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移民在台

  • 確認
  • .
2016/09/13 | 吳象元
五分鐘戳破仲介謊言:為何移工「三年出國一日」條文會存在?
每位移工來台,都需繳一筆10萬到20萬的仲介費,而三年出國一日,就表示移工每三年就要再繳一筆鉅額仲介費,因此當立委林淑芬、吳玉琴推動修法時,仲介團體便向他們施壓,《五分鐘戳破仲介的謊言》這部影片因而條列仲介所列七項反對《就服法》理由,並一一回覆。
雅加達「看見國際移工」座談會 :越多印尼移工,有自信從自己角度看台灣社會
印尼移工組織SURNI代表娜西達(Narsidah)提醒現場將出國的朋友們:出國工作一定要有目標,為了督促自己,要把目標寫下來時時提醒自己,也要讓家人知道,共同支持你的目標。
新住民不孤單:找正宗越南菜或東南亞圖書嗎?四張圖帶你走遍全台新住民據點
東南亞其實不遠,他們在台北車站大廳與你擦肩而過、在越南河粉店比鄰而坐,或在巷弄書店裡靜靜讀著家鄉的文字,早已是這裡的一分子。
2016/09/10 | julia
外籍看護遭台灣雇主性侵!自拍蒐證登上印尼媒體
該名印尼女看護於去年底來台,疑於今年7月底遭男雇主性侵,她以手機蒐證的畫面被印尼媒體「SUARABMI.COM」刊登於網頁,影片中男雇主上半身裸露,而女看護則不斷尖叫反抗。
2016/09/10 | 放映週報
越界後的漫長等待:《再見瓦城》的寫實哀愁
河流、曠野、大城、工廠、鄉間的熱帶色調並不火熱、綠不鮮豔、花不燦爛、人顯滄桑,這是憂鬱的移工熱帶。
2016/09/09 | 吳象元
北車大廳的「東南亞圖書館」:讀者有移工、幫看護借書的僱主、帶孩子看書的新住民媽媽
如果你週日路過台北車站大廳,或許曾看過一群人在中庭席地而坐讀書,這個「F24地板圖書館」只借不賣,且提供的還是東南亞書籍,創辦人是曾發起「帶一本自己看不懂的書回台灣」活動的張正和廖雲章夫婦。
2016/09/07 | One-Forty
成為移工的意義:不只為金錢,也盼將另一國的文化帶回印尼
金錢作為現實生活之必須,乍看下這些朋友會跑去當「移工」,似乎是個不得不的選項。但你可能不知道的是,在這樣的選擇背後,也有著他們追求自我實現的熱情。
2016/09/06 | 論盡媒體
從菲律賓大學講師到擔任澳門家傭,她的孩子們成了小小「太空人」
在國內的偏鄉或大量輸出勞動力的東南亞國家,「留守兒童」問題嚴重,近年已有不少媒體關注。而在富裕、倚靠大量外來勞動力的澳門,近年政府收緊了外僱家庭成員暫時逗留的申請門檻,為了不想錯過陪伴孩子成長的時間,有台灣媽媽毅然決定舉家搬到珠海,只為周末能讓孩子多見爸爸幾面;有菲籍小孩卡在制度的狹縫中,長時間過著「太空人」的生活,徘徊在澳菲兩地,無法正常上學⋯⋯
2016/09/06 | 吳象元
移民工文學獎得主:「謝謝讓我這樣成天做夢的鄉下小伙子,也能擁有幸福的生命」
Justto Lasoo表示,文字能帶領他到其他地方,「造訪我從未到達的土地,體會我從未經歷過的事情。最重要的,寫作能帶著我,到懂我的人身邊。」
2016/09/01 | 李牧宜
深化與東協交流互動,外交部放寬緬甸、柬埔寨及寮國來台簽證
為深化與東協交流,繼8月1日試辦泰國及汶萊來台免簽證後,新增列緬甸、柬埔寨與寮國適用有條件式免簽措施,及團進團出簽證便捷措施。
2016/09/01 | 吳象元
林麗蟬談新南向:鼓勵孩子多認識新二代同學,除了解東南亞也學習尊重不同文化
林麗蟬表示「人都會老,如果你現在不把你有的文化連結、人脈留給孩子就很可惜」,而許多姐妹也向她表示,即便沒有錢也會讓孩子回家鄉一趟,還有人希望能和當地農業合作。
2016/08/18 | 勞工影展
【青貧世代】「逃」出生天?《快跑36小時》荒謬的台灣移工制度
移工對台灣有多少的貢獻,是有目共賭的。台灣社會應該感謝移工對台灣的貢獻,而該怎麼做才可以讓他們在辛勞的貢獻背後,有個合理的工作條件及平等的對待,才是重要的。
2016/08/17 | Kenzo
外交部徵越南、印尼語編輯限外國人 立委批剝奪台灣新住民就業機會
國民黨立委許毓仁表示,這實在是瞎爆了,政府要推展新南向政策,第一個就是要注重人才,而在台灣就有20幾萬的新住民,政府應趕快珍惜他們,並多利用他們的才能。
移工專訪:門的缺乏她還能忍受,只要僱主不把手伸進房內
在等待筆者採訪另一名移工的同時,來自菲律賓的C在和家鄉的老公視訊。講著講著就哭了,那種溫柔地無聲地拭淚,分散了我的注意力。
2016/08/15 | One-Forty
如何才能不辜負故事的主人?以「真誠」聆聽那些被隱藏的60萬移工
那晚看見灰色橋墩下的灰色棉襖,以及在灰色棉襖下的灰色容貌,我知道老伯讓我想起那些未曾被記憶的移工
2016/08/11 | 吳象元
「新南向」拚觀光客來台 但東南亞語導遊只有92人
目前東南亞語導遊的人數不足,印尼語僅27人、泰語有47人、越語有18人,總計只有92人。
他是移民工文學獎首獎得主,是作家也是廠工:「寫作能帶著我,到懂我的人身邊」
寫作就是我的腳,帶著我到處去。文字能帶領我到其他地方,造訪我從未到達的土地,體會我從未經歷過的事情。最重要的,寫作能帶著我,到懂我的人身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