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時事

  • 確認
  • .
2016/08/28 | Jesse
「侮辱王室」入獄八年 紅衫軍運動者達拉尼獲釋
隨著泰國國王蒲美蓬已高齡88歲,泰國國內因為反獨裁的勢力以及王室與軍政府的勢力的對峙,仍然擾動著泰國社會。
2016/08/28 | Jesse
菲律賓激進組織劫獄 23名囚犯脫逃
菲律賓總統杜特蒂在6月上任時曾宣誓將會與兩個主要的穆斯林反抗組織尋求和平,儘管如此,他仍然派出部隊攻擊幾個武裝組織。
2016/08/26 | Shih Yuan
響應新南向 教育部增獎學金吸引東協、印度學生
陳良基表示,東協國家目前在台學生約有28,000人,而教部期望每年人數成長幅度能達到20%,在2019年將人數提升至58,000人。為此,教育部將擴增台灣獎學金、華語文獎學金等若干補助項目。
歐蘭德訪越前夕 河內籲法國介入南海爭端以維持和平
歐盟在亞太地區的戰略地位能見度並不高,但法國卻積極維持在此區域的利益,不但供應了亞洲國家國防設備,也透過和個別國家簽訂的各種協議和條約,在該區域形成「戰略夥伴」網路;同時也積極和馬來西亞及紐西蘭發展戰略合作關係。
防2015年霾害重演 :印尼展開撲滅林火計劃 馬、新齊籲合作
為避免2015年霾害重演,印尼國家災害管理局近日已調動機隊在印尼六個林火熱點,投擲水彈以及執行人工降雨。該局表示,8月至10月通常易發生林火,尤其以9月來到最高峰,因此目前集中關注最易起火的區域,包括加里曼丹西部以及廖內。
邀請前聯國秘書長加入 翁山蘇姬盼借安南力解決「羅興亞」問題
緬甸政府日前設立了由聯合國前秘書長安南帶領的諮詢委員會,希望可以找出永續解決境內羅興亞族的方法。而該委員會也是緬甸首次邀請國外人士對於緬甸境內的問題給予見解。
2016/08/24 | 讀者投書
翁山蘇姬訪華是「親陸遠美」?言過其實了
翁山蘇姬選擇大陸為首訪之地,只是陸緬雙方各取所需,而所謂的「胞波之情」——至少到目前為止——雙方尚未建立。至於翁山蘇姬訪華代表其「親陸遠美」,更是言過其實了。
李顯龍新加坡國慶演說 揭示族群問題挑戰
新加坡總理李顯龍21日於國慶集會中談及國內民族和諧的重要性,以預防恐怖攻擊及其他危機發生的可能。同時,亦宣布了內閣人事變動與未來政府修憲方向,以為2020年後的繼承事宜鋪路,揭示了目前新加坡所面臨的族群問題以及國際挑戰。
2016/08/24 | 鄭昭賢
1980年,我走進泰柬邊界的華人難民營
「清教徒式的偏執和狂熱」和「偏激的集體主義」為柬埔寨帶來了災害,使安份守己的柬埔寨華人上演一幕又一幕的悲劇。
2016/08/23 | 精選書摘
向仰光自由鬥士致敬:他是「阿偉」,是凡夫俗子卻成為對抗國家的小彈弓手
數以萬計的僧侶湧上街頭。由於他們身上袈裟的顏色,觀察家稱之為番紅花革命。他們主導的示威遊行持續了一星期,規模越來越大,越來越多平民加入,直到安全部隊血腥鎮壓。
印尼部長因持有美國籍遭撤換 引發政壇論辯
達哈爾是個政治素人,是在上個月底被佐科威延攬入閣的民間人士之一。整起爭議源自於上週,當地媒體報導達哈爾在擔任美國德州石化公司Petroneering執行長期間,向美國政府申請歸化,然而卻沒有放棄印尼國籍。而印尼並不承認雙重國籍。
2016/08/21 | Shih Yuan
任內最後亞洲出訪 歐巴馬將成美首位訪寮總統
在南海議題中,東協各國的態度不一,致使今年7月的東協外交部長會議後,最終因寮國及柬埔寨杯葛,而未能對南海仲裁發出共同聲明。由於寮、柬傳統上親中,一直以來都是華盛頓積極拉攏的對象。
2016/08/21 | 精選書摘
她在納吉斯颱風重創後前往緬甸,看見民怨化為動力的公民運動正在興起
這就是我接到的命令。無論是在緬甸國內或國外,那時經常有人說,所有地下運動都已遭到鎮壓而瓦解。但我看到的是一種精神,一股渴望自由的熱切衝動,以及許多苦中作樂的幽默語言。
2016/08/19 | TNL香港編輯
聯合國批菲國總統掃毒手段嚴重違反法治,杜特蒂︰只有一千人被殺
杜特蒂競選菲律賓總統時承諾,一旦當選將「殺光全國犯罪份子」,成功當選的他正一步步實踐他「以暴易暴」的計劃。
重視發展與鄰國關係 翁山蘇姬出訪不停歇
翁山蘇姬上任後已代表緬甸官方出訪泰國和寮國等東協鄰國,除本月的中國出訪外,更計畫於下個月到紐約參加聯合國大會,並順道訪問華府。緊接著又將前往越南參加區域會議,並進行官方訪問,行程可說是緊鑼密鼓。
新南向借鏡:日本企業如何以在地化策略打進東協市場?
「在地化策略」可說是外銷商品最重要的一環,然而隨著商品性質不同,在地化策略的運用也各異,且是否所有的商品都需要在地化呢?本文將以「日本」為例深入探討。
2016/08/18 | 羊正鈺
印尼國慶日摧毀71艘中國、越南漁船,宣示「寸土不讓」
納土納群島位於中國南海九段線西南端海域附近,越南在此執法容易引發中國的敏感神經。但單純從維護漁業資源方面,來自越南的非法捕魚船才是印尼漁業部面臨的最大挑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