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國樑
發表文章數:5
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涼風冬有雪;若無閒事在心頭,便是人間好時節。通過為平民寫歷史來打造共同記憶,一起擁抱歲月的芳華。
  • 確認
  • .
2018/11/15 | 李國樑
1832年仰光已有華人足跡,但為何來自各方的他們不約而同來到這裡?
從廣東與福建省出發到緬甸,路途困難重重;而早在胡文虎之前,已經有移居到新加坡的緬甸人。究竟為什麼來自各方的華人都不約而同來到仰光呢?我們可以從南安人的鳳山寺青蓮堂中,一副對聯看起。
2018/09/26 | 李國樑
你知道新加坡有10萬人原籍金門,還有一條環境清幽的「金門路」?
回顧百餘年前的歲月,金門先民離開家鄉找出路,主要的目的地就是南洋。他們先乘船到廈門,再輾轉到星馬和婆羅洲等地。當地人常形容若有10位前往南洋謀生的人士,只有3人能夠在異地存活下來。
2018/09/12 | 李國樑
重溫星馬曾對文藝歌曲的喜愛——俄民歌《三套車》中「老馬」指馬還是女孩?
20世紀初,民俗歌曲《三套車》在俄羅斯流傳開來藝術意境里帶出了貧富懸殊的社會現實,冰天雪地裡淒涼的景象,小伙子甚至純真地願意守候著跑不動的老馬。但若從俄文直譯過來,「老馬」是小伙子的女朋友。
2018/06/18 | 李國樑
星馬一帶延續兩世紀的秘密會社,抱著「反清復明」心願下南洋的「私會黨」
19世紀,華人從中國來到新加坡,互助求存。生活支柱除了來自會館和廟宇之外,就是私會黨了。私會黨以合法的「公司」名義縱橫多年,追本溯源,他們初到南洋時,結社竟是為了反清復明。
2018/05/04 | 李國樑
他們到底是正是邪?從泰南兩村看馬共的興衰
從有到無,飛鴻漸杳,數年華已度過六十清秋。他們創造了新馬歷史上「馬共」這個詞彙,成為二十世紀信仰與激情的代名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