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移民在台

  • 確認
  • .
2019/03/20 | 精選轉載
我們要花多久時間,才能把東南亞來者當成同等人對待?
因為薪資相對落差,台灣人剝削東南亞人民,把剝削當成恩惠,透過外幣轉換,還嫌綽綽有餘。「因為有賺到錢」,變成了不必去檢討「相當糟糕的勞動條件」的理由。更何況,其實「也有好的僱主」,而且還有「很多不良的移工」。
2019/03/19 | One-Forty
Francia的移工心聲:我們不是奴隸,請讓台灣成為可以安全工作的國家
移工們時而直呼痛罵或哽咽其詞,看似誇張的情緒,反應著一段段離譜卻真實的故事。
用數字看東南亞新移民(下):他們都靠婚姻仲介來台?錯,自由戀愛也不少
不少東南亞移工跟本地人通婚變成新移民的例子,無論是女性居多的看護、幫傭或是男性居多的廠工、漁工,越泰印菲四國移工都遇過這樣的案例,大部份是在工作場域跟本地人日久生情而修成正果。
用數字看東南亞新移民(上):你知道台灣客家鄉鎮和印尼新移民的關聯嗎?
為何新竹縣、苗栗縣這兩個新移民人口不多的縣,若單純統計「印尼新移民」時,他們會出現在榜上呢?這與客語及印尼客家華人有關。
立委揭育達科大外籍生淪黑工,菲學生:「為實踐夢想卻成了奴隸」
教育部對此事件回應,至於學生被迫簽訂不合理的協議書,學校竟稱不知情,顯見學校未落實輔導機制,亦未盡照顧學生權益,前開違反勞動人權行為,已重創我國國際及高教形象,學校難辭其咎。
在台實現她的美容店夢:這裡不但是Yoully的家,也是新住民姐妹吐露心聲的處所
那段剛來台灣的日子裡,就如她圓大的耳環,生活重心的轉移,拉得她喘不過氣來,也曾讓她足不出戶。
台灣燈會首見新住民藝術主燈「海之女神」,展現移民女性剛柔並濟之美
「海之女神」由台灣藝術家王文志操刀,他強調,移民女性在台灣孕育出新二代,同時負擔社會中不少勞動工作,其實是社會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如同女神般的存在,非常值得敬佩。
飄洋過海來台學習的Arif:認識伊斯蘭教,從拜訪清真寺做起
飄洋過海來台灣Arif,來自印尼第二大城市——泗水,目前就讀中興大學科技管理學系研究所,他以流暢的英文分享自己與伊斯蘭信仰在台灣的聯結。
與家鄉總鋪師學做河粉湯頭,如今成虎尾夜市唯一的越南美食攤位
販賣這些越南美食的便是來自越南南部永隆省的阮金芝,她也是虎尾夜市中唯一一間販賣越南美食的攤位,更具特殊性。金芝嫁來台灣已經15年了,本身住在嘉義縣的大林鎮。
2018年結婚對數創9年新低,外配逾4成來自東南亞
若就大陸、港澳地區以外配偶人數的原屬國籍來看,以越南籍6070人最多,日本籍1045人次之,印尼籍792人居第3。與106年比較,外國籍配偶共增加245人,又以日本籍增加93人居首位;大陸及港澳地區則減少734人。
具動保意識的台灣人與習慣吃狗肉的越南移工,是否有對話空間?
「透過人心去做的改變,絕對勝過嚴刑峻罰的恐嚇」針對移工族群除了做教育、還是做教育,必須讓他們理解台灣社會認定的動物生命價值與越南不同,才會心甘情願入境隨俗、遵守台灣法規。
台灣不「泰」行:泰國移工為何不再來台灣?
90年代的台中中區風華一時,尤以第一廣場為中心,百貨公司連著百貨公司,只要一開門,三十多部的電梯不停的運轉,正巧又碰上「台灣人錢淹腳目」的年代,生意極好。
她來台18年,考取中餐證照也開了印尼料理店分享家鄉美食
阿英來台灣已有18年,兼顧家庭和生意。雖然每天都很忙,但是她對女兒的教育也從不懈怠,她與女兒的溝通中參雜一些印尼話,慢慢地教她說印尼話。阿英的印尼菜也深受家人及客人的喜愛,對於現在的她來說,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幸福的家庭,以及自己夢想中的店面。
他們是「移工大人物」,也是作家、樂團主唱、工會幹部、捏麵人藝術家
下一位移工大人物,有可能就在你身旁。不管來自任何種族、文化、信仰的人,都值得被尊重、被傾聽,這是一條好遠的路,但是不要急,我們一起慢慢走。
30年來超過12萬名外國人歸化台灣籍,印尼、越南為大宗
內政部戶政司副司長鄭信偉指出,107年死亡人數比出生人數高,讓人口總增加率呈現趨緩狀況,仍微幅成長的原因,主要受到國外人士歸化為台灣籍等影響。
2019/01/18 | One-Forty
回鄉移工Vivi:我照顧阿公、他教我打麻將,還送我一副牌當離別贈禮
印尼移工Vivi回家已經兩年多,今年五月的田野調查,我們終於實現承諾,飛到印尼蘇門答臘島的楠榜,抵達距離市區車程約三小時的,Vivi 的家。
宜蘭東南亞異國市集紀實——從參與者變「市集策劃者」的新住民姐妹
溪南地區則在去年宜蘭縣政府文化局「偶遇的人生:文化平權系列活動」經費支持下,於冬山車站舉辦過幾次東南亞市集,不過今年,姊妹們從單純受邀擺攤的「參與者」,化身為實際籌劃整場市集的「籌備者」。
2019/01/10 | Hello Việt Nam
廣播主持讓新住民的心聲在空中飄揚,也找回他們的族群力量
第一屆「桃園新住民廣播主持人培訓計畫」希望培力發展新住民朋友能找到自己族群的聲音,並提供一個讓她們發光發亮的展演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