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移民在台

  • 確認
  • .
2018/11/06 | 精選書摘
「都是白色,全部沒有了」機器抬起的瞬間,她看到的是自己被壓碎的右手
和解書上,白紙黑字赫然寫著:「發生意外,產生所有醫療費用由公司支付,並拿出誠意協助申請勞保傷病給付,及口頭上已告知主治醫師盡量協助我們,通知我們捐贈腳、手指接回手術的手續。雇主拿出十萬元慰問金,達成和解,此立和解證明書。」
2018/10/18 | One-Forty
菲籍移工兼服裝設計師Mark:若沒人幫我們的女孩打扮,就讓我來吧
2015年菲律賓獨立紀念日,台中舉辦了一場走秀比賽,菲籍移工Mark得知朋友參賽卻沒錢買服裝,他便自告奮勇協助製作服裝,未料他的作品一次贏得兩個獎項。從此以後,Mark重拾了自己和藝術的連結。
來自越南單親媽媽的故事:疼我的先生過世後,我發誓讓孩子過得比其他小孩開心
和丈夫結婚第十年,我終於懷了我們的孩子,但隨著好消息到來,不知是否上天嫉妒我如此美好的生活,給了我們致命的一擊,那年我先生也患上了絕症。不久之後,孩子未來得及與他見上一面,他就這樣被神明帶走了。
2018/12/22 | 蔡歐趴
「在台印尼媽媽」殺人案的反思:面對新住民不該報喜不報憂,或假裝看不到衝突
同樣是新住民家庭,筆者比該新聞慘況幸運得多。或許應當感謝家父與奶奶,從來未曾因家母的來處產生鄙夷的情愫,而是以「一家人」生活為目標共同奮鬥。
印尼外籍老師在台甘苦談:如果重新選擇,我還是會選擇到台灣求學
如果重新選擇,我還是會選擇到台灣求學。如果未來我畢業了,我希望台灣政府能讓我留在台灣繼續工作,在這兒效勞,因為我喜歡這裡的人事物,雖然這裡的天氣很熱,但也比不上台灣人的熱情。
2019/01/18 | One-Forty
回鄉移工Vivi:我照顧阿公、他教我打麻將,還送我一副牌當離別贈禮
印尼移工Vivi回家已經兩年多,今年五月的田野調查,我們終於實現承諾,飛到印尼蘇門答臘島的楠榜,抵達距離市區車程約三小時的,Vivi 的家。
是YouTuber也是越南語老師,27歲新住民阮秋姮將主持國慶大典
阮秋姮和先生John也有個名為「Hang TV - 越南夯台灣」的頻道,內容主要是透過輕鬆的影片,分享台越之間的文化觀察和語言教學,內容包括:越南國慶晚宴、越南婚禮紀錄、胡志明小旅行等
2018/12/17 | One-Forty
放棄「大學夢」的印尼移工Yusni:來台9年,我怕回去後變成自己國家的陌生人
花了1/3的人生在台灣,即將回印尼的她感慨地說:「我好像有一點忘記我在印尼怎麼過的,哈哈!我有點怕回去會變得不習慣,或是在自己的國家變陌生人。」
雲林紡織老闆性侵移工,法官:普世人權的保障不該只是口號
「我25歲沒有結婚,想來台灣工作、賺錢寄回越南,寄錢回家給爸媽,爸媽想用就可以用......。」
2018/12/05 | One-Forty
返鄉印尼移工Toto:「太想老婆跟Baby了,要趕快回家」
Toto是個超級顧家的男子——責任感重、愛老婆、愛孩子,在台灣想著要趕快跟遠方的家人團圓、回印尼計劃著要給家人好的未來。如今,他實現了他的願望。
她和先生開古早味小吃店,從印尼來時最不習慣「台灣人講話像吵架一樣」
「這裡印尼人不多,但還是有加印尼料理進去,像那個印尼咖哩麵。」「像我這個麵,跟客家人的味道一樣,像控肉我是跟客家人學的,味道比較香。」
2018/10/05 | One-Forty
印尼移工Suwarni:「每個人的命運不同,我接受了,也站起來了」
那天和Suwarni的訪談結束後,我的淚水在眼眶裡轉了又轉,我問她難道想起這些回憶不難過嗎?她和緩且溫柔的告訴我:「現在已經不覺得難過了,因為這都是命,我接受了,也站起來了。」
雲林成龍村一號印尼店老闆:「將印尼文化種在台灣,蓋滿這片土地」
除了作為印尼移工與老闆的橋樑外,她也作為新住民與家庭間關係的潤滑劑。在籌組新移民表演團體時,其他新住民的老公或公婆會阻止他們參與外面的活動,害怕她們到外面學壞。
「左手高喊新南向,右手擋人婚姻」進不來又出不去,新移民配偶該何去何從?
「進不來,出不去 ─ 國籍法十九條修法」論壇提出縮減撤銷國籍的時限、假結婚收養經由家事或少年法院認定等訴求,強調新移民尚未恢復原國籍前,政府不應撤銷其國籍,使其成為無國籍人球。
2018/11/02 | 精選轉載
為什麼要跟著移工回家?我們總是以為臺灣需要的是「勞力」,沒想到來的是「人」
我們透過印尼移工的眼睛,認識了在我們土生土長的這座島上、我們卻一無所知的南方澳漁港。
元旦領唱國歌的東南亞新住民楊萬利、陳玉水如何成為「新台灣人」?
108年元旦總統府升旗典禮邀請5位「來自世界的新台灣人」擔任國歌領唱,包含「Mingalar par緬甸街」刊物計畫發起人、緬甸華僑楊萬利,以及編製「台灣-越南重要法律名詞對照表」的越南籍新住民陳玉水。
參訪越南後回台努力分享,越南新二代林稚芊走出自卑找回自信
越南新二代林稚芊起初不喜愛自己的身份,但積極且行動力十足的個性,為自己開創了人生未來的道路。她期許自己成為台灣和東南亞的橋樑,並鼓勵更多新二代能把握相關資源與機會。
2018/09/07 | 精選轉載
致失聯移工阮國非的父親:希望他身體健康、買幾頭牛,實現阮國非的生活想像
後來我知道,他是打過越戰的老兵,身上著一堆戰爭中得到的勳章,有點固執,對國家政府仍帶著期待與信任,講真的,一開始並不好溝通,跟我們也缺乏信任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