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觀察

  • 確認
  • .
2016/08/31 | Isaac Yong
大馬遊子心裡話:或許我是用「不愛國」的方式,愛著我的國家
有時在想,倘若回去了,真的可以有所謂的「貢獻」?的確,沒有嘗試,誰也說不準。不過,我也看到有些在國外努力認真發展的馬來西亞人,很驕傲地承認他們的馬來西亞人身份。我想,這不也是他們的「愛國」方式及表現嗎?
2016/08/31 | 吳象元
一張得來不易的海報:好萊塢電影海報設計大師操刀《再見瓦城》
Akiko Stehrenberger父親是日本人、母親是台灣人,從小家人移民至美國長大,是好萊塢許多電影海報的幕後功臣,曾操刀《雲端情人》(Her)、《戀夏500日》(500 Days of Summer)等電影海報
2016/08/31 | 鄭昭賢
1978年,我從越南船民身上思考何謂「新聞正義」
丁加奴海邊的經歷令我難忘,迫使我不得不要對那個時代的一些政治課題進一步深思。我以前深信無疑的一些觀點,以前的理想,開始動搖了。
鏡頭的凝視:從闖入福島災區拍攝的大馬攝影師身上,反思爭議從何而來?
同是紀錄福島,但姜偉龍和谷內俊文選擇詮釋攝影的「方式」和「管道」卻有所不同,而這個「不同」即是爭議引起所在。
2016/08/26 | julia
(更新)黃明志、玖壹壹MV踩宗教紅線 網友拍片指「可能讓台灣更加不安全」
影片的作者表示,自己無法認同任何的暴力、極端主義下等行為,「沒有人應該為那些原因與行為而死。」然而作者同時提醒,若想透過宗教角色的形象去傳達訊息,「你必須清楚知道自己在做甚麼和其目的,必須是在傳達一些深層的訊息或意義的。」
「手機新樂園」緬甸的Pokémon Go熱潮觀察
雖然緬甸並不在Pokémon Go的開放名單中,但位在仰光的玩家發現,該遊戲在仰光市中心已經可以正常運作,原因可能在於仰光的伺服器位於泰緬邊界,隨著泰國的發布,也意外讓鄰國緬甸玩家能玩到遊戲。
2016/08/25 | 鄭昭賢
勞動的日子:訪武夷山國營農場的印尼「歸難僑」
中國於1966年10月,在福建省北部偏僻荒涼的山區,闢建了武夷山華僑農場,計劃收留10,000名在東南亞排華浪潮中遭遇不幸的海外華人。回到中國後,這些印尼華人的生活是怎樣呢?他們的命運是如何呢?
邀請前聯國秘書長加入 翁山蘇姬盼借安南力解決「羅興亞」問題
緬甸政府日前設立了由聯合國前秘書長安南帶領的諮詢委員會,希望可以找出永續解決境內羅興亞族的方法。而該委員會也是緬甸首次邀請國外人士對於緬甸境內的問題給予見解。
2016/08/24 | 勞工影展
【青貧世代】溫柔的力量:關於全球移工的三部影片
關於移工故事的《快跑三十六小時》,場景地點不再是遠方的國度,而是發生在我們所身處的台灣這塊土地。根據統計,今年在台工作的東南亞移工人數即將突破60萬,這麼一群人,他們權益卻一直不是執政者與主流民眾所關注的重點。
2016/08/24 | 讀者投書
舊殖民「衣」戀:當紅色拿破崙穿上越南師傅的訂製西服
一般人不會把西裝跟越南連結起來,但高明西服卻是外國遊客到越南會去的地方。在越南時我一件衣服都沒去訂做,當時不懂滿街洋人這麼愛做裳,買不就得了,10年後終於恍悟,那是濃厚懷舊殖民風情的「衣」戀。
2016/08/22 | Shih Yuan
MV外流片段遭控褻瀆宗教 歌手黃明志返馬被逮捕
事件爭議起自黃明志與玖壹壹合作新歌《Oh My God》的外流MV片段,裡面出現四名裝扮成道士、唐僧、耶穌及阿拉伯人的男子,並以各宗教建築為背景載歌載舞,引發馬國部份不滿者向警方報案。
2016/08/22 | 鄭昭賢
夢回紅高棉:柬埔寨華人的波布「社會主義實踐」記憶
暹粒中山學校女教師郭如珠的父親郭騰,以生動的語言講述他所經歷過的波爾布特瘋狂時代。他說,波爾布特政權強迫老百姓下鄉勞動改造,強行把柬埔寨推進無貨幣的原始公社社會。
新南向借鏡:日本企業如何以在地化策略打進東協市場?
「在地化策略」可說是外銷商品最重要的一環,然而隨著商品性質不同,在地化策略的運用也各異,且是否所有的商品都需要在地化呢?本文將以「日本」為例深入探討。
不在開放名單內的緬甸,為何也成為Pokémon Go玩家的抓怪聖地?
風靡全球的寶可夢遊戲(Pokémon Go)於早前正式登陸東南亞國家,包括泰國、越南和柬埔寨等。然而,不在官方名單內的緬甸,卻被玩家發現可以下載該遊戲,於是仰光也開始成為寶可夢大師們的抓怪聖地。
2016/08/17 | 暗黑手帳
【王墨林專欄】「返身南島」的亞洲行動藝術
我們在「返身南島」的藝術行動中,看到亞洲藝術家雖是表現個別的自體,相互之間卻毫無疏隔地自然形成一個觀念共同體,在身體動能上注滿的都是抵抗,他們的行為藝術實為當代亞洲建立了身體姿態的文化檔案系列。
印尼官員:LGBT平權運動在印尼「沒有存在的空間」
今年1月,在一份伊斯蘭報紙發布「同性戀是嚴重威脅」的社論之後,印尼高等教育部長隨即表明,提供大學性少數族群諮商的校園團體「不符合印尼社會的道德與價值」。接下來幾週,包括部分伊斯蘭組織及相關人士發聲後,印尼的LGBT社群開始遭受前所未有的打壓。
2016/08/15 | One-Forty
如何才能不辜負故事的主人?以「真誠」聆聽那些被隱藏的60萬移工
那晚看見灰色橋墩下的灰色棉襖,以及在灰色棉襖下的灰色容貌,我知道老伯讓我想起那些未曾被記憶的移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