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人 Migrants' Park
發表文章數:91
《移人》是台灣一個專門報導移工、新移民題材的網路媒體,由前「四方報」編輯團隊創立,於2016年5月31日開站。 前編輯團隊在2016年4月底遭資遣離開四方報後,有感於台灣社會的東南亞移民工迄今仍未獲得真正的平權,因此決定以另一種型式為移民工貢獻一己之力,於是合夥另創《移人》,延續四方報「讓弱勢發聲」理念,持續報導、撰寫異鄉人在台灣的生命故事。 《移人》中文之名來自「移動的人」-- 也就是從他國移動到台灣、並為本地社會貢獻青春歲月的移工、新移民族群,兩者皆是《移人》報導撰寫的對象。英文之名《Migrants’ Park》一方面象徵此網站是專屬「移人」的園地,另一方面由於移工多半在台灣各地的公園(park)聚會聊天,因此希望《移人》也能成為一個讓移工開心同樂、紓解鄉愁的地方。
  • 確認
  • .
楊萬利在台灣的緬甸日常:穿上傳統服飾隆基,再來一碗熱騰騰的稀豆粉
萬利於鄰近的燦爛時光東南亞書店舉辦「緬甸日常美學導覽:在緬甸街假扮緬甸人」講座,透過她深入淺出的介紹,我們得以從在地住民的觀點來認識不一樣的「緬甸街」。
越南二代林宗洧:「我不希望大家想到新二代時,總覺得這是一個很悲傷的群體」
「作為一位新住民二代,我們要達到的義務是必須先認同自己,然後覺得自己是好的、可以變成一個更好的人。」
用數字看東南亞新移民(下):他們都靠婚姻仲介來台?錯,自由戀愛也不少
不少東南亞移工跟本地人通婚變成新移民的例子,無論是女性居多的看護、幫傭或是男性居多的廠工、漁工,越泰印菲四國移工都遇過這樣的案例,大部份是在工作場域跟本地人日久生情而修成正果。
用數字看東南亞新移民(上):你知道台灣客家鄉鎮和印尼新移民的關聯嗎?
為何新竹縣、苗栗縣這兩個新移民人口不多的縣,若單純統計「印尼新移民」時,他們會出現在榜上呢?這與客語及印尼客家華人有關。
台灣燈會首見新住民藝術主燈「海之女神」,展現移民女性剛柔並濟之美
「海之女神」由台灣藝術家王文志操刀,他強調,移民女性在台灣孕育出新二代,同時負擔社會中不少勞動工作,其實是社會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如同女神般的存在,非常值得敬佩。
具動保意識的台灣人與習慣吃狗肉的越南移工,是否有對話空間?
「透過人心去做的改變,絕對勝過嚴刑峻罰的恐嚇」針對移工族群除了做教育、還是做教育,必須讓他們理解台灣社會認定的動物生命價值與越南不同,才會心甘情願入境隨俗、遵守台灣法規。
他們是「移工大人物」,也是作家、樂團主唱、工會幹部、捏麵人藝術家
下一位移工大人物,有可能就在你身旁。不管來自任何種族、文化、信仰的人,都值得被尊重、被傾聽,這是一條好遠的路,但是不要急,我們一起慢慢走。
宜蘭東南亞異國市集紀實——從參與者變「市集策劃者」的新住民姐妹
溪南地區則在去年宜蘭縣政府文化局「偶遇的人生:文化平權系列活動」經費支持下,於冬山車站舉辦過幾次東南亞市集,不過今年,姊妹們從單純受邀擺攤的「參與者」,化身為實際籌劃整場市集的「籌備者」。
南方澳「真人圖書館」:走訪漁工的清真寺與餐食小店,用異國視野看家鄉的異鄉人
宜蘭縣政府文化局自2017年開始策劃舉辦「偶遇的人生:文化平權系列活動」,以講座、戲劇、市集、導覽等多樣化的軟性活動,為民眾提供一個接觸新住民與外籍移工並相互了解的機會,期盼消弭蘭陽平原上的族群隔閡。
「左手高喊新南向,右手擋人婚姻」進不來又出不去,新移民配偶該何去何從?
「進不來,出不去 ─ 國籍法十九條修法」論壇提出縮減撤銷國籍的時限、假結婚收養經由家事或少年法院認定等訴求,強調新移民尚未恢復原國籍前,政府不應撤銷其國籍,使其成為無國籍人球。
公投像天書新住民一頭霧水,國際家協推出東南亞語公投懶人包
許多人已看過各家爭鳴的公投懶人包了,然而,有數十萬名具有投票資格的各國新住民,苦惱著看不懂選舉公報上的文字。為了幫助他們,台灣國際互助家庭協會也針對本次公投議題做了東南亞語言的公投懶人包。
【專訪移民工文學獎得主】「我沒有殺害仲介」受刑人雪絲用文字淚訴心聲
第五屆移民工文學獎獲得優選的菲律賓籍得主雪絲(筆名:愛彌亞)是一位受刑人,目前正在桃園女子監獄服刑。此專訪過程雖然雪絲未露臉,卻道盡了多年來的憤怒與無奈。
印尼民謠雙人組「宇宙歌者」:用清新曲風吟唱泗水的日常,歌詞描繪紅燈區與被高樓取代的村落
一般在印尼的政治脈絡下,批評者勢必會被貼上反對陣營的標籤,但事實上未必如此。Silampukau表示,「我們的歌不是只談底層或邊緣族群,而是盡可能地去講述一些普遍的事務,邀請所有人一起嘲諷世界。」
參訪越南後回台努力分享,越南新二代林稚芊走出自卑找回自信
越南新二代林稚芊起初不喜愛自己的身份,但積極且行動力十足的個性,為自己開創了人生未來的道路。她期許自己成為台灣和東南亞的橋樑,並鼓勵更多新二代能把握相關資源與機會。
新二代作者巫美娜談創作——她用文字重述創傷,但寫作卻從來不是救贖
不斷書寫自己的生命經驗,太沈重。現在,巫美娜發現用輕盈的筆調介紹這座讓她又愛又恨的島嶼,或許也是一種記錄生活的方法。
外籍看護工的假日陳情行動,呼籲「讓我們像人一樣有休假的權利」
即使在場有多位外籍看護皆表示,她們在母國所簽下的工作契約載明「看護享有一天休假」,但令人感到震驚的是,根據勞動部調查,目前在台23萬多名外籍家庭看護工、家庭幫傭,有6成以上未曾放過休假。
你我求學時都曾碰過的大馬僑生:從數據談馬來西亞的華文教育
為什麼這些馬來西亞僑生不在自己國家升學,反而跑來千里之外的台灣唸書呢?然而,若您隨著這篇深入去了解認識馬來西亞華文教育的發展,才發現華人要在這個國家以中文求學,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
菲傭「非傭」:是家人不是傭人,義守大學畢製電影《非傭》盼打破刻板印象
《非傭》在拍攝時遠赴香港取景,然而過程並不順遂,劇組的部分成員雖然是香港人,但都沒有在香港拍攝的經驗。而劇組即便有向政府機關申請場地,但還是被當地的小販驅趕、口出惡言,甚至向劇組索取保護費。另外,找尋演員也是一個難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