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代評論
發表文章數:28
《當代評論》半年刊乃馬來西亞「林連玉基金」出版的刊物,是一份人文和社會科學性質的半學術性公共評論,期盼負起議論公共課題、傳播思想新知、討論文化學術之使命,體現公共理性與人文關懷的精神,期待為社會提供思想養分和價值方向。 自2011年創刊迄今,《當代評論》見證並紀錄了馬來西亞社會的文化政治脈動、變遷與爭議,迎向眾聲喧嘩的時代洪流。當年,本刊以「公民社會的發展與民主轉型」為題創刊,旨在開拓民主討論與公共評論的空間。六年以來,《當代評論》已出版11期,主題內容廣泛多元,含括社會運動、民主選舉、區域政治、教育政策、宗教政治等議題,並有不少高質量的深度訪談。 既面向本土,也關注世界,持續經營不輟,提供理性討論空間。 《當代評論》自創刊以來,承蒙作者與讀者的鼎力支持,不論在主題、內容、方向皆提供許多寶貴建議。為了擴大在閱聽大眾之間的傳播與影響,在數位時代保持創新與永續優勢,決定由紙本雜誌轉型為評論網站,每週定期出版。 我們期許在網站發刊後,持續透過文字評論,關懷公共議題和思潮演變,滋養人文與社會的觀念論述,拓展言論和思想的自由疆域。
  • 確認
  • .
2018/09/13 | 當代評論
掀開掩飾性醜聞的遮羞布:解決馬來西亞童婚問題,需「於法有據」
有了有關童婚的準確數據,政府才能對症下藥,徹底解決童婚問題,而不是只將問題歸咎於宗教。很多人往往認定宗教是主因,導致我們未看清宗教只是外殼,一個用以掩飾真正原因的工具而已。
2018/08/27 | 當代評論
張錦忠:讀馬來文學作品,就像在同一座花園裡綻開的不同花卉,一樣美麗燦爛
我閲讀、翻譯、編輯馬來文學作品,純粹是因為馬來文作為文學作品的表述語言,自有其動人的聲音;而不是讀馬來文學作品就表示某種愛國情操,或有人用華文或英文(而不用馬來文)書寫就表示有損馬來文學的價值。
2018/08/13 | 當代評論
馬哈迪的國產車是「漢尼拔的戰象」嗎?戰場變了,馬國未必要依賴追不上的工業
大企業不管怎麼強,領導人如果像漢尼拔那樣沈溺於原來的成功,無視戰場上的變化,便是反被舊思維捆綁。
2018/08/06 | 當代評論
馬來西亞統考文憑爭議:選舉成爭奪選票籌碼,選後礙於政治因素仍懸而未決
華社固然造就了族群內部的多元性,然而,華人民族主義更多體現在文化層面,獨立建國迄今的華教抗爭,都離不開文化民族主義範疇。文化民族主義是爭取「承認」,承認統考引發的爭議即是一種承認政治。
2018/07/30 | 當代評論
換了新政府的馬來西亞,就能一筆勾銷舊的社會分歧嗎?
馬來西亞只不過換了新的政府,舊的社會分歧和矛盾依然存在,甚至可能在政治角力中進一步被激化,部份右傾的馬來或穆斯林組織、政黨,目前卻把爭議性議題捆綁在一起,如果不審慎處理,社會可能面對更嚴重的撕裂。
2018/07/26 | 當代評論
後納吉時代的馬中關係:不管南海或中資具何等爭議,「鞏固經貿」都會是主旋律
中國急需翻過「國陣」這一尷尬篇章,希盟在509前的競選語言也不適用當下語境,雙方都迫切建立一種以持續暢通的經貿關係爲基礎、以民心相通爲依托、互惠互利的新型合作夥伴關係。
2018/07/16 | 當代評論
解決低薪困境,臺馬政府分別怎麼做:「低薪,是一種政治選擇,而我們可以有其他選擇」
臺灣和馬來西亞長期以來壓抑薪資的成長,不僅導致勞工的生活受到衝擊,低薪更影響了經濟成長,衝擊國內的購買力。最低工資作為一項政府介入工資最有效的政策工具,近年來越來越受到各國的關注,兩國政府皆應體認提高薪資對於經濟發展的正面意義,具體落實提出的最低工資政治承諾。
2018/07/11 | 當代評論
為何馬來西亞提供免費或高津貼公共醫療,私立醫院依舊蓬勃發展?
若要改變民眾對公立醫院的刻板印象和偏見,首先就得留住資深專科醫生,或可依年資向私立醫院徵收「轉會費」,並應鼓勵甚至強制私立醫院的專科醫生定期回流從事公共服務,增廣對新病例的認識,也承擔額外的社會責任。
2018/07/04 | 當代評論
馬來西亞當下所需:加強憲政教育,捍衛民主社會
公民所要學習的並不只是馬來西亞的憲法條例,而是其背後的憲政基本價值。對憲政價值的認識,是為了要理解憲法之所以存在的意義何在。只有明確理解憲法及其意義的重要性,才能賦予法治體系以信賴,深切體會到民主法治社會的真正可貴之處。
2018/06/20 | 當代評論
從馬國網民對一名「女性社運份子」的留言裡探問:你今天厭女了嗎?
馬來西亞在改朝換代的同時,若能撇除厭女思維,減少歧視女性和陰柔氣質的留言,這個國家距離實質上的改變才會更進一步。
2018/06/05 | 當代評論
「政治就是買得起房」面對攀高的房價,馬國可以參考新加坡怎麼做
馬來西亞與新加坡民情相近,都有「居者需其屋」的傳統觀念。差別在於,新加坡政府真正執行了「居者有其屋」的重大國策。
2018/06/04 | 當代評論
怒海餘生:從馬國理解「羅興亞難民」,出於政治考量的收容與援助
馬來西亞願意伸出援手,本來應該是一件值得讚揚的善舉。問題在於政府的動機不單純,純粹從選舉操作角度考量,沒有任何甄別與安頓他們,讓他們可以安心上學或就業的機制,只怕在未來製造更多問題。
2018/05/28 | 當代評論
正視「國族議題」:從林冠英「我不以華人自居,而是馬來西亞人」說起
面對腐敗,才能消滅腐敗;面對威權,才能推翻威權。面對多元種族,才有塑造國族的可能。
2018/05/15 | 當代評論
中資在馬國選後的挑戰:從長期遠來看,「中馬友好」仍是未來發展方向
雖然中資在短時期內難以擺脫不確定性的干擾,但中馬之間友好往來的基本面從長期來看還是總體看好。
2018/05/10 | 當代評論
馬國選舉觀察:不論誰當家,公民社會仍需繼續推動制度改革
本屆仍有不少政客進行負面競選,標籤、嘲弄、污衊和謾罵對手,不談政策只取笑政敵,似乎別人做不好自己一定比較行。
2018/04/14 | 當代評論
大馬公民社會的挑戰:與前獨裁者馬哈迪結盟,對抗當下貪腐的納吉?
如果當下在野黨與馬哈迪結合都無從把納吉拉下臺,則未來在野黨與納吉的結盟亦無從撼動獨攬大權的凱里。如果當下二十六億醜聞能夠過關,未來還有什麽是不可能過去的?
2018/03/23 | 當代評論
瑪麗亞陳的「獨立參選」:該如何靠政黨資源競選,卻又宣稱無黨無派?
瑪麗亞陳若真要為自己的理念尋求突破,即使沒有組黨的資源,也應該以獨立候選人身份上陣,可以與希盟保持一定距離,也可免於成為政黨內部權爭的犧牲者。畢竟能夠有今天的地位,和淨選盟有直接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