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創《互鄉誌》
發表文章數:11
我們以傳播賦權(empowerment)的理念出發,透過文化理解、友善觀點,訴說台中東協廣場作為東南亞移工與本地人「互為故鄉」的故事採訪寫作。本系列故事,為暨大東南亞學系的「共創『互鄉誌』」課程之學生作品。本課程為國立暨南國際大學「搖滾畢拉密:社區翻轉、文化翻滾,以東南亞為方法」系列課程,為「教育部HFCC計劃課程成果」,主授課老師:張春炎,歷屆業師有李岳軒、鍾宜杰、顧玉玲、楊玉如、黃奕瀠。課程助教:陳億佩、黃智濠。
  • 確認
  • .
他們是印尼移工樂團:搖滾不死,只要放假我們就是「搖滾比利」
來台灣後,除了工作以外,他們全部的娛樂就是假日跟大家聚在一起,團員們將彼此視為在台灣的唯一家人,不曾有過激烈爭吵,如果有人真的做錯事,他們會選擇原諒並以溝通化解。
走進東協廣場三樓泰式小吃店,這裡有遊子們想念的「媽媽的味道」
他很開心有東協廣場這樣一個地方,踏進這裡會感覺到一周的疲勞除卻、壓力得到釋放,特別是能跟同鄉一起談天說地、一起唱歌,還能吃到媽媽的味道。
東南亞移工用血汗成為台灣社會底層的建設者,卻處處面臨安全隱憂
移工是臺灣社會最底層的建設者,他們用自己的血汗來換取收入,來推動臺灣基層産業的發展,他們的人身安全無疑是一個很重要的問題。
東協廣場的樂與愁:曾只是綜合娛樂性大樓,如今是照應和滿足移工的避風港
手邊一罐啤酒一杯飲料,就是一個下午戴著耳機低著頭滑手機,他們木然的或左看或右看,手指在銀幕的鍵盤上跳動,出現的文字是一串又一串的鄉愁。一再被壓縮的空間如同移工的愁緒只能藏在心底,被忽視的一個群體,被忽視的感受。
他為家計從越南「錢」進台灣,卻不忘心底的理髮師夢
「當時我看到你們三個人進來店裡,以為是一般的越南客人,但聽到你們都在說中文,我就認定你們三個是台灣人了,但讓我驚訝的是,你們其中一人走過來跟我說了一口流利的越語說他要洗頭,還說了他也是越南人,我才發現原來是同鄉。」
喜歡攝影的印尼看護媽媽:期許自己學好中文跟台語,和台灣人流利溝通
我現在在台灣,所以我最想學好中文和台語,雖然中文字很難寫但我還是很想學會,期許自己能早日學好中文跟台語,和台灣人流利的溝通。
來自越南單親媽媽的故事:疼我的先生過世後,我發誓讓孩子過得比其他小孩開心
和丈夫結婚第十年,我終於懷了我們的孩子,但隨著好消息到來,不知是否上天嫉妒我如此美好的生活,給了我們致命的一擊,那年我先生也患上了絕症。不久之後,孩子未來得及與他見上一面,他就這樣被神明帶走了。
印尼外籍老師在台甘苦談:如果重新選擇,我還是會選擇到台灣求學
如果重新選擇,我還是會選擇到台灣求學。如果未來我畢業了,我希望台灣政府能讓我留在台灣繼續工作,在這兒效勞,因為我喜歡這裡的人事物,雖然這裡的天氣很熱,但也比不上台灣人的熱情。
我是來自越南的小吃店老闆娘,21年前從熱鬧的胡志明市嫁到埔里
我的丈夫是埔里人,我的台語比國語好,因為我的丈夫沒讀過什麼書,也不太會說國語,我剛來時有問過他:「幹嘛不跟我講國語都講台語?」
飛越1732公里的家鄉滋味:逃離酗酒的父親從越南來台,如今和丈夫終於擁有自己的麵館
回首向來蕭瑟處,她面帶喜色,愉悅的道出自己心聲:「現在在台灣我終於活的像人了!不必像在越南一樣,忍受爸爸酗酒的惡習、被後母欺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