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觀察

  • 確認
  • .
印尼孩童為家計輟學 490萬人被迫放棄學業
儘管印尼實施九年義務教育,仍有不少貧童輟學,在街頭賺取一天25至50塊台幣的外快。
2016/07/23 | 當今大馬
時代的矛盾:新加坡華文文學與精英化國族主義間的微妙互動
新加坡目前奉行的現代化─精英化正跟新華文學產生矛盾,因新華文學不斷強調需要跟過往的記憶接軌,執著于延續傳統。換句話說,作為奉行公民國族主義新加坡的現代化─精英化,讓新華文化與文學不但不佔優勢,反而處於一種微妙的位置與處境。
2016/07/22 | 鄭昭賢
那可是鄭和收購象牙之處:大馬麻坡的海角行,尋找一段古代海戰戰場的故事
1511年,葡萄牙以武力攻佔馬六甲,蘇丹逃到麻坡,策劃反攻。於是,在麻河口和附近的馬六甲海峽海域,爆發多場劇烈的葡馬海戰。為尋找麻坡歷史的蛛絲馬跡,來到位於麻河口北面約4 英里的麻坡象牙海角——丹戎牙龍,此處被認為是鄭和收購象牙之地。
2016/07/22 | 當今大馬
從肉包到豬肉沙爹:淺談印尼華人的美食
一直以來,華人雖然是印尼的少數族群,但卻在經濟發展上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此外,華人的一些美食不僅深受土著喜愛,也給當地飲食文化帶來一定的影響。
2016/07/22 | 珮姬
「不夠現實」的《逆光少女》:不是金錢也不是床鋪,而是讓她感受到自己「活著」
金錢是很好用的東西,它能創造廣闊的生存空間和發展高度,但也同時容易限縮內在自由。一旦著迷於追求更高端的物質形象,反而變得沒有時間和自己以及重要的他人對話。我們又怎麼能確信這樣的人生相對於布蘭卡或任何一個人,是更加自由和富裕的呢?
2016/07/20 | DD
前往「越南版惡魔島」:昆島,過往的人間「煉獄」現在的旅遊「天堂」
越南島嶼很多,知名的有像越南人自己也愛去、熱門程度堪稱「越南墾丁」的富國島,但是這次我要介紹的島—「昆島」(Côn Đảo; 也稱崑崙島),我稱之為「越南版惡魔島」,你問跟跟舊金山惡魔島 (Alcatraz; 阿爾卡特拉斯島)有什麼關係嗎?
直擊印尼開齋節,時光好似回到小時候那充滿年味的農曆新年
這幾年,台灣的農曆年的年味不如往年濃厚,沒想到這天,距離台灣上千公里的印尼,我再次感受到了。
【圖輯】花博慶開齋節:印尼女星壓軸登場 午後雨仍不熄民眾熱情
全台灣的穆斯林總共有23萬人,其中又以印尼人居多,台北市政府邀請印尼明星與表演團體,擠滿活動會場。
2016/07/11 | 吳象元
穆斯林慶開齋節的第一個週日 北車中庭湧入五萬人
10日是穆斯林慶開齋節後的第一個週日,台北車站湧入5萬名歡慶開齋的穆斯林,許多人都是離鄉背井來台工作的移工,趁此機會和朋友相聚,並帶著家鄉菜彼此分享。
2016/07/11 | DD
戶戶緊緊相連還兩房共用牆壁,有沒有越南房子都很高窄的八卦?
有次旅遊,熱情的越南朋友邀請我們留宿,貼心想幫我們省下幾天旅館錢,我們感激地答應之後,他突然想起什麼吞吞吐吐地起來,欲言又止,我們就問他怎麼了?
死亡不代表告別:印尼這群人藉著和遺體相伴,以榮耀他們對先人的愛
療癒傷慟最好的辦法是時間,我們為何不能跟托拉查人一樣,給自己多些時間,依照傷慟自身的步調走完這段歷程呢?
2016/07/08 | 精選書摘
離開緬甸時,在大金塔聽到的那句話仍在我腦海打轉:「我的腳都髒了,好一個落後國家!」
「什麼耶穌跳芭蕾!正確的念法應該是chei-zu tin-bar-te,中文念起來很像:耶俗點把淚~就是緬甸話的『謝謝你』啦!」
東南亞國旗的故事(三):緬甸、印尼、汶萊、菲律賓、東帝汶
國旗不只是一種象徵,更承載著設計者對於這個國家民族的認知、期許,抑或是當時特殊的時空背景。作者將透過一系列三篇文章,為各位一一介紹東南亞11國的國旗(東協國家+東帝汶),以及其背後所代表的意思,希望能讓讀者們更加瞭解東南亞各國。
【圖輯】祝開齋節快樂!印尼移民工台北、台中虔誠敬拜,歡慶一年中最重要的節日
7月6日是今年度的伊斯蘭教開齋節,對全台灣20多萬印尼移工、新移民族群來說,是一年中最重要的節日。
2016/07/06 | 小逸
炎炎夏日沒胃口嗎?芒果飯、涼拌青木瓜兩道泰國清爽料理簡單做
芒果飯(芒果糯米飯)是泰國常見的點心,不少人去泰國旅遊的時候應該都有看過吃過。
東南亞國旗的故事(一):越南、寮國、柬埔寨
國旗不只是一種象徵,更承載著設計者對於這個國家民族的認知、期許,抑或是當時特殊的時空背景。作者將透過一系列三篇文章,為各位一一介紹東南亞11國的國旗(東協國家+東帝汶),以及其背後所代表的意思,希望能讓讀者們更加瞭解東南亞各國。
一只紅色行李箱代表漂流千里的移工:她從菲律賓來到義大利幫傭,遇到未來另一半就此落地深根
菲律賓獨立製片導演Richard Soriano Legaspi,於亞洲電影學院畢業後,獲選為2013年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IDEE(University of Ideas)駐村藝術家之一。駐村計畫結束後,他持續往返義大利,完成紀錄片《漂流千里的紅色行李箱》,訴說兩代菲律賓移民女性漂泊千里,在異鄉落腳的故事。
每個故事都需要「第三人視角」:一位小男孩到離家千里的雅加達,才意識到自己是「黑人」
所有的寫作開始的原點都在「我」這個人身上──我看到了什麼、經歷了什麼、我想寫什麼、或我要做什麼,可是這個我,永遠有盲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