柬埔寨大選將至,《亞洲時報》報導:「一人穩操勝券的比賽」

柬埔寨大選將至,《亞洲時報》報導:「一人穩操勝券的比賽」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7月29日的柬埔寨全國大選中,將有20個不同的政黨爭奪選票,但唯一能挑戰長期執政的「人民黨」的反對黨已遭解散,其餘小黨爭奪選票的機會渺茫,暗示洪森將率領柬埔寨走向一黨獨裁。一位31歲的高棉人說:「你能幫我找一張簽證以便我離開柬埔寨嗎?我不確定選舉後這裡會有多安全,我想投完票然後離開。」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新聞整理:郭育安

柬埔寨將於7月29日舉行五年一度的國會大選,根據亞洲時報報導,是以「一人穩操勝券的比賽」來形容這次大選。

雖然本次柬埔寨全國大選將有20個不同政黨爭奪選票,但唯一可能挑戰長期執政的「柬埔寨人民黨(CPP)」,是已遭解散的反對黨「柬埔寨救國黨(CNRP)」,而其餘小黨爭奪選票的機會更是渺茫。

連續執政33年的人民黨,是由現任總理洪森(Hun Sen)領導,而其它19個參選政黨,被認為其實是執政黨設立的代理人,目的是為讓選舉看來更具合法性,而非一黨獨大,但這計謀可謂司馬昭之心,尤其這些參選小黨規模既小,也無太多支持者。

AP_18188103589671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2018年7月7日,洪森與其人民黨的支持者於金邊參與競選集會
勢均力敵的反對黨瓦解:桑蘭西與根索卡的政治命運

2013年總理洪森在全國大選中獲得勝利,當時主要反對黨「柬埔寨救國黨(CNRP)」獲得超過44%的民眾選票,在國民大會123個席位中獲得55個席位。

2017年2月11日,救國黨主席桑蘭西(Sam Rainsy)為避免洪森將提呈的《政黨法》修正議案可能導致救國黨解散,桑蘭西為「保黨」而宣布退黨,由副主席根索卡(Kem Sokha)接替黨主席之位。同年6月,救國黨在地方選舉中再次獲得近44%的選票,顯示該黨保有一定勢力。

AP_18103262767564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前救國黨主席桑蘭西(Sam Rainsy)

南洋誌報導,桑蘭西與根索卡皆是救國黨深具潛力的政治明星,特別是桑藍西極可能挑戰洪森的執政地位,然而,近年來兩人卻不斷遭受洪森及人民黨提出各種法律控訴。

2017年9月,柬埔寨政府公告根索卡涉嫌叛國罪和間諜罪,遭政府逮捕入獄。不久,救國黨也被最高法院宣告解散,更禁止黨內成員參政,此後由洪森執政黨便無反對黨與其抗衡,走向一黨軍事獨裁。

根索卡自去年被捕後,就一直被關押在偏遠的高等安全監獄,未經審判卻已被拒絕保釋。根索卡入獄後,恐懼的氛圍在全國各地蔓延,而政府的異議份子都有隨時會遭到政府逮捕或過問的風險。

從根索卡遭逮捕、被拒絕保釋,且在未經審判情況下被無限期關押於監獄後,其他反對黨領導人也害怕面臨同樣命運而選擇逃離海外。另外,任何敢批評執政黨或暴露官員腐敗的媒體,都會被關閉或被當權者代理人接管。有批評者表示,這一切都是為了一場計謀已久的選舉奠下基礎。

AP_17269265053938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2017年9月救國黨的支持者於上訴法庭附近舉行「釋放根索卡」的集會
保王派即將逆襲?曾經與洪森共享執政權的奉辛比克黨

亞洲時報報導,美國柬埔寨學者Sophal Ear對本次大選提出評論,表示如果參加選舉小黨拿下幾個席位,他也並不會感到驚訝。他認為洪森和人民黨正在設立小黨派,使這場選舉看似可信。Sophal Ea表示:「人民黨希望這看起來像場體面的競爭,如果獲得所有席位,那麼就沒有樂趣、(看起來)也就不公平了」。

另一值得關注的,是保王派奉辛比克黨(Funcinpec)動向。該黨於1993年曾贏得全國大選,其主席諾羅敦.拉那烈親王(Norodom Ranariddh)當時擔任柬埔寨聯合政府的第一首相,而洪森則任第二首相,1997年,不合的兩人終於爆發衝突,由洪森領導的軍隊更發動政變,後經國王諾羅敦·西哈莫尼調解後才和解。1998年國會大選,洪森領軍的人民黨獲勝,經協商後又繼續與奉辛比克黨聯合執政。

奉辛比克黨由拉那烈親王創立和領導,在2013年最後一次全國大選中並未拿下任何席位,顯示多年來該黨受歡迎程度已逐年下降。直到2017年底,當最高法院解散救國黨時,奉辛比克黨接收國民大會釋出的41個席位,該黨的政情才開始好轉。許多人懷疑,奉辛比克黨之所以能獲得席位,是拉那烈親王與其政黨在根索卡被指控叛國罪後,正式向法院投訴救國黨的獎勵。

AP_624354499557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拉那烈親王(Norodom Ranariddh)


2017年,Sophal Ear在金邊(Phnom Penh)採訪拉那烈親王,詢問為何他的政黨要向救國黨提出投訴,尤其許多人都認為是來自人民黨的要求。不過拉那烈親王對此聲稱,當時人正在醫院接受手術,而許多人揣測,奉辛比克黨在2013年的大選中慘敗後,該黨可能在7月29日捲土重來。

Sophal Ear說到:「根據一位朋友表示,救國黨應該讓他們的支持者,以投票方式支持奉辛比克黨,這樣才能贏得勝利。」不幸的是,拉那烈親王妻子在6月17日車禍中喪生,他也被轉往送到曼谷治療傷勢,這對他的競選無疑是悲劇性的挫折。

乾淨的手指?營造看似公平合法的選舉

由於沒有勢均力敵的競爭,洪森擔心他的勝利不會獲得國際社會承認。事實上,西方已表示反對洪森鎮壓民主的政治行動,透過制裁給予其壓力。美國政府已對洪森與人民黨實施特定的個人制裁,包括凍結資產、個人銀行賬戶以及旅行限制。

另一方面,選民低投票率也可能為洪森及人民黨帶來麻煩。由於近45%的國家選民分別在2013年全國大選和2017年地方選舉中支持救國黨,人民黨因而在持續努力提升選民的投票意願。

雖然柬埔寨並非強制性投票,但其他流亡的反對派領導人仍呼籲,要以「乾淨的手指」作為抵制運動,意旨選民們必須在投票時,將食指沾上難以消除的墨水,表明他們已投票,無法二次投票。再者,也呼籲民意調查須防範洪森和人民黨成員的威脅。

對此Sophal Ear評論:「我不認為『乾淨的手指』會起作用。對於手指乾淨的人,他們要做什麼?他們會去紅色高棉(Khmer Rouge)然後切斷他們的手指嗎?」、「無論手指是否乾淨,人們都可以關上門,然後在那天選擇待在家裡」。

AP_18099343782507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選前的政治監督侵入村民日常

Sophal Ear還說到:「在這次『假選舉』中發生的事並不重要」、「沒有人在乎當主要反對黨不在選票的名單上,而你的主要對手被解散時,然後再贏得選舉,這意味著什麼?」

一位因害怕遭報復,而不願具名的政府高官向亞洲時報透露,人民黨黨員和高級軍官已染指前反對黨救國黨的票倉,監督、騷擾該黨過去的支持者。那位高級官員還說,該票倉區的人們被告知必須在7月29日投票。

人民黨成員表示:「威嚇已達到新的水平」、「現在到處都是間諜,比如在一個村莊裡,若救國黨的支持者接待一位村外訪客,兩分鐘後便會有人敲門,詢問他們在說些什麼。」

柬埔寨日報報導,一位31歲的高棉人說:「你能幫我找一張簽證,以便我離開柬埔寨嗎?我想去美國、澳洲、紐西蘭.等任何地方。我不確定選舉後這裡會有多安全,我想投完票然後離開。」

雖然似乎沒有人在下注哪一黨會獲勝,但很多人都在猜測,柬埔寨究竟會花多少錢舉行一場一人穩操勝券的比賽,且已被國際社會觀察員視為這是一場不自由且不公平的大選。

相關報導: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吳象元

關鍵評論網東南亞讀者投書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十國專區』文章 更多『關鍵評論網 ASEAN:Indochina』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