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stom_header
特別報導

2019泰國大選專題

「若還用舊思維,不可能有新氣象」大選將登場,決定泰國未來的當地選民怎麼看?

2019/03/22 , 評論
女子@清邁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女子@清邁
自由撰稿編輯。目前在「女子@清邁—ในเชียงใหม่」臉書專頁擔任說故事一角。 在認識泰國的十幾年後,暫時窩在泰北清邁,以台灣人的角度在分享在清邁 > 泰國的見聞與生活碎念。

睽違8年,經過5年由軍政府代管,原本該在 2015年的大選就這麼一再延宕到今年(2019),且又從原本敲定的2月底選舉再次延期,最終拍板於3月24日舉行大選。

不禁想起2014年水燈節期間,曾經和一位民宿老闆的對話,他問我什麼時候回台灣,我說,年底會回去投票喔,文青派的老闆露出有禮貌但微微的苦笑說:「我們也好想投票啊!」。

在3月17日不在藉投票前,泰國公共電視(Thai PBS)舉行了一場以「人民為泰國計畫未來的時代」為題,所舉辦的電視辯論,是由主辦單位在各地舉辦的論壇中選出最受關注的議題,再由各階層民眾與學者交互提問各政黨代表,並同時在節目進行中讓觀眾就該節目列出10項多數人民想要解決的問題中,至活動官網投票選出最想要被解決的問題。當時的投票結果前5項排序為:

  1. 對於收賄情勢加重刑罰 29%
  2. 降低貸款利率 19%
  3. 協助地方發展 13%
  4. 基本勞動工資 10%
  5. 減少農業化學肥料 8%

由於無法確認投票者的背景資料,很難單以此民調說明泰國民眾立場,不過實際去問了周邊朋友,似乎也是有部分符合之處。

「對於大選期待嗎?緊張嗎?」

今年終於成為首投族的B,是朋友的女兒,剛從清邁大學畢業,現在回到家鄉幫忙咖啡店的經營。對於這次的大選,她說,由於是第一次投票(其實早有投票權,但之前沒得投),而且將是再次由公民選出的總理上任,希望這次選舉是誠實透明,期待改變發生,且是好的改變在泰國發生。

近50歲、從事服裝設計的K和30多歲自營工作室的P,同樣有著期待新改變的心情。P說,期待啊,但不知道究竟能有多少改變。K則表示,可以再次用選票選出總理而不是被強用權力上位,很期待。同年齡層的另一位N,則抱著比較消極的態度,覺得這次選舉,舊時代的政治人物還是玩不出新把戲,毫無新意,彼此競爭也停留在攻擊、指責,人民不過是政治的受害者。

擔任教職的H倒是對這次競選期間,各候選人節制、不擾民的宣傳比較有感。她說,期待投票但仍無法決定該投誰,因為不確定誰真的能做事,而且候選人政策也不夠清楚。同樣擔任教職的S直接透露擔心的心情,她說,這次投票前要思考的條件更多、考慮的更周延,「尤其是遇上欣賞的政治人物在不對的黨派,或是欣賞的黨派提出自己欣賞的政策或觀點,但提名候選人不得我心」。

3月17日不在藉投票日發生一些選務上的失誤之後,在曼谷從事出版經銷多年的M說「越來越擔心這次選舉會出問題,不公平的事件已經發生。」30多歲時任導遊的A,也抱持同樣意見,他認為這些失誤「令人覺得是場不誠實、不透明的選舉。」高齡80多歲仍健朗的長者D表示,「我已經看了好幾代,對政治人物說一樣做一樣的行為覺得厭倦。現在有了網路,人們更專注在彼此攻擊、利用假新聞擊潰對方。」

至於問他們,周邊親友是否也熱中討論這次選舉,多數都說討論的熱烈,首投族B表示朋友們討論的是這次有沒有賄選,因為怕投了跟沒投一樣。S則說,難得全家族有志一同,大家的意願與欣賞的候選人都相同,但朋友間比較低調,「有誰分享自己也認同的文章,會給個讚表示在同一陣線。」

至於清邁出生的導遊A是唯一回答周邊朋友冷眼看待選舉,「因為他們覺得這些事都很無聊,而且許多問題都是長久未曾被解決的沉痾」。

AP_19060411757640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泰衛國黨支持者在3月的一場造勢晚會上
經濟政策最受關注、環保問題較不受重視?

那麼,當各個政黨提出政策時,最感興趣的議題會是什麼呢?上述提及的朋友多數對於經濟議題最有感。

本家在清邁的K快人快語的表示自己很在意經濟問題,「這五年來泰國經濟狀況真的很差,造成這樣的原因很多,當然也包括現在的總理非擅長於此領域。」出生自泰國南部的H以及身為農家子弟的M則同樣在意農業問題,尤其是減少使用化學肥料的解決辦法。同樣是南部孩子的B則對於農產品怎麼讓貨出去比較感興趣,她認為不該只埋頭生產,卻不知道產品賣給誰。

此外,B也關心如何針對泰國社會上顯見的不公平,以及包括教育、整體國民生活水準等議題,S則覺得政黨應該把看待問題的層級拉高,不只是針對經濟或管理系統重整,而是該想想如何讓整體社會打造的更健全,無論從教育或健康議題著手,「有良好教育、身體健康,人們也會朝比較正面的方向前進並帶來進步。」

A直指特定黨派,他對於「新希望黨(พรรคความหวังใหม่)」的政見最欣賞,「因為包括他們的理念、觀點、對未來的前瞻性等都相對清楚。」

P倒是談及部分黨派提起讓她瞠目結舌的競選政見:「像是再次調漲基本工資,或買樂透彩券後,買彩券的錢可以轉為退休金,亦或取消就學貸款的利息等等,都讓我覺得這些政策只是讓泰國人更窩在舒適圈,培養沒有責任感的習慣……而這些竟然可以當做政見且有人支持!」。

那環境問題呢?清邁近期頻頻躍上空污最嚴重的全球排行冠軍,半夜的AQI數值仍在不健康等級。平時寫作接稿兼教泰文的Y在提及投票問題時就談到:「怎麼就沒有人重視環保問題呢?素帖山被濫墾一大塊、火耕季的霧霾問題該怎麼解決?」

「請先處理經濟、教育、貧富差距、社會均等」

提及若是在大選日後產生新的政府,最希望新政府著手處理的問題是什麼?經濟議題仍為多數首選,再來是教育。「經濟議題也不是一天兩天就可以解決的事,需要點時間啦!」K與P都持同樣意見,P亦補充:「畢竟不只是國內問題也與國際相關。」而與民生經濟相關的貧富差距問題,K認為泰國已與印度不相上下,「別讓有錢的人更有錢、貧苦的人更貧,希望新政府能著手改善,讓國民生活品質更平均一些。」

B對於社會不公這件事有著更多情緒,「目前泰國一般升斗小民賺的都是蠅頭小利,基礎教育也還不普及,整體狀況讓有錢的人更有錢,貧窮的人得不到任何緩解辦法,只是送補助款根本不是長期解決之道,也無法真正解決不均等平等的事實!稅金多半是中產階級負擔,有錢人、大公司多的是避稅手段。」

AP_19078320012499
Photo Credit:AP/ 達志影像
泰國曼谷市中心高聳建築物前空盛桑(Phra Khanong)運河的簡陋棚屋。

D對於經濟也有相似看法,她認為,「要試著讓國民能用自己的腳(能力)站起來,不用依賴別人,政府必須協助開拓國內外市場,並對富人如實課稅。」

關於社會不公,D也表示,「要除去社會中的不公平、不平等,法律應該要一視同仁,執法人員必須要正直,所有事情都與此相關,誰來管理都一樣,如果政府高層和政治人物夠正直,國家就風調雨順了。」K則提及應該修法以保障婦女人身安全、性侵犯應該得要判死刑或從重量刑等,讓人們更能安心居住。(據悉,目前在泰國,最高求刑刑責仍為無期徒刑。)

教育議題,朋友們多半認為是把國家推向更正面發展的根本問題。P就期望未來的教育制度不再是以競爭為導向,學校不要再拿哪班學生考上醫學院來大肆宣傳,「因為泰國人普遍認為能考上醫學院的孩子,才是聰明的,其實還是有很多人在其他領域有著優秀表現,或是有足夠的資質培養其他專業出路,如果我們認真培養這群(未被重視)的孩子們,我們就可以有更多元的人才。」

還在教育界工作的D與S對於教育議題看法也相仿,「把孩子教成有有價值的人,多為大眾著想而不是只想著自己,正確明白自己的權利義務,不要抄捷徑,不要自私。如果人品正直,做什麼都會成功,我們國家有什麼問題,大家就有能力攜手一起解決」。D在這部份比起談論政治人物要正面許多。

除此之外,毒品問題也是部分朋友會提及需要政府加強關切並儘快解決。P就將毒品問題放在希冀新政府著手解決問題的前三項「能減少毒品買賣,應該就能逐漸減少衍生的問題,社會或整體生活狀況也能多一分安全。」

AP_19060411268304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春分之後,會有新局嗎?

對於大選後會不會有顯著改變,朋友們多半又倒回保守態度。應該會有吧,但結果還沒出來,很難說會走往哪個方向。最年輕的B直接表示若有新政府產生,怎樣都會有新計畫進行,但如果維持原樣、總理不變,那麼大概也只會止於改變的計畫大門前。針對這個預想議題,S則笑說,「我認為應該會有一些改變,首先,成為新政府的政黨會推動修憲,因為憲法對於『專業』政治人物來說應是不足的,哈!」

而被不在藉投票失誤的事件影響的M則不抱樂觀態度,覺得還是會在一個令人擔憂不穩定的狀態,很有可能不會有什麼改變。H持同樣看法卻有但書,「如果上任者還用舊思維做事,就不可能有新氣象。」A則似乎落入一種求救谷底「要看最終是哪個黨派拿下總理位置,泰國現在已經遍體鱗傷,已經到需要急救的地步」。

泰國大選日正巧落在今年春分後,春分以華人二十四節氣論是插秧時節,是種下希望與新生,泰國的春耕雖不再此時節,但仍為季節交替之際。春分之後,會是誰的凜冬已過,等待復甦?亦或進入難耐熱季呢?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李牧宜
核稿編輯:吳象元

關鍵評論網東南亞讀者投書

專題下則文章:

【泰國大選】塔克辛的「影分身之術」:為泰黨分成這麼多黨,難道不會分散選票嗎?

2019泰國大選專題:

歷經延宕、改期,和高潮迭起的長公主參選總理風波後,本週日(24日)便是2014年泰國軍事政變後的首次選舉。透過【2019泰國大選專題】,我們將為讀者解析泰國選舉新制、政局的明爭暗鬥和泰國選民對國家未來的期待。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