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e-Forty
發表文章數:62
One-Forty 是一個關注東南亞移工議題的新創非營利組織。2015年,在台灣的東南亞移工(外勞)數量已接近 60 萬人,平均在台灣每 40 個人就有 1 位東南亞移工,這是 One-Forty(四十分之一)的命名由來。 One-Forty 致力於培力東南亞移工,透過系列語言、商管等課程,讓他們在工作之餘,累積有用的知識技能,有助於回國後找到更好的工作或開店成功,除了改善結構性的家庭經濟與社會問題,也增進移工對於自我價值的認知,創造更好的生活。此外,One-Forty 也籌劃各式文化交流活動,搭建友善的橋樑,讓台灣人與東南亞移工有機會接觸、交流,進而同理。如此,東南亞移工能更融入台灣社會,也提昇台灣民眾的公民意識,擁有更多元完整的國際觀。
  • 確認
  • .
2018/06/08 | One-Forty
移工歌手Marichris:表演是我的生命,你將它奪走,就不是真的愛我
「我一直很忙,在工作和夢想間轉換著。我一直都很任性、有的時候會吃虧、會受傷,但我從不服輸。我是 Marichris,在夢想之前,我願意傾盡所有。」
2018/05/17 | One-Forty
在直播上搞笑、唱歌、教化妝, 她是幾十萬印尼移工的「網紅媽媽」
我的粉絲都跟我說:「媽媽,看你表演我都不會膩,我每天最期待的事情就是看妳今天又會表演什麼!」聽到這些話,我的心就感覺很溫暖啊,他們就像是我真的小孩一樣!
2018/04/20 | One-Forty
他們從何而來?直擊印尼仲介訓練所,見證一名移工的誕生
他們正在上課,要去台灣的學中文、要去新加坡的學英文、要去香港的學廣東話。於是,就這樣三個不同目的國、不同語言的學習教室,一起在這個地方發生了。
2018/04/03 | One-Forty
Millie:我不會因前雇主的性騷擾而討厭台灣,但我需要時間走出來
細細閱讀One-Forty「我是移工,也是媽媽」專題,會發現許多女性移工的夢想或許並非「遠大的抱負」,僅僅是「希望可以好好被對待」,而這樣的想望,一如每個人心裡所念,並無二致。
2018/02/27 | One-Forty
移工返鄉成洗衣店老闆娘,Wati:收入相同,但不用每天工作24小時
許多移工回到自己的家鄉後從事自雇工作(self employment),開店做小本生意。但在印尼自己開一間店究竟是個怎樣的概念?能賺到錢嗎?會成功嗎?邀請你一起來聽聽Wati的故事。
2018/02/14 | One-Forty
用一次剪髮的時間,交換他們來台灣的故事
一群台灣髮型設計師們為十位菲律賓移工設計適合他們的髮型,希望透過義剪行動付出關心並關注不同的社會議題,幫助社會中需要關懷的人們減清煩惱絲,讓善意發生在社會的每個角落。
2018/02/06 | One-Forty
海外工作兩年婚姻破碎,來台九年後,Lilis蓋了屬於自己真正的家
為了支付女兒的學費,Lilis 去新加坡工作兩年回來後,發現想好好守護的家庭,卻因為先生的外遇而破碎了。而後在台灣工作九年,Lilis 靠著自己的力量,買地、蓋房、整修,而有了一個真正屬於自己的家。
2018/01/24 | One-Forty
在美之前,無關性別——直擊菲律賓移工選美比賽
這群熱血的菲律賓移工在工作之餘,搞定了網路宣傳和報名、請來攝影師幫每個參賽者拍形象照,也敲定了場地、贊助廠商和當天的表演嘉賓。他們真的在這天,把菲律賓人熱愛的選美比賽搬到台灣。
2017/12/27 | One-Forty
移工Ainy:這次我不用搪塞孩子,是真的要回印尼了
來自印尼的艾妮來台灣工作數年,經歷不好的雇主、和我前夫離婚。但她的努力和勇敢,為她在台的工作期間添加了精彩。她和筆者分享,經過數年,過去總和孩子說自己快回家了,如今這個夢想成真了。
2017/12/19 | One-Forty
回印尼念大學讀護理,移工Lia下個夢想是去日本當專業護士
不同於多數我們所遇見的返鄉移工 Lia 和一般典型的印尼鄉村女孩有點不同。現在回到印尼讀大學的學費和生活費,全都是用她自己在台灣工作這段期間的儲蓄。
2017/11/28 | One-Forty
走出和其他移工不同的路,安娜:老的時候,我會記得自己多勇敢
曾來台工作的印尼移工安娜想再來台灣讀書,並幫助更多印尼人,申請研究所卻處處碰壁。一般人到這一步,可能就想回去印尼,或選擇結婚。而她,決定再給自己兩年到處走走、試試各種可能。
2017/11/25 | One-Forty
回國移工Rina:國中畢業後離家工作十年,現在我開自己的雜貨店
如果開咖啡廳是台灣人的小確幸,那麼對印尼人來說,「開雜貨店」或許就是他們的確幸。初中畢業就離家工作的Rina,十年後終於完成了這個心願。這裡有她在台工作的印記,及她回到印尼後,用心生活的證明。
2017/09/11 | One-Forty
專訪回國移工Aya:直覺告訴我台灣可給我想要的未來
這次我要回印尼結婚的時候,我的老闆全家人請我吃火鍋,親戚小孩都出現了,很捨不得我,我的老闆一直叫我回印尼趕快生小孩傳照片給他看。
2017/09/06 | One-Forty
專訪回國移工安娜:我想再次回台灣,不是做看護而是成為研究生
我是安娜,在台灣工作了六年,現在已經回到印尼東爪哇的家,給自己一些時間休息,也想想下一步要做些什麼。
2017/08/08 | One-Forty
印尼移工在阿拉伯:我每天睡四個小時,摺一座山的衣服
「回憶當時,真的非常難過阿,所以把小孩帶回父母親住的鄉下,自己再偷偷地離開,一方面孩子能有依靠,一方面也比較好欺騙自己。」
2017/08/03 | One-Forty
她曾是香港移工,現已幫助超過一千名印尼學生重新接受教育
終於實現成為老師的夢想,Heni對自己有了交代,但也發現自己的影響力在學校是如此有限。「我想要幫助更多人,尤其是農村中貧窮家庭的小孩。」
2017/07/20 | One-Forty
印尼移工Ainy : 只要我們在對的一方,一定會有人幫助我們
我從印尼來面試時說的到底對不對?為什麼現在會變成這樣?雇主也開始不讓我用手機、不讓我自己拿自己的薪水、也不讓我跟印尼的朋友聯繫,那種怪異的感覺越來越強烈。
2017/07/12 | One-Forty
印尼移工Alin:上大學是我的夢,而我在台灣工作讓弟弟實現這個夢
我很以我弟弟為榮,看著他因為我辛苦在台灣賺的錢而能夠去上大學,而且還很聰明在大學拿到最好的分數,申請到獎學金去泰國留學就研究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