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stom_header
特別報導

眾聲喧嘩:馬來西亞第十四屆選舉專題

拒絕「兩害取其輕」,馬國廢票行動是怎麼回事?

2018/05/07 , 評論
葉蓬玲
Photo Credit: Deposit Photos
葉蓬玲
來自馬來西亞的喵星人。 喜歡東南亞的複雜有趣,喜歡鮮為人知的故事, 以及那些跟你我看似無關的事物。

一群合格選民,在炎熱的天氣下排隊等候走進投票所,只為劃下一張無效的廢票。這樣的情景,或許會在本屆馬國選舉中上演。

今年1月,馬來西亞推特用戶之間流傳著一個叫 #UndiRosak(投廢票)的標籤,「廢票行動」一時之間成為火紅的議題。尤其當最大反對聯盟「希望聯盟」(希盟)推舉前首相、被認為是獨裁領袖的馬哈迪為未来首相候選人後,廢票論的聲勢變得更加浩大。

路透社針對此事報導,形容他們是一群「憤怒的馬來西亞青年」,然而比起怒氣,廢票族群更多的或許是挫敗和沮喪。

運動發起人之一,評論員Maryam Lee回應路透社表示,政治體系讓她沮喪的原因,在於政治人物只把人民當作一張張待被贏取的選票,如同一個個商品,而老人、病患、年輕人等弱勢族群都被排除在外。

在第三勢力尚未成形的馬來西亞,本屆大選中選情最激烈的只有「國陣」與「希盟」兩大陣線,大部分選民仍只能在二者之間做選擇。因此許多行動支持者聲稱,廢票運動源自選民對兩大競選陣線的失望,和對只能二選一的現況倦怠,是一場發自民間的抗議。他們拒絕「兩害取其輕」,並打算在投票日當天劃上廢票。

RTS1PYBO
Photo Credit: Reuters/ 達志影像

據《透視大馬》報導,網路上對廢票的評價貶多於褒。

雖然有一些支持者認為,投廢票是向當權者表達異議的新方式、並捍衛個人投廢票的權利,但有更多網民認為,這樣不僅浪費時間又沒意義,也是不負責任、幼稚、懦弱和摧毀民主的行動。不少知名人物也加入社群媒體的討論。電台主持人Eza Zaid便提醒:「這個國家目前還無法負擔這樣的主張」。

青年行動者想要什麼?

廢票行動最開始是由一群關心政治的年輕社運份子,如Hafidz BaharomMaryam Lee等人,於去年9月在社群媒體上所提出,並非一場正式的「社運」、也沒有正式的「組織」。

其中Maryam Lee除了是積極的時評人,也曾活躍於學生運動,還是位堅定的女性主義者。她曾在訪談裡澄清,廢票行動有別於「抵制選舉」,它並非鼓勵人們不投票,而是呼籲選民不投選任何候選人,將廢票投入投票箱。如此一來,選票還是會被計算,「廢票是一個表達異議的合法形式」,她說。

Maryam Lee在BFM radio電台節目中表示,廢票行動主要目的是將政治討論提升到不同層次,「我們不知道人民會如何抉擇,但關於選舉的討論應該超越『投票』。投票其實是最弱的民主表達形式,有權力有資本的人可以操作、勒索,賄賂來保證自己的勝利」。她也認為選民可以有其他选择,比如投票给獨立人士。

政治評論員暨社運份子Hafidz Baharom撰文表示,廢票行動要求政治人物聆聽人民的聲音,而不是在檯面上互相攻擊、爭取選票。在一個探討廢票行動的節目上,他自承,過去十年他曾是反對陣線支持者,但審視後者提出的政策後,他覺得「希盟」還未做好執政準備,「我願意再等5到10年(換政府)」。他也曾撰文訴求:「我們要政黨給出清晰的執政方向及施政時間軸,那我們就可能,只是可能,把票投給你」。

但節目中的另兩位講者,馬來亞大學(馬大)國際戰略學系高級講師邱穎慧(Khoo Ying Hooi)和淨選盟秘書曼迪星(Mandeep Singh)認為,政黨輪替是眼下的首要目標。邱穎慧也抨擊Hafidz鼓吹他人投廢票是不負責任的作法,「廢票並不能實質地解決問題」。

政治觀察員兼民調中心Ilham Center執行主席Hisommudin Bakar告訴《透視大馬》,廢票支持者大多拒絕政治,偏向左派、無政府主義及思想激進。就宏觀層面而言,他們並沒有提出任何實質的論述,無法說服中間選民。

兩大陣營紛紛反對廢票行動

實際上,廢票運動遭到朝野聯盟的批評。

「希盟」領袖馬哈迪就認為此行動是來自執政黨的陰謀,為的是確保「國陣」能取得勝利。他在1月份舉辦的記者會上,呼籲選民不要落入陷阱,「如果你抵制選舉,只會讓納吉繼續當首相。」


希盟發言人對Malay Mail Online說,他們願意尊重廢票族群的選擇,但也提醒後者應理解,此策略只適合用於一個健全公平的民主社會,在馬來西亞,投廢票只會「懲罰」希盟,利惠國陣。



「國陣」亦駁斥「執政黨是廢票行動的幕後推手」一說。

國陣策略宣傳主任Abdul Rahman Dahlan表示,「我們的支持者依然希望國陣繼續執政,他們會為此走出來投票」。國陣成員黨「巫統」最高委員會成員Shahidan Kassim接受英文報章《The Star》採訪時呼籲選民勿投廢票,「若他們不相信國陣或希盟,那麼要相信誰呢?人們終究還是必須生活在其中一個政府領導下的國家」。

AP_18125129448393
Photo Credit:AP/ 達志影像

選委會也發表聲明,提醒群眾珍惜投票權,主席哈欣阿都拉表示,廢票運動在馬來西亞雖不違法,但會破壞國家的民主進程。

投廢票利惠執政黨?

對於「廢票利惠國陣」一說,選舉與政治分析員黃進發推測,若廢票率變高,確會鞏固目前選舉機制,而非帶來變革。

據《透視大馬》報導,黃進發表示,在一些國家的選舉中,選票上有一項「以上皆非」或「反對上述(候選人)」的選項,若這個選項獲得的票數最多,國家需重新舉辦選舉,各黨也需推出新的候選人,他承認,現有選舉機制需被改變,好讓它更具「代表性」,「但目前來說,廢票只會更加鞏固不公的選舉機制。」

他進一步解釋道:「若51%的選民投廢票,25%的選民投A陣營,另外24%的選民投B陣營,那麼得票最多的A陣營,最終仍然將代表整體選民的意向」。

AP_101111121527
Photo Credit:AP/ 達志影像

伊斯蘭復興陣線(IRF)主席Ahmad Farouk則提出,因為廢票族群多為前在野黨支持者,卻不包括國陣的支持者,因此廢票將讓國陣在大選中成為得益的一方。

不過,社運份子 Edy Noor Reduan在《Free Malaysia Today》的專欄中反駁道,「沒有人可以保證廢票只來自希盟支持者,對我來說,廢票對於基層選民來說是種新的教育,也是給政治人物的教訓」。他強調,「馬哈迪只是催化廢票行動的其中一個因素,人們也受夠了選委會長期的腐敗及偏向執政黨等問題」。

城市中產階級的遊戲?

社群媒體研究機構Politweet.org製作了一張地圖,分析推特貼文中含#undirosak標籤的用戶之所在位置。結果顯示,大部分討論者皆來自發展較快的西馬半島及城市區域。「儘管我們還沒有計算該運動的支持度,但國內對於#undirosak的興趣與討論度正在擴散」,Politweet表示。

其中一名反對者Firdaus指出,大部分廢票行動支持者都是有資本的中產階級,可以不理會國內的政治變遷,無感於浪費選票將助長壓迫者,間接讓容易受官方政策衝擊的貧困人民日子更難過。「若他們不滿意現有人選,為什麼不自己去參政?」

惟Maryam Lee反對「只有中產青年才會想投廢票」的說法。「廢票行動的目的正是提倡公平競爭,要求政黨傾聽人民的聲音」,她認為,希盟不該因政黨輪替的迫切感,就理所當然地被神化、獲得選票。

另一名支持者Jason Kay在回應Malaysian Digest時也提醒,為了投廢票而投廢票是愚蠢的方式,「若選區內有兩個以上的選擇,或選民覺得有候選人可以代表自己,就應該投選他。」

廢票行動的出現:政治意識的抬頭?

政治分析員、檳城理大教授Dr Ahmad Atory Hussein提及,「廢票並不是新的概念,只是此前未形成特定的『運動』」。被詢及行動的好壞,他認為這是認知的問題,可以讓人民表達不滿的行動就是一個好行動。但他也承認,眼下此行動將更有利於執政黨。

馬來西亞青年團結陣線(SAMM)主席Che’gu Bard則跳脫「廢票是否有用」的思維,提出了另一觀點:廢票行動象徵這個國家迎來了新的政治時代。「這個運動是迷人的,他沒有領袖,沒有組織,沒有遊行,沒有正式被推介,什麼都沒有,但他還是吸引了人們的注意力,並得到一些人的支持,這是為什麼呢?因為支持者們有同樣的心聲——厭倦了被政治人物當成傻子。」

Che’gu Bard也相信,這代表政治人物的傳統堡壘將不再存在,「我想這會讓許多人沮喪,廢票行動凸顯了傳統正在被消解,任何政黨不再有所謂的安全選區,那個『國陣無論派出誰參選都能獲勝』的日子過去了,『城市選民義無反顧支持反對陣線』的日子也過去了。」

雖然在社群媒體上回應者眾,但Maryam Lee評估,此行動只能影響約1%的選民,仍是小眾中的小眾。儘管如此,這是廢票論首度在馬國網民及媒體間引起廣泛討論,開啟部分網民對於政治的其他想像,是今年選舉中值得留意的變數。

延伸閱讀:

參考資料:

核稿編輯:吳象元

關鍵評論網東南亞讀者投書

專題下則文章:

馬國左翼政黨:與草根人民並肩作戰,向烏托邦前進的「社會主義黨」

眾聲喧嘩:馬來西亞第十四屆選舉專題:

馬來西亞,這個距離台灣飛行時間4小時半的國家,對你我來說或許陌生,你或許不知道,有數以萬計大馬人在台生活定居。今年5月9日他們就要迎接家鄉五年一度的大事:第十四屆全國大選。 趁著馬來西亞選舉熱潮,《關鍵東南亞》將刊登系列文章,透過近年馬國重大社會事件回顧及訪談,探看除了檯面上的政治鬥爭外,這個多元族群、多元文化的國土上,不同光譜的民眾、公民團體乃至於藝術工作者,如何以不同方式介入政治。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