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移民在台

  • 確認
  • .
來自越南單親媽媽的故事:疼我的先生過世後,我發誓讓孩子過得比其他小孩開心
和丈夫結婚第十年,我終於懷了我們的孩子,但隨著好消息到來,不知是否上天嫉妒我如此美好的生活,給了我們致命的一擊,那年我先生也患上了絕症。不久之後,孩子未來得及與他見上一面,他就這樣被神明帶走了。
印尼外籍老師在台甘苦談:如果重新選擇,我還是會選擇到台灣求學
如果重新選擇,我還是會選擇到台灣求學。如果未來我畢業了,我希望台灣政府能讓我留在台灣繼續工作,在這兒效勞,因為我喜歡這裡的人事物,雖然這裡的天氣很熱,但也比不上台灣人的熱情。
我是來自越南的小吃店老闆娘,21年前從熱鬧的胡志明市嫁到埔里
我的丈夫是埔里人,我的台語比國語好,因為我的丈夫沒讀過什麼書,也不太會說國語,我剛來時有問過他:「幹嘛不跟我講國語都講台語?」
2018/08/20 | One-Forty
淨山,是這群印尼移工在台灣的假日日常
不只是補充了我們不足的勞動力,這群移工更用寶貴的假日爬山、淨山,保護你我的土地。
苑裡泰國媳婦趙鴻秀:來台20多年,結合泰式料理和親手植栽的「香草園」
對於未來,鴻秀期待自己能夠將親手植栽的香草園和泰式料理店面結合,讓大家不僅僅是吃到泰式料理當中最重要且獨特的香料,更能直接看見香料未上桌前的植物樣貌,把香草園裡的泰式料理概念實現。
2018/08/10 | 李牧宜
幫助印尼朋友了解交通規則,員林員警用印尼文錄製短片暖心宣導
許多來自東南亞的朋友對台灣的法規並不熟悉,在搭乘交通工具時容易違規。為了加強宣導,鐵路警察局台中分局員林派出所製作了印尼語的宣導短片,提醒印尼籍旅客搭乘火車時該注意的事項。
監察委員:高雄市府任由外籍漁工安置處所違法經營
監察委員王美玉指出,高雄市政府及高市府海洋局任由岸置所違法經營,案發逾兩年期間均無任何查察作為,置外籍漁工的生活安全於險境而不顧,且未列管外籍漁工的後續轉僱或接續聘僱,導致其中13名漁工逃逸。
飛越1732公里的家鄉滋味:逃離酗酒的父親從越南來台,如今和丈夫終於擁有自己的麵館
回首向來蕭瑟處,她面帶喜色,愉悅的道出自己心聲:「現在在台灣我終於活的像人了!不必像在越南一樣,忍受爸爸酗酒的惡習、被後母欺凌了!」
移民工文學獎公佈:首獎書寫移工對雇主小孩和家鄉孩子間的掙扎
「關於愛」文中描述一名印尼看護,因其母愛,讓她在雇主小孩和家鄉子女間難以抉擇。決選委員之一的台大社會系特聘教授藍佩嘉指出,此篇展現出移民工在兩種母愛間的掙扎,是很多移民工都會遇到的情感拉扯
來台從英文秘書到餐廳老闆:開一家菲律賓餐廳,是一種消除鄉愁的方式
莊美月說,台灣的生活很方便,她其實也蠻喜歡台灣的。比較可惜的是,現在很難重現過去與十五個兄弟姐妹一家團聚的景象。
菲律賓大學教授:讓移工「周休一日」的基本人權在台灣並未實現
Jorge Villamor Tigno在工作坊中表示,移工照顧者無法在多國擁有休假權利,原因是社會上認為「這是一種特權,而非權利」,然而拒絕移工照顧者周休一日,是對基本人權和勞工權利的侵犯。
外籍看護工的假日陳情行動,呼籲「讓我們像人一樣有休假的權利」
即使在場有多位外籍看護皆表示,她們在母國所簽下的工作契約載明「看護享有一天休假」,但令人感到震驚的是,根據勞動部調查,目前在台23萬多名外籍家庭看護工、家庭幫傭,有6成以上未曾放過休假。
2018/07/25 | 1095
現實苦苦相逼,他們有何選擇?讓《移工人生》桌遊帶你了解移工的人生歷程
記得那時主持人問現場小朋友心得時,有個文弱小男生怯生生地舉起手說:「我...我願意試著幫忙照顧阿公,讓阿悌可以休息,不然阿悌好可憐,沒有休假薪水還這麼少...」
越南媽媽阿紅:我喜歡小孩,夢想蓋一棟房子免費幫鄰居照顧孩子
我稱讚老闆娘很美、又喜歡孩子,笑說老闆一定是這樣看上她的,沒想到老闆卻回:「怎麼可能?以前阿紅長得土土的,去拿妳以前的照片給妹妹看。」
2018/07/18 | One-Forty
離鄉背井的他們,最困擾的三件事:寫給從零開始接觸移工議題的你(下)
對不熟悉台灣法規、制度上又相對弱勢的移工們來說,難以證明的工作遭遇反而成為禁錮在移工身上的枷鎖。對移工來說,「勇敢發聲,保護自己」並沒有那麼簡單。
2018/07/16 | One-Forty
台灣每33個人就有一位是移工?寫給從零開始接觸移工議題的你(上)
目前台灣開放「印尼」、「越南」、「菲律賓」、「泰國」及「馬來西亞」和「蒙古」這六國的移工進入台灣工作。來自南方島嶼國家的東南亞移工總人數,從1990年代剛開放的三千人,來到現在已經有近六十八萬人了。換算下來,大約是每33個在台灣的人,就會有一個東南亞移工。
菲傭「非傭」:是家人不是傭人,義守大學畢製電影《非傭》盼打破刻板印象
《非傭》在拍攝時遠赴香港取景,然而過程並不順遂,劇組的部分成員雖然是香港人,但都沒有在香港拍攝的經驗。而劇組即便有向政府機關申請場地,但還是被當地的小販驅趕、口出惡言,甚至向劇組索取保護費。另外,找尋演員也是一個難題。
「我是越南的女兒,台灣的媳婦」:來台曾感到無助,如今在國小教越南語實現教師夢
一晃就十七年,童氏容因為自己在台灣融入生活的辛苦經驗,當她有能力時,希望可以幫助更多的姐妹。於是她開始當志工,加入社福團體,幫忙姐妹翻譯,跟姐妹聊聊心事,一起參加各種課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