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時事

  • 確認
  • .
石油小國汶萊油價大跌尋求中國協助,習近平到訪建立戰略合作夥伴關係
汶萊原是英國保護國,人均國內生產毛額(GDP)仍名列世界前茅,,國土被馬來西亞包圍,長期以來經濟依賴豐富的原油儲藏。不過數年前油價大跌後,汶萊便陷入經濟衰退,原油儲備也處於長期萎縮趨勢。
【普吉島船難】翻覆致47陸客死,泰國打撈「鳳凰號」出水展開調查
7月5日下午4時30分,泰國一艘載有100多名旅客的觀光船鳳凰號發生船難,造成47名中國遊客死亡。今(19)日自45公尺的海底把船吊掛至海面,將運往船塢,徹底調查事故原因。
揭緬甸黑工悲歌後噤聲,黃明志難抵兩年良心譴責推新歌為移工發聲
黃明志表示,如果再不出來告訴大眾,會是他心中無法抹去的遺憾。他希望各地政府、人權組織和媒體可以關注馬來西亞的非法勞工議題,也期望大馬新政府可以關注這些不肖業者的所做所為。
2018/11/19 | 精選轉載
誰的東協廣場:東西變貴、限制變多,這真的是服務移工及新移民的空間嗎?
對移工來說,在一個可以輕鬆席地聚會、吃到母國食物、買到各式家鄉產品的第一廣場,並無復興與否的問題,更不需要一條親水廊道,或是更名為東協廣場,來吸引中市府強調的好處。
砍伐東南亞紅毛猩猩棲息地植棕櫚樹,Oreo製造商成綠色和平抗議目標
2015年至2017年期間,印尼有將近2萬5千公頃紅毛猩猩棲息地和7萬公頃熱帶雨林遭破壞,而這些棕櫚油業者名單,是交叉參考億茲國際與其他品牌公布的供應鏈名單資訊得來。
習近平下週訪菲律賓,外界關注中菲是否簽署油氣共同探勘
習近平曾於2015年前來馬尼拉參加亞太經濟合作會議(APEC)領袖會議,但這次來訪,將是2005年以來,再次有中國國家主席對菲進行國是訪問。上一次是2005年4月,當時是由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對菲進行國是訪問。
【東協峰會閉幕】 回應中美在東南亞對抗,李顯龍強調團結創新及經濟整合
李顯龍指出,美國總統川普主政後,改變美國昔日較為慷慨的作法,採取「交易導向」外交政策,亞洲國家正在努力適應中。他說到:「當每個人都在同一邊的時候,比較容易不選邊站。」
2018/11/16 | 精選轉載
從刮目相看的菲律賓公共媒體發展,反觀台灣電視歷史走得真是錯誤離譜
現任總統杜特蒂的故鄉達沃市,是該政治人物政績的依據,也是當選的重要基石。可推想,近年來大堡市會是一個治理範例,展示全球。簡短到訪,見識到一些有助公共傳播的迥異發展狀態。
東南亞移工用血汗成為台灣社會底層的建設者,卻處處面臨安全隱憂
移工是臺灣社會最底層的建設者,他們用自己的血汗來換取收入,來推動臺灣基層産業的發展,他們的人身安全無疑是一個很重要的問題。
菲國開始整治艾尼島,杜特蒂警告:妥善保護它以免面臨封島命運
過了半年的整頓,長灘島終於在10月26日作了第一階段的開放。菲政府也開始整頓艾尼島,並考慮限制造訪艾尼鎮的遊客人數,以免重蹈長灘島觀光客爆滿、環境及旅遊品質惡化的覆轍。
癒合菲美大屠殺歷史傷痕,美歸還百年前奪走的古鐘予菲律賓
1901年,美軍遭菲律賓巴朗吉佳鎮民突襲後,下令屠殺鎮上所有10歲以上男子,約有2000名菲人因此喪生,美軍也帶走3座大鐘作為戰利品。為癒合這段歷史傷痕,美國政府宣布歸還117年前奪走的古鐘。
為養家打泰拳,13歲選手遭重拳暴擊戰死擂台
泰國13歲泰拳選手阿努查在一場慈善拳賽被打死,不僅引發社會震驚與公憤,也再次掀起應禁止兒童參加殘忍的泰拳比賽的爭論。
【一馬案】國庫遭侵吞45億美元,馬哈迪怒斥:高盛欺騙了馬來西亞
美國司法部表示,一馬公司約45億美元遭侵吞,包括高盛協助一馬在2009年至2014年籌募的資金。對此,馬來西亞總理馬哈迪怒斥高盛集團「欺騙」了馬來西亞。
面具下的眼淚:即使雅加達下了禁令,印尼猴子街頭賣藝仍猖獗
雖然雅加達已實施「面具猴」禁令,但仍有若干人鋌而走險重操舊業,當局卻很難逮到這些人。雅加達動物援救網絡敦促印尼政府應在2020年前,在全國全面實施「面具猴」禁令,建議從萬隆推行先導計畫。
未婚夫於獅航空難喪生,印尼女子獨自拍攝婚紗完成老公遺願
印尼女子瑛坦的未婚夫里歐於印尼獅航空難中不幸罹難,她依然披上婚紗獨自拍攝婚紗。瑛坦的婚紗照上傳臉書感動許多人,網友安慰瑛坦勇敢活下去,不要讓天上的老公擔心。
恐懼返鄉、擔心被強行遣返,羅興亞人紛紛逃離孟加拉難民營
緬甸羅興亞人的返鄉計畫已在難民營引發恐慌,首批獲安排遣返的羅興亞人,已有若干家庭逃離難民營。
馬來西亞政府決意廢死引反彈,網友卻一面倒呼籲學習新加坡
近日馬來西亞對於廢死引發熱烈討論,網友近乎一面倒地「讚揚」新加坡,呼籲希盟政府學習,別對人民的反對廢死的聲浪「充耳不聞」。
東協廣場的樂與愁:曾只是綜合娛樂性大樓,如今是照應和滿足移工的避風港
手邊一罐啤酒一杯飲料,就是一個下午戴著耳機低著頭滑手機,他們木然的或左看或右看,手指在銀幕的鍵盤上跳動,出現的文字是一串又一串的鄉愁。一再被壓縮的空間如同移工的愁緒只能藏在心底,被忽視的一個群體,被忽視的感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