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人,我要休假」看護移工赴勞動部,爭取24小時休假日

「我是人,我要休假」看護移工赴勞動部,爭取24小時休假日
圖片僅為示意圖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工會理事黃姿華「休假並不是一個新的權利,而是本來就寫在每個家庭看護工的契約之中,並不是要求勞動部『法外開恩』,而是希望勞動部能讓雇主落實契約要求、遵守契約規定。」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中央社)

「我是人,我要休假」,一群外籍家庭看護工10日到勞動部前陳情,除了表達「放假是基本權利」外,同時希望外籍看護工每週能有一天,且是連續24小時的休假日。

休假是勞工的基本權利,但在台灣卻有許多家庭看護工從未休過假,根據勞動部調查,全台約有23萬名的外籍家庭看護工、家庭幫傭,其中有6成以上未曾放假過。

因應16日「國際家務工日」即將到來,「桃園市家庭看護工職業工會」(簡稱「家職工」)與多名外籍家庭看護工10日到勞動部前陳情,訴求外籍看護工能週休1日,且是連續的24小時休假、雇主不得強制加班勞動。

「桃園市家庭看護工職業工會」理事黃姿華表示,休假並不是一個新的權利,而是本來就寫在每個家庭看護工的契約之中,並不是要求勞動部「法外開恩」,而是希望勞動部能讓雇主落實契約要求、遵守契約規定。

此外,也希望勞動部能儘速落實補助聘請外籍看護工的雇主能申請喘息服務,讓雇主在外籍看護工休假時可以申請聘請替代人力。

來台3年的印尼籍家庭看護工Yeosin告訴中央社記者,家庭看護工的勞動契約上清楚記載每週應給予勞工24小時的連續休假日,但她的第一任雇主從來沒讓她休假過,現任雇主雖有給予休假日,但仍會要求她在休假日的出門前或是回家後工作、剝奪她的休假時間。

Yeosin指出,雇主每週都應讓家庭看護工每週能休假一天,且讓看護工休假,能讓看護工有足夠休息時間、提升看護品質。

當天記者會現場,也有雇主代表現身聲援。雇主南光遠指出,台灣社會很習慣把照顧的責任丟給家裡女性,但當女性也需要養家時,這工作就會落在家庭看護工身上。外籍看護工不是公民、無法為自己發聲,希望政府能好好宣導,讓雇主知道連續24小時的休假是寫在看護工的勞動契約上。

在記者會現場,外籍看護工也演出一齣象徵在台外籍看護工處境的行動劇並擺放一塊「請願百衲被」,這是由無法休假參與活動的外籍看護工將自己衣服剪成布塊所組成的,象徵身體雖被禁錮無法現身,仍渴望表達「依法放假」的心聲。

集體上街的原因:「公家機關週日休息」

焦點事件,「家職工」由菲律賓籍看護移工Jasmin Bonang自2014年起開始籌備,並在2016年登記成為合法工會。至今,工會已有1千多名會員,多由菲律賓和印尼籍移工組成。

Jasmin Bonang說道,要相約抗爭具有一定困難性,因為只有部份移工能在週日休息。為此,他們在1月前就以書面資料向勞動部陳情,希望政府可以在「國際家務工日」的前一個週日,抽空與他們協商,以討論如何改善制度。他們在陳情內容裡呼籲台灣正視家務移工全年無休、被迫勞動的困境;同時也明確列出訴求,希望勞動部正視,包括:

  • 外籍看護工周休1日,不得強制加班
  • 休息日為24小時,不得強制留宿雇主家
  • 政府補助雇主聘僱替代人力

不料,勞動部卻在6月8日以「公家機關週日休息」為由拒絕,並表示不會派人接收陳情書,讓他們深感諷刺決定走上街頭。

而面對看護移工的訴求,勞動部僅回應:移工契約都有「每7天應給1天休假」的約定,如果雇主違約,移工可撥打勞工專線申訴。針對雇主聘僱替代人力的部分,勞動部表示衛生福利部已正規劃「長照2.0」,將納入聘有外籍看護工家庭喘息服務,並且將會與衛生福利部密切配合,儘速落實外籍家庭看護工休假及請假期間替代照顧服務。

不過,「家職工」認為勞動部的回應缺乏誠意,他們決定陳情也是因為過去的申訴屢屢無效。事後,工會於6月11日在臉書上以「『桃園市家庭看護工工會』給勞動部的公開信」回應:

勞動部的長官們可以星期天拒絕加班,但我們做為家庭看護工,卻沒有拒絕加班的權利,被迫全年無休24小時在雇主家裡工作,而這個問題,勞動部的長官們竟然可以如此冷漠以對,是不是忘了我們是人而不是奴隸?長官們若是以星期天無法會面為由,拒絕我們提出的協商邀請,無異於關閉協商的大門,因為我們的雇主更不可能讓我們在星期天以外的時間出門,完全不可能!(桃園市家庭看護工職業工會)

工會也在信裡提到,他們並非想走上街頭,但希望台灣政府可以和移工們展開和平而且有秩序的協商。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周慧儀
核稿編輯:楊之瑜

關鍵評論網東南亞讀者投書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新移民在台』文章 更多『關鍵評論網 ASEAN:Philippines』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