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觀察

  • 確認
  • .
2017/05/29 | 張瀞心
「在越生活妙事多」問卷總整理:是什麼越南奇特食物會讓你內心尖叫?
在檸檬沒有用得淋漓盡致的台灣,永遠也想不到檸檬+胡椒鹽的滋味,竟能夠與海鮮的鮮甜搭配地天衣無縫。
2017/05/29 | 精選轉載
【影片】阿嬤、紅包、菊花,這些台語不翻譯泰國人也能懂?
由泰國華人波波和台灣人哲哲組成的เจ๋อโบ กวนจีน,透過輕鬆的影片介紹中文和台語
自IS成立後新一輪恐怖主義席捲全球,包括位於東南亞的印尼
2009年至2013年之間,印尼幾乎沒出現有規模的恐怖主義行動。但IS在中東地區宣告成立後,新一輪恐怖主義威脅席捲全球,包括印尼。
2017/05/26 | Nina
印尼齋戒月你該知道的事(一):齋戒的意義、用餐文化、開齋食品和購物
如果已經在印尼經商,即將在5月27日開始的齋戒月,你準備好了嗎?
2017/05/26 | 吳象元
菲裔美國記者寫下《我家的奴隸》 揭露一段不為人知的家族往事
「我為此感到羞恥,包括我在這件事上不加阻止的做法。我難道不是也吃了她做的飯,穿了她洗完熨好掛在衣櫥裡的衣服?但是如果失去她,對我的生活的打擊又太大了。」
2017/05/25 | 陳彥霖
婚姻平權釋憲成功!專訪台泰同性伴侶:我們也有結婚的權利
跨國同性伴侶的故事與異性沒有太大差別,仍舊要面對遠距離戀愛的相互支持與信任,財務及生涯規劃等,只是,來自社會及家人的理解支持,仍舊是婚姻平權立法後,持續面對的課題。
2017/05/23 | 麥樂文
《漁場血淚》揭示的台灣跨國漁業真相:承擔底層勞動的漁工是中國及東南亞工人
《血淚漁場》揭示的跨國分工,為低端全球化(Globalization from below)提供了例證:全球化從來不僅是金融、保險和地產等高端產業間可見的資本與精英的積累與流動,事實上大部分人經歷的全球化經驗,卻是不可見的、甚至法外的跨國人口與商品的擴散與交換,大量的底層移工、移民就是表徵。
2017/05/22 | Billy Yang
緬甸的未解難題:從「翁山大橋」的命名爭議看緬甸少數民族的悲哀
翁山遭暗殺後,軍政府上臺,緬族的將軍們不旦沒有遵守《彬龍協議》,反而提出「大緬民族」主義這個單一民族政策
2017/05/22 | Lan Ying Pin
柬埔寨禁止出售母乳給美國公司:「我們雖然窮,但是沒窮到要賣自己的母乳」
一位19歲的柬埔寨媽媽Chek Srey Toy說明:「賣母乳的收入讓我有足夠的錢,為我的女兒購買其他生活用品,如果政府禁止的話,我很窮,我不知道該怎麼辦。」
2017/05/19 | 讀者投書
當主流媒體聚焦新南向經貿,這群90後大學生決定「走進/近」東南亞
近年來東南亞地區的討論度水漲船高,然而主流媒體下的報導大都聚焦在「經濟成長」和「商業模式」,為此開啟了他想了解東南亞當地年輕朋友的想法
經歷荷日殖民 印尼百歲拾荒阿公通曉多國語
馬巴28歲時被一名日本浪人帶走,他為這名日本人工作,包括煮飯、打掃。印尼獨立建國後,馬巴在印尼各地待過,經常和各種人互動,這也讓他有機會學習各種語言。
2017/05/18 | 精選轉載
剛到台灣時跟女兒一起學識字,如今她是柬埔寨語和大學中餐丙級證照講師
如今她當了三、四年講師,教銀行業和房地產業人士柬埔寨語,在大學與社大教中餐丙級證照。
東南亞各國的「衛塞節」——佛陀誕生、成道、涅槃之日
東南亞和南亞國家也是佛教徒集中的地區。從斯里蘭卡、尼泊爾到泰國、印尼、緬甸、馬來西亞等國,均將這一年一度的重要節日列為公共假日,並舉行盛大的慶典活動,包括燃放天燈、繞寺遊行、沐佛、皈依、花車遊行等。
2017/05/17 | 陳娉婷
【附相片集】菲傭攝影師拍下香港「孤獨」的一面:「這是我的內心倒影」
菲傭Leeh Ann Hidalgo為了養家,甘願放棄教職來港做女傭,但到埗後,她受盡歧視、失去自由,至重拾攝影後,她才找到渠道抒發情緒,拍攝的對象大多是在香港孤獨的身影。
2017/05/15 | 讀者投書
婆家、娘家二選一?新加坡的母親節可是體驗雙倍愛的好機會
記得幾個禮拜前,台灣的好友就在臉書上抱怨母親節不知道到底該陪誰。我聽到的新加坡狀況比較不一樣,一般來說如果不是小家庭自己慶祝,就很可能是大的家庭聚會,雙方家庭,不管是娘家還是婆家,一起過節。
2017/05/12 | 鄭昭賢
當年越南船民抵達加蘭島外,不惜放火鑿沉木船只求印尼政府收容
館長告訴我,島上曾關過25萬名來自印支半島的船民,開始時我有點不相信,以為他是說2萬5千人。他重申道,是25萬人,不是2、3萬人。這令我震驚。
2017/05/11 | Klook客路
吃過世界第一家米其林星泰國餐廳嗎?到曼谷別錯過這六間美食
對很多極度熱愛旅泰的人來說,泰國美食小至街頭攤販、大至星級餐廳,無處不遍布。
2017/05/09 | Billy Yang
緬甸末代皇族的哀愁:當與世無爭迪博王遇上剽悍皇后蘇柏雅萊
「自英國人攻入皇宮的那一天,我們失去了我們的身份,如今世事變遷,我們希望成為進步中的緬甸的一部分,也希望緬甸人民能夠更認識到皇室的歷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