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觀察

  • 確認
  • .
2018/12/03 | 精選轉載
為什麼要到柬埔寨偏鄉教兒童攝影?
8年拜訪的村落距離暹粒市約2個半小時車程,鄰近泰國邊境。今年該村莊才第一次有了生活用電,目前仍然無乾淨飲用水。由於缺乏工作機會,村中每人平均月收入低於3000台幣,因此村裡只看的見老人與小孩。
2018/11/30 | 吳象元
在印尼江湖中練功的台灣女子:原本說好在印尼「只待一年」,結果轉眼就是十多年
「我希望他們維繫一份對台灣的感情,因此常分享很多關於台灣的人事物,也曾想把他們教成台灣人,但後來發現這只是我的想像,因為最多也只有一半,畢竟印尼是他們成長的地方,他們的連結也在這。」
2018/11/29 | 讀者投書
法國留下的歐風建築如外星人的家?見證金邊興衰的「新高棉建築」
但在金邊待一陣子,就會發現這個城市充滿美麗的建築,不負「東方的小巴黎」的美名。除了法國殖民時代留下的歐風建築,還有許多風格相當奇特、大量運用幾何圖形元素的「新高棉建築(New Khmer Architecture)」
2018/11/28 | Nina
 商務印尼語看這裡(下):想在印尼搞定人際關係,見面禮節很重要
印尼人天生熱情和善,臉上常帶著笑容也常對他人問好。在印尼生活、工作或生意往來,個性活潑、嘴巴甜、懂得聊天,是建立良好人際關係的關鍵因素。記住一些打招呼的基本句子是開創對話的第一步,一起來看看有哪些基本問候的實用例句。
移工記憶中的味道:台北車站印尼街的族裔地景
印尼街藏身於台北車站東三門附近,是一條匯聚了印尼風餐廳、日用品店、美容院和書攤的50公尺小巷,因為地勢下凹形成與外界隔絕的異國小社會。比起其他地區,印尼街更能吸引移工的原因在於多了店家的中介。此處的老闆因為來台灣較久的關係,逐漸成為年輕移工的指引及撫慰。
風靡雅加達一甲子的羊肉炒飯,炒出了幾代印尼人的共同記憶
「檳榔園羊肉炒飯」成立於1958年,是雅加達夜市美食的傳奇。讓人印象最深刻的是攤子上比部隊大炒鍋還大的鍋子,以及受當地人喜愛的羊肉炒飯,因為它炒出了幾代人的共同記憶。
【影片】泰國人的高鐵初體驗:搭乘感覺舒服,像坐在棉花糖上
外國人來到台灣該如何搭乘高鐵?對第一次搭乘台灣高鐵的泰國人波波有什麼心得呢?
熱帶雅加達罕見下起冰雹,印尼氣象局:季節交換的正常現象
雅加達在2014年和去年也曾出現過下冰雹的情形,當局也提醒民眾,冰雹比普通降雨更危險,尤其對從事戶外活動或是正在駕駛交通工具的人們,會因此降低能見度。
2018/11/23 | Nina
商務印尼語看這裡(上):不管出差或旅遊,讓你在印尼搭車、點餐、購物無障礙
印尼是東協國家裡最大經濟體,這兩三年外資紛紛赴印尼投資、參展、尋找合作夥伴、開設公司等,如果能先了解印尼文化和略懂點基礎印尼文,相信對商務發展或了解市場能有莫大的幫助。 
2018/11/22 | 女子@清邁
你不知道的泰國水燈節——放天燈其實根本不是傳統習俗
一則泰國地方媒體刊出的投書中提及,過去天燈的製作有一定格式,不會在未燃燒完全就落下的燈體對環境造成災害。在現代,人們只為了放天燈而放。「傷害地方文化的不是外籍旅客,而是我們自己。」
辦學校讓柬埔寨孩子學日文是「新殖民主義」嗎?
在這所謂「全球化」的時代,我們卻缺乏清楚的方針規範什麼樣的介入才不算侵犯到國家的主權,而什麼樣的袖手旁觀又其實是助長分歧和衝突。
用16種語言販售紀念品的天才男孩,背後是柬埔寨貧童現況的縮影
「在柬埔寨,街上有成千上萬的孩子,他們中有許多人被迫乞討,他們的工作是讓遊客感到開心。當遊客替他們感到難過而給他們錢,但這筆錢並不會留給孩子,而是轉交給孩子的經紀人 」 
謝絕執掌大馬羽球隊,前中國國家隊總教練李永波改行「賣榴槤」
馬國羽總曾聯繫李永波,商討出任教練總監的可能性,但被李永波拒絕。不當教練、總監,卻千里迢迢飛去吉隆坡,難道真的只是去吃喝玩樂?結果是,李永波不當羽球王,要進軍水果業,改行賣貓山王了。
2018/11/20 | 楊俊業 博士
解讀泰國數字文化:除了「555」,你還知道泰國哪些數字密碼?
若想要與泰人取得良好的交際效果或從事商業交易,實則對泰國的數字文化必須有所瞭解,試著選擇那些泰人認為吉祥或幸運的數字,迎合泰人趨吉避凶與投其所好的心態,如此較易達成廣結善緣與商貿往來的目的。
印尼時間膠囊紀念碑承載下一代夢想,佐科威:象徵復仇者聯盟精神
巴布亞省(Papua)時間膠囊紀念碑落成,外型極具未來感,總統佐科威將其比喻電影「復仇者聯盟」的總部,也希望印尼兒女受到啟發,擁有復仇者聯盟具有的靈魂和精神。
2018/11/19 | 精選書摘
作家黃錦樹談馬來西亞華文課:應多讀〈卓還來殉難記〉這樣的文章
「卓還來安葬之後一年半,南京的總統府大門插上了五星旗。此後,卓還來從集體的歷史記憶中,被刪除。在隨後幾十年的時光裡,他的子女不敢提及這個為中華民國犧牲了的父親,他的妻子不敢去上墳。烈士還是叛徒,榮耀還是恥辱,往往 看城裡頭最高的那棟建築頂上插的是什麼旗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