將軍遺像。 Photo Credit: 鄭昭賢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40年代末,中國發生國共內戰,最後國民黨退守台灣。當時,雲南一支國民黨部隊孤軍作戰,從中國雲南省翻山越嶺,退至緬甸,再進入泰北荒山野嶺地帶。經歷千辛萬苦,流血流淚,在段希文將軍的領導下,他們終於在泰北金三角山區安頓下來,在那偏遠的山區安家落戶。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鄭昭賢

18年前,我到泰北金三角的所謂「小中國」──美斯樂,聆聽流落在泰北山區龍的傳人講述他們的故事。當時我寫了一篇《流落在泰北山區的華人》,發表在馬來西亞華文報《星洲日報》上。新加坡的聯合早報把這篇文張貼在他們的網站上,接着其他網站也張貼這篇報導。不過,網上的文不完整,同時沒有我當時所拍攝的美斯樂照片。

一行人飛抵泰國北部的清邁市。我的主要目的是要到泰北金三角山區的美斯樂村,有人稱之為泰北的「小中國」。

沒想到,我們的嚮導就是泰北國民黨殘餘部隊的第二代,令我喜出望外。他姓李,名玉華,現年31歲,老家在美斯樂。他出生於美斯樂村,目前住在清邁市,職業是導遊。

opium_007_(1)
泰北國民黨殘餘部隊後裔李玉華當導遊,向遊客示範使用玩具槍射擊目標。 Photo Credit: 鄭昭賢

40年代末,中國發生國共內戰,最後國民黨退守台灣。當時,雲南一支國民黨部隊孤軍作戰,從中國雲南省翻山越嶺,退至緬甸,再進入泰北荒山野嶺地帶。經歷千辛萬苦,流血流淚,在段希文將軍的領導下,他們終於在泰北金三角山區安頓下來,在那偏遠的山區安家落戶。

60年代,女作家曾焰與她的丈夫在中國文革時期,遭受種種迫害,也從雲南越過邊界,翻山越嶺,逃至泰北金三角地帶,在當地的華文學校教書。曾焰寫過的幾本書,如《蒼天漠漠》、《美斯樂的故事》,生動地反映流落在那里的龍的傳人,以及當地少數民族的生活情況與遭遇。

十多年前,讀了曾焰的書,就興起了要到泰北美斯樂和滿星疊這些地方跑一趟,想親眼看看這些在「歷史過錯之悲劇下」的人物,聽聽他們講述他們的人生感受。

導遊李玉華的父親是來自雲南的國民黨軍人。他隨軍作戰,撤退至泰北。然後,他娶了當地少數民族彝族姑娘為妻,生下6個兒女,可惜在當時的艱苦條件下,4個養不活,只乘下李玉華和他的姐姐李玉嬌兩人。李玉華說,他的父親和姐姐目前還住在山區美斯樂,而他卻與妻子住在清邁。他已有2個孩子,一個8歲,一個3歲;大兒子已上學,就讀泰文學校。不過,他說,他準備送孩子回美斯樂,讓孩子在美斯樂學習華文。可見當地的國民黨軍人第二代 仍然熱愛中華文化。

三成是中國回民

在清邁,我看到回教餐館。一些面孔像華人、頭戴回教小白帽的老漢在進餐喝茶。同時,我發現,李玉華對回教教義十分熟悉,原來他的父親是來自中國雲南的回族。

李玉華說,在美斯樂定居的國民黨軍人當中,30%是中國回民。這些回民有回教教名,他們遵守回教齋戒月等回教習俗。李玉華原名為阿都拉賓華合,他還以阿拉伯文寫出他的回教教名,熟練地以阿拉伯語念出回教的經文。

美斯樂的年輕人到台灣讀書不出奇。然而,美斯樂的青年遠赴中東回教國家留學,卻鮮為人知。李玉華說,土耳其和沙地阿拉伯政府向美斯樂村的青年提供獎學金,讓他們到土耳其和沙地阿拉伯留學,攻讀宗教。李玉華的姐夫就是其中的一位。

將軍之墓北望故國

清晨,我們從泰北清萊鎮出發,乘坐小客貨車直奔泰緬邊界。車抵達進入緬境的一個關卡之前,轉右進入一條通往山區的柏油路。這是一條興建不久的公路,彎彎曲曲,沿著山勢,忽左忽右,又上又下地向前伸展。

路旁山谷,偶爾可看到山地少數民族的茅舍村落。有時看到三三兩兩的少數民族學童走路去上學。李玉華說,他小時候,曾一整天步行走山路,才從美斯樂村走到大路旁。坐在小客貨車上,面前展現一座座雄偉的高山。公路兩旁的山坡,不時可看到一片片的玉米、茶樹、果樹等,只是沒有看到生產鴉片的罌粟。左圖是種植來讓遊客觀賞的罌粟花。

流落泰北邊區的國民黨軍,原由段希文將軍率領。段將軍逝世後,由雷雨田將軍繼承其職位,領導泰北的小中國。李玉華說,雷將軍目前已八十多歲了,住在美斯樂。

我立即要求李玉華設法為我安排會見雷將軍。他答應我打電話給雷將軍,令我十分興奮。不過,他說,雷將軍年歲大了,少見外客,能獲得與他見面的機會不高。同時,雷將軍的雲南腔十分重,對我來說,與他交談,不易聽懂他所講的話。

後來,我沒有見到雷將軍,李玉華的話令我空高興一場。

時過境遷,冷戰結束。時代不同了,以前的敵我關係淡化了。

我問李玉華,中國政府是否曾與泰北國民黨殘餘部隊接觸,是否曾向這批流落泰北山區的龍的傳人提供援助?他說,中國雲南省省長曾到美斯樂會見雷將軍,不過,由於這位省長的談話不得體,觸發年老的雷將軍悲從中來,忍不住在歡迎儀式上當眾落淚,講不出話來,其他人必須代他在會上致辭。

李玉華說,有誰願意拿槍,與自己人互相殘殺?誰願意長期背井離鄉?在當時的歷史條件下,只有走上這條路。李玉華以簡短這幾句話,反映流落泰北國民黨部隊的心聲。

將軍之墓北望故國

抵達美斯樂村,我們首先到段希文將軍的墳墓憑弔。

triangle_016_(1)
將軍之墓北望故國。Photo Credit: 鄭昭賢

段希文將軍的墳墓建於山坡高處,居高臨下,面對一片優美的山林景色,風水極佳。大理石墓碑以中文、泰文和英文刻著「段將軍希墳墓」,墓亭上掛著兩個橫匾,第一個寫著「愴懷曷極」四個字,另一個寫著「風範永欽」4個字。

李玉華說,段將軍堅持不離開他的部隊,不離開美斯樂,不去台灣。最終他死在美斯樂、葬在美斯樂。他的墳墓面向北方,北望故國。站在段將軍的墳墓處,李玉華指向遠處重重疊疊的高山峻嶺說,

那里就是中國。

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八年前的美斯樂雷雨田將軍落淚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葉蓬玲
核稿編輯:吳象元

關鍵評論網東南亞讀者投書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十國專區』文章 更多『鄭昭賢』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