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國樑
發表文章數:15
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涼風冬有雪;若無閒事在心頭,便是人間好時節。通過為平民寫歷史來打造共同記憶,一起擁抱歲月的芳華。
  • 確認
  • .
2019/03/12 | 李國樑
【封面照片】那些本土化的星國華人習俗:新加坡地方小,回娘家不需等到初二
新年、七夕、中元節及端午皆是中華民族古老的傳統節日之一,新加坡來自不同籍貫的華人習俗也大有不同,但這些民間的創意,充分表達了平民百姓對生活的期待。
2019/03/11 | 李國樑
【封面故事】關於那群下南洋後終身為女奴,沒工錢也沒人身自由的「妹仔」
下南洋的中國婦女中,有一群身份跟奴隸一樣的妹仔、阿姑及琵琶仔,賺錢供養私會黨和龜婆。這於來自中國的封建觀念和她們低賤的社會地位,結果成為新加坡這樣,一個開放社會中的女奴。
2019/03/10 | 李國樑
【封面故事】在先民下南洋的浪潮,人與豬的命運被畫上了等號 
真正大規模並影響至今的移民活動,發生在晚清的廣東省和福建省,也就是近代史稱為「下南洋」的移民潮。鴉片戰爭後,清政府被迫允許西方國家在福建、廣東招募華工,並簽下「豬仔契約」,到南洋當苦力。
2019/02/21 | 李國樑
星國最古老的戲院:80年前不是宣導關手機,而是叮嚀進冷氣房要添件衣服
從前新加坡的戲院都「很大」,兩三百個座位的小電影院我沒見過。從前的電影院不叫電影院,而是「電影園」。
2019/01/18 | 李國樑
到新加坡河畔搭上游船,隨著橋樑的歷史故事回到「駁船時代」
21世紀,新加坡完成將新加坡河打造成中央蓄水池的宏願,作者與友人乘船觀賞河上的橋梁,帶讀者走入橋樑和新加坡和的歷史歲月。
2018/12/27 | 李國樑
記憶中充滿「甘榜情誼」的新加坡雜貨店,為鄉里打燈還允許賒賬
傳統雜貨店是家庭式作業,請一兩位夥計幫忙扛貨送貨,商業模式建立在關係與互信,跟大型超市講究的效率與購物體驗不可同日而語。
2018/12/26 | 李國樑
「新加坡鄰居」馬哈迪的罷凌戲法:《聯合國海洋法公約》到底有多大約束力?
大國基於利益和各種依據,往往不遵守對己不利的判決,已經司空見慣了。國際海事法庭(ITLOS)頂多是適度地解讀國與國之間的糾紛,而不是命令式的「this is an order」。
2018/12/19 | 李國樑
成為新加坡軍事基地前的德光島:紅樹林遍佈、小村住著馬來王族後裔
早在上世紀70年代,德光島已被徵用,島上4千多名居民,共用約等於兩個淡濱尼市鎮的土地。1987年演完最後一出酬神戲後,德光島開始清場,島民可能一輩子只可遙望,無法重回「故鄉」了。
2018/11/15 | 李國樑
1832年仰光已有華人足跡,但為何來自各方的他們不約而同來到這裡?
從廣東與福建省出發到緬甸,路途困難重重;而早在胡文虎之前,已經有移居到新加坡的緬甸人。究竟為什麼來自各方的華人都不約而同來到仰光呢?我們可以從南安人的鳳山寺青蓮堂中,一副對聯看起。
2018/09/26 | 李國樑
你知道新加坡有10萬人原籍金門,還有一條環境清幽的「金門路」?
回顧百餘年前的歲月,金門先民離開家鄉找出路,主要的目的地就是南洋。他們先乘船到廈門,再輾轉到星馬和婆羅洲等地。當地人常形容若有10位前往南洋謀生的人士,只有3人能夠在異地存活下來。
2018/09/12 | 李國樑
重溫星馬曾對文藝歌曲的喜愛——俄民歌《三套車》中「老馬」指馬還是女孩?
20世紀初,民俗歌曲《三套車》在俄羅斯流傳開來藝術意境里帶出了貧富懸殊的社會現實,冰天雪地裡淒涼的景象,小伙子甚至純真地願意守候著跑不動的老馬。但若從俄文直譯過來,「老馬」是小伙子的女朋友。
2018/06/18 | 李國樑
星馬一帶延續兩世紀的秘密會社,抱著「反清復明」心願下南洋的「私會黨」
19世紀,華人從中國來到新加坡,互助求存。生活支柱除了來自會館和廟宇之外,就是私會黨了。私會黨以合法的「公司」名義縱橫多年,追本溯源,他們初到南洋時,結社竟是為了反清復明。
2018/05/04 | 李國樑
他們到底是正是邪?從泰南兩村看馬共的興衰
從有到無,飛鴻漸杳,數年華已度過六十清秋。他們創造了新馬歷史上「馬共」這個詞彙,成為二十世紀信仰與激情的代名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