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移民在台

  • 確認
  • .
2019/05/24 | 讀者投書
「家人聚會一定要大的房子」越南移工為家鄉蓋「康莊」樓房的意義?
「雖然我們只有兩個小孩,但是還有公公婆婆、大伯小叔等等(老公有六個兄弟姊妹),我們在越南只要有錢,都會想要蓋大樓,都喜歡三層的大樓。一般家裡也都會有祭拜祖先牌位,大家如果遇到拜拜或是晚輩結婚,大家都會聚在一起,一定要大的房子,跟台灣不一樣。」
2019/05/23 | 讀者投書
你了解移工與他們的移出國嗎?暫停以台灣立場看移工,偏見才會漸漸減少
如果我們單以台灣(移入國)的立場來觀看移工的所有人事物,若沒有對移出國社會有正確地認識,很多時候會不得其解甚至是產生誤解,而偏見與歧視就會從這些小地方累積。
美堤抗爭後5人可能面臨資遣,越南移工再度表達抗議
新北勞工局外勞服務科長廖武輝說,現在這5名移工還未被資遣,一旦資遣,資方就必須證明「業務緊縮」、資遣對象為何是這幾名移工,以及要符合預告和發資遣費的程序,屆時勞工局將會評估資方所為是否合法。
越南新移民在虎尾:一顆蘋果代表台灣人的善意,也讓她永遠感謝那位工廠老闆娘
「這十年來,你有沒有最感謝的人?」對於這個問題,阮氏蓉直接卻又語帶哽咽地說:「是我之前上班工廠的老闆娘。」
2019/05/15 | 精選書摘
印尼獄友收到寄去的家鄉書籍, 回信表示:「現在的我,夜裡都手不釋卷」
2015年,燦爛時光書店開張,我們收到一封來自桃園龜山的信件,寄信人是一位綽號米其林小胖子的印尼受刑人。他聽獄友說《講義雜誌》上有關於書店的報導,鼓起勇氣請臺灣同學寫信,希望我們能將印尼文書借給他看。
2019/05/08 | 精選書摘
東南亞在台受刑人:只要進入這裡,人人都明白自己的身份只是一個「數字」而已
他們背負著父母家人的病痛、弟妹子女的學費、自己或親人的債務,再加上出發前賣地或借貸籌措的仲介費,渡海來到這座島上拚搏,讓自己或家人活得好些,也夢想著未來的願景。
她的女兒對同學們說:「我媽媽是印尼人喔,你有去過印尼嗎?」
我自己身為一個新住民二代,想知道是否她的孩子,也會對於自身身分認同產生一些問題,沒想到她卻爽朗地說,她的兒女們沒有遇到過這種問題,她女兒甚至跟她的同學們說:「我媽媽是印尼人喔!你有去過印尼嗎?」我彷彿都能聽見小女孩直爽又有自信的語氣。
2019/05/06 | 精選書摘
三則東南亞在台受刑人的故事:我用青春年華換取這改變,希望給各位一則勸告
直到我入獄之後,只剩下家人仍繼續關心我。我才恍然大悟,過去的生活是多麼乏味,毫無一絲意義。如今,請相信我,在這皮囊之下,有一顆已不想再傷害任何人的心。我用所有的青春年華來換取這樣的改變,希望也能換得給各位朋友的一則勸告。
2019/04/25 | One-Forty
移工裴刻和:想把在台灣所學帶回越南,把家中茶園改造成觀光農場
現實曾讓移工裴刻和失去自信,卻使他重建起自我肯定的目標與動力。人生際遇的轉變怎麼也轉不掉他對家鄉的情,「以後觀光農場如果蓋好了,歡迎你們來參觀!」裴刻和淺淺的微笑中,是一張美麗夢想的藍圖。
2019/04/24 | 當代評論
認識《越南移工》(下):在移民社會,「不同」不是排拒彼此的藉口
多元文化主義是一種平等尊重的肯認政治,對平等的尊重是源於對差異的體認,「差異」其實就是「多元」的同義詞,如果不理解其中的差異,又如何尊重多元?
2019/04/19 | 當代評論
認識《越南移工》(上):想深刻理解在台越南移工,不能只從「台灣」的角度看待
台灣東南亞地景的出現是一種自下而上的全球化,是全球化脈絡下東南亞移工進入台灣社會的文化差異所形成的多元文化過程。但是台灣社會對於東南亞移工的態度,並沒有因為全球化和接觸經驗增加而有所改變。
2019/04/18 | One-Forty
移工Melinda:「閱讀寫作讓我忘掉痛苦,但我不會忘記我的外科醫師夢」
我看著Melinda說著自己的規劃,一步又一步的,心中默默地浮現他穿著白袍的模樣。「無論你今天幾歲、無論你今天從事什麼工作,只要心中那份熱情與希望不滅,夢想永遠都可能不只是夢想。」
因流利中文回國後立獲台企延攬,印尼移工Yusni:「讓我好好記得台灣」
9年前到台灣工作的印尼女孩Yusni從沒想到,這段經驗改善家中經濟,也翻轉她的人生。返鄉後的她因為流利中文獲台灣企業聘用,也希望新工作讓自己「好好繼續記得台灣」。
楊萬利在台灣的緬甸日常:穿上傳統服飾隆基,再來一碗熱騰騰的稀豆粉
萬利於鄰近的燦爛時光東南亞書店舉辦「緬甸日常美學導覽:在緬甸街假扮緬甸人」講座,透過她深入淺出的介紹,我們得以從在地住民的觀點來認識不一樣的「緬甸街」。
越南二代林宗洧:「我不希望大家想到新二代時,總覺得這是一個很悲傷的群體」
「作為一位新住民二代,我們要達到的義務是必須先認同自己,然後覺得自己是好的、可以變成一個更好的人。」
2019/03/20 | 精選轉載
我們要花多久時間,才能把東南亞來者當成同等人對待?
因為薪資相對落差,台灣人剝削東南亞人民,把剝削當成恩惠,透過外幣轉換,還嫌綽綽有餘。「因為有賺到錢」,變成了不必去檢討「相當糟糕的勞動條件」的理由。更何況,其實「也有好的僱主」,而且還有「很多不良的移工」。
2019/03/19 | One-Forty
Francia的移工心聲:我們不是奴隸,請讓台灣成為可以安全工作的國家
移工們時而直呼痛罵或哽咽其詞,看似誇張的情緒,反應著一段段離譜卻真實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