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人 Migrants' Park
發表文章數:62
《移人》是台灣一個專門報導移工、新移民題材的網路媒體,由前「四方報」編輯團隊創立,於2016年5月31日開站。 前編輯團隊在2016年4月底遭資遣離開四方報後,有感於台灣社會的東南亞移民工迄今仍未獲得真正的平權,因此決定以另一種型式為移民工貢獻一己之力,於是合夥另創《移人》,延續四方報「讓弱勢發聲」理念,持續報導、撰寫異鄉人在台灣的生命故事。 《移人》中文之名來自「移動的人」-- 也就是從他國移動到台灣、並為本地社會貢獻青春歲月的移工、新移民族群,兩者皆是《移人》報導撰寫的對象。英文之名《Migrants’ Park》一方面象徵此網站是專屬「移人」的園地,另一方面由於移工多半在台灣各地的公園(park)聚會聊天,因此希望《移人》也能成為一個讓移工開心同樂、紓解鄉愁的地方。
  • 確認
  • .
「不可小覷的動員力量」時隔三年,台灣第二個移工工會成立
台灣第二個全由外籍移工組成的工會「桃園市家庭看護工職業工會」成立了。正式成立當天,除了有許多移工前來參與,該工會也順利產生新的理、監事人選,往爭取勞動權益的路途邁進。
對新住民故事感同身受,《我在台灣你好嗎》王莉:主持時常激動掉淚
來自武漢的王莉,在接受《我在台灣你好嗎》節目訪問後,受到製作單位高度觀眾並進而成為主持人。富有藝術才能的她對節目的品質要求很高,是一位「比受訪者更投入」的主持人。
從受訪者變身主持人,陳露盼以綠葉角色「襯托」更多新住民的美麗
電視節目《我在台灣你好嗎》透過故事述說新住民來台的生活,而製作單位從過去的受訪者中選出有天份的新住民擔任節目主持人。來自中國大陸湖北省新住民陳露,就是在此機緣下接手新一季的主持棒。
從汶萊、星馬到金門,交織的身份讓洪崇凱樂於挑戰「邊緣」的人生
洪崇凱於汶萊出生,小時候與馬來西亞國籍的媽媽和台灣人父親移居到金門生活。國籍與國族認同,有時並不那麼一致,對他來說,甚至是複雜難解的。然而,他複雜的身份卻帶給自己非常獨特的價值觀。
移工、台灣志工動員環境改善 讓東協廣場重新亮起來
台中東協廣場周圍環境的髒亂讓當地居民總是搖頭,但近日,10位年輕的台灣志工動員進行一個月多的環境改善實驗計畫,包括要求做好垃圾分類、菸蒂不落地、甚至不隨地便溺等,讓廣場煥然一新。
回想兒時被問「哪裡人」的矛盾 新二代劉千萍:請從「心」認識我
身為「新二代」的劉千萍回憶起從小和家人的相處,她表示,並不是所有的新住民二代都願意接受「新二代」這個詞或是角色,因為這角色有時被賦予了期待,但也被賦予了一些刻板印象。
【專訪】一個無知的問句,讓「台印客棧」搭起台、印「了解」的橋樑
台灣人對印尼的誤解與刻板印象,刺激了Golden與Jennifer展開行動,希望能在台灣人和印尼人之間搭起一座橋梁、消除隔閡——「台印客棧Rantauer’s」便因此誕生。
培訓移工成為攝影師和新秘,她讓越籍新人用家鄉的方式迎接幸福
民國87年,來自越南義安省的黎雲英嫁入臺灣,目前在大林路開設「CANDY婚紗工作室」。未來,她希望現今婚紗工作室的部分空間將整修為越南文化館,讓對東南亞有興趣的臺人,透過親身經驗,由觀察到觸摸,探索越南深層的文化底蘊。
【專訪】自學印尼文讓溝通加分,康世肇醫師暖心守護外籍漁工健康
在宜蘭大溪行醫的康醫師表示,政府應確實執行外籍漁工的勞保職災給付,並針對外籍漁工與船長、船主加強宣導職業安全觀念,降低職業災害的頻率。
來自印尼多巴湖畔的勇敢女性:「19年前,孩子曾嫌棄我用手抓食物」
從孩子抗拒自己的身份,到會邀約她「一起用手吃飯吧!」一路走來,新移民燕妮深深覺得會,發生文化衝突都是因為不夠認識彼此,事實上,文化差異反而能激出美麗的花火,使這社會變得多彩又美好。
「虎面孔雀羽冠」開啟藝術節,民眾與移工歡慶印尼獨立72週年
2017年8月17日是印尼72週年獨立紀念日,8月20日這天,印尼空中大學、燦爛時光東南亞主題書店和國立臺灣博物館合作,在忠孝西路上踩街遊行,歡慶印尼72週年獨立。
她用美髮在澎湖撐起一個家:「我爸來看我後就再也沒來,因為他看不下去」
「大家可能覺得,嫁來台灣的新住民幾乎都是比較弱勢的家庭,但我們越南家的生活其實是還不錯的,所以我媽之前(來到澎湖)發現我過的是這種生活,她偷偷地哭了;我爸也曾經來看過我一次,但他回去後就再也沒來了,因為他看不下去。」
是誰在清晨四點為澎湖卸下漁獲?以船為家的東南亞勇士
居住在小島上的我們,常不經意將漁工與「犯罪」畫上等號。但大家同時卻忘了,他們也是這小島上的一份子,只是較令我們感到陌生。我們是否能夠如此一竿子打翻一艘船?
移工抗爭現場:惡法使移工背負「逃跑」惡名,撤銷逃跑遙遙無期
他們站出來讓別人看見了,那我們呢?我認為我們可以做的就是:幫助他們被看見。他們面對著不熟悉的環境、法律及語言
菲律賓戒嚴的噤聲時代:那段黑暗的歷史記憶,我們分享著相似的命運
菲律賓,一個僅隔著巴士海峽與台灣遙遙相望的國家,與我們分享著相似的戒嚴歷史,在馬可仕時代經歷了九年的黑暗時期,即使已經解除戒嚴,這段記憶仍影響著現在的菲國年輕人。
東南亞移人在新竹:這間商行不只賣印尼菜和雜貨,還提供移工聚會場所
除了賣吃的以外,「欣星商行」店裡還兼賣雜貨,並提供移工聚會的場所,雜貨的部分有日用品、香料、零食等等,店面雖不大,卻儼然像個小型百貨公司。
從卡蒂妮到《新.閃亮三姐妹》:回顧一世紀以來的印尼女權運動
我曾於2016年前往印尼南蘇門答臘的楠榜(Lampung)省踏查,當時正值開齋節(Lebaran)前後,我與印尼朋友到十幾戶親友家拜年,印尼人遇見我劈頭第一句就是問:「你是什麼宗教?」「結婚沒?」
聽東南亞移工說故事:Oliver的音樂、女孩的三個願望、Lily的設計師夢、Mandala的吉他
來自印尼的Mandala來台灣工作,是為了賺錢給媽媽治病,但媽媽卻在Mandala來台灣的第二個月離開人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