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stom_header
特別報導

眾聲喧嘩:馬來西亞第十四屆選舉專題

逐步廢馬來經濟特權,連6年提升馬國人均GDP,為何納吉仍成眾矢之的?

2018/05/26 , 評論
TNL特稿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TNL特稿
關鍵評論網編輯邀請專家撰寫特稿,歡迎讀者參與討論。

文:林韋地、葉蓬玲|圖表:Nelly Wu

馬來西亞前首相納吉下台以後,幾乎成了過街老鼠人人喊打,直到近期警方連夜搜查納吉私邸,據稱載走數個名貴手提包、珠寶、並查獲過億令吉現金,再度引起民間輿論。納吉之所以受到人民詬病,起源於1MDB貪污醜聞,這宗全球數一數二的案子幾乎淹沒了所有關於他的討論,而其任期內實施的政策成果也在貪污案下失焦。

如今馬國政黨已經輪替,是時候讓我們重新瞭解這個被美國《時代週刊》評選為「最不受歡迎首相」的納吉,其背景究竟為何?他是如何一步步在政壇擢升成為首相?他在位9年來,除了貪腐以外是否還為國家制定過什麼政策、其施政成效為何?

第二任首相敦拉薩之子,任相之前的30年政壇路
profile@2x

timeline-1

timeline-2

註:巫統是馬來西亞民族主義大本營,馬哈迪、安華、納吉年輕時都曾發表種族極端言論。

  • 茅草行動:

1987年間,華人社會包含執政黨之一「馬華公會」,為反對時任教育部長安華指派不諳華語的教師擔任華文小學行政高職,發起3天抗議大會;爾後安華煽動「巫統青年團」舉行萬人大會,要求當時馬華副會長兼勞工部長李金獅辭職。

民族衝突開始醞釀之際,吉隆坡秋傑地區(Chow Kit)巧合地發生意外,一名馬來士兵亂槍射斃了一名馬來人和兩名華人,進一步引起了兩族之間的騷動。馬哈迪政府遂以種族關係緊張為由,查封報章並展開大逮捕。共106人,包括各領域社運人士和組織代表被捕,三份報章被令停刊。

timeline-3@2x

實際上,1995年納吉上任教育部長時,也廢除了威脅華文小學與淡米爾小學存續的《1961年教育法令》第21(2)條文,該條文明定「授權教長有權在認為適當的時候,把華小和淡小改為國小」 。

前馬華署理總會長、前人力資源部長林亞禮也曾表示,1999年大選前,納吉在20分鐘內審核批准16間華小的新建和搬遷。

timeline-4
  • 國民服務計劃(PLKN)(馬來西亞的兵役):

馬來西亞實行志願兵役制,服役期10年。每年招收2000多名新兵。但2004年以來,納吉發起這項具有「義務兵役制」特點的計劃,規定年滿18歲的公民,除特殊情況外,無論男女都須參與,參與者以抽籤形式定奪。

計劃為期3個月,其中2-3成的訓練為基本軍事,包括基本射擊、隊列等,納吉強調,計劃並非為應付外敵所設計,而是鼓勵國民團結,促進各族群及宗教年輕人的交流。

2015年,此計劃因預算不足暫停一年,時任國防副部長表示計劃不會永久取消,因為「多源流教育體制導致人民被區隔,國民服務是促進各族國人團結與愛國的最佳平台。 」不過此計劃也衍生非常多問題,譬如超過20則死亡案例,其成因複雜,有意外暴力事件,也有細菌感染和學員個人健康因素。

  • 蒙古女郎案:

簡單來說,馬國國防部和法國軍火商買了兩艘軍用潛艦,法國的司法機關發現軍火商私下給了納吉親信、國防部顧問巴金達(Abdul Razak Baginda)一筆佣金。

當巴金達的法文翻譯、蒙古裔的阿坦杜雅(Shaariibuugiin Altantuyaa)得知此事後,便試圖勒索巴金達,兩人據說有複雜的男女關係。

阿坦杜雅後來被開了兩槍打死,屍體被C-4炸彈炸掉,碎片後來在馬國梳邦(Subang)水壩附近的森林被找到,兇手是兩名馬來西亞特種警察,巧的是兩人都是納吉的保鏢。

2009年法國《自由報》(La Liberation)駐泰法籍記者Arnaud Dubus根據私家偵探的口供揭露,阿坦杜雅可能由巴金達介紹給納吉作露水情人,讓案情變得更為撲朔迷離,也讓納吉捲入此案中。

惟此「蒙古女郎」案至今尚未釐清,沒有證據顯示納吉是否牽涉買兇行為。

timeline-5@2x
納吉初上任:「新經濟模式」消除馬來裔經濟特權 突顯改革之心

2008年,馬哈迪公開呼籲時任首相阿都拉「是時候讓位給納吉」,加上有「廉潔之父」之稱的阿都拉未兌現許多選前承諾,使08年大選前的民調支持度較前一屆選前降低30%,因此08年大選國陣獲勝半年後,阿都拉遂主動提前退位,由副首相納吉繼任成為首相。

上任後,納吉取消了公正黨黨報《Suara Keadilan》和伊斯蘭黨黨報《Harakahdaily》的禁令,並釋放十三名被內安法令扣留者。

經濟上,他提出「新經濟模式(NEM)」,逐步修正由其父親提出、給予馬來族群經濟特權、且已實行40年的「新經濟政策(NEP)」,期望在2010年到2020年之間加倍提高人均GDP,讓馬國經濟從「種族模式」轉向「巿場導向」,提升競爭力。

2009年6月,他開始削弱馬來人在經濟上的特權,上巿公司的馬來人股權「保障固打(quota)」從30%降低到12.5%,配合各種吸引外資的措施,提升馬來西亞的巿場活力。

2010年9月,納吉任相一年後,推動「一個大馬」(1Malaysia)計畫,以各族群和睦共處、打造團結的國家和有效率的政府為政治目標,並以此之名搞出了一堆項目,譬如發放補助給中低收入戶的一馬援助金(BR1M)、只需RM1看診費的一馬診所、社區wifi、便利商店、房屋計劃等。

其中一馬援助金(BR1M)主要開放中低收入家庭申請,每年條件都有所不同,以2018年為例,家庭月入少於RM3000(RM為馬來西亞貨幣單位)可獲RM1200的援助金;21歲以上月收入少於RM2000的單身族可獲RM450。這個政策受到民間歡迎,但也經常被認為是「選票糖果」。

「開源節流」降津貼徵消費稅 GDP提高卻無助民間觀感

2013、2014年,他先後降低白糖和燃油津貼,為政府開支進行「節流」,讓津貼預算降低到過去的1/4左右,因這些津貼花在富人身上數目往往大於窮人。另一個重要的「開源」經濟政策,就是在2015年對部份物品徵收6%的消費稅(GST),實施以來,每年為政府增加200億至400億馬幣以上的稅收。

其實,GST並非讓所有日常開銷都上漲6%,柴米油鹽、公共交通、石油、醫療教育等民生必備項目得以免收消費稅;而徵收GST的品項包括一定使用量以上的水電費、衣物、科技產品、電影、快餐等。但民眾普遍仍舊感受到GST帶來的「物價上漲」。

AP_1005010986
Photo Credit: AP Images/達志影像

對此馬國財政部副部長拿督奧斯曼曾回應,國內商品和服務價格上漲也受外幣兌換率、運輸成本和其他營銷方面影響,並非全因政府落實消費稅(GST)。

納吉向右走經濟政策確實開出不錯的數字,至於他在2010年到2020年之間讓馬來西亞人均GDP加倍的目標,檢驗其成果,根據世界銀行數據,2010年馬國人均GDP為USD9071,所以2020年要達到USD18142,截至2016年,馬國人均GDP已成長到USD11028,距離目標已完成了約60%。當然人民感受是另一回事,可見即便透過一馬援助金(BR1M)進行資本重新分配還是不夠。

反諷的是,「新經濟模式」這個種族上相對公平的經濟政策,華人選民卻明顯不買單,因此有了2013年國陣大選的進一步受挫。

螢幕快照_2018-05-26_下午2_45_47
Photo Credit: 截圖自tradingeconomics.com
馬來西亞人均GDP數據
政策招朝野不滿 集權行事與法案再引抨擊

總體來說,納吉的經濟政策招致朝野不滿。在野黨馬來領袖如安華、巫統內部的馬來種族主義者如馬哈迪,和其控制的馬來激進團體PERKASA(土著權威組織)都反對納吉的施政走向。尤其是2015年1MDB醜聞爆發後,馬幣陸續貶值,納吉成為眾矢之的,他為抵抗調查而撤換抱持異議的重要內閣成員(如副首相)後,「國陣」最大黨「巫統」內部出現了反對派聲音。最終,馬哈迪和他決裂並出走巫統,帶走了一批巫統元老另闢「土著團結黨」

而在「新經濟模式」和「一個大馬」政策底下,馬來西亞的族群關係仍然日趨緊張。

2015年,納吉控制的國會通過了「國家安理會法案」,法案給予首相絕對的權力,一旦首相宣佈特定區域進入緊急狀態,就可在該區域實施宵禁,且在沒有正式授權情況下逮捕及搜索民眾,納吉聲稱這是為了應付極端暴力主義,但在野黨、人權和律師團體則痛批此法案。

外交:關注國際伊斯蘭社群 與中、美、紐多國簽訂經貿協定

納吉在外交上有些有趣的表現,他公開表達對巴勒斯坦的支持,是第一位踏上巴勒斯坦的東南亞穆斯林國家領導人。

2012年,菲律賓政府和菲南「莫洛伊斯蘭解放陣線」展開和談,2014年在吉隆坡簽訂和平條約,雙方同意讓部分菲南地區的伊斯蘭社會自治,以換取菲南「莫洛伊斯蘭解放陣線」解除武裝,過程中,納吉政府扮演了重要的中間人,調停者,和見證者的角色。

AP_17252299494166
Photo Credit: AP Images / 達志影像

納吉也對緬甸羅興亞人受到的迫害表達關切。2017年9月,首相署發布聲明展開「羅興亞人道主義使命」综合援助計劃,由馬來西亞國防衛隊主導,主要運載12噸物資到孟加拉,並派出35名志工給予逃亡的羅興亞人人道協助。當局也為羅興亞難民提供臨時庇護所,把没有證件的羅興亞人安置在移民局的拘留所,並承諾不會驅逐往後在海上發現的羅興亞人。惟此舉受到不少民眾的抨擊。

此外,和當年鼓吹「向東學習」、反美的馬哈迪相比,納吉和美國近兩任總統的關係不錯,川普還曾說納吉是「My favorite prime minister」(當然,川普嘛 ,you know......)。他任內也和紐西蘭簽了自由貿易協定,和中國,印度,新加坡,韓國,印尼的領導人似乎也互動良好,簽了很多經濟合作和投資案。其中,納吉和中國的大量合作及借款備受在野黨「關注」,尤其馬哈迪便屢屢狠批納吉「把國家賣給中國」。

當然,馬哈迪領導的「希盟」政府上台後改口支持中資及一帶一路,並聲稱將寫信給中國領導人要求合作更大的鐵路計畫,又是後話了。

1MDB不只是7億美金流入納吉戶口,草率借款、涉洗錢遭全球關注

納吉最大的問題和醜聞,除了蒙古女郎一案外就是1MDB案。他下台以後被馬哈迪禁止出境,後者聲稱其需接受調查,而民間也引頸長盼此案水落石出。

但1MDB除了那號稱流入納吉私人帳戶的7億美金以外,到底為什麼受到如此廣泛的國際關注?

一馬公司(1MDB)前身是一家馬來西亞政府投資的公司,在2008年成立,本用來發展東海岸登嘉樓州的經濟。

納吉上任後,希望利用它做一些全國性的發展,將之改名成1MDB,並成為公司顧問。他想透過1MDB買下一些私立的發電廠和發展吉隆坡的金融地段,於是大量集資,到處借錢,不久就被批評有賬目不清、欠透明度的問題。

英媒《The Sunday Times》曾揭露,納吉繼子Riza Aziz的好友劉特佐透過1MDB和PetroSaudi的合資,吸走7億美金,而納吉在沒有經過國家銀行的程序下,借了劉特佐10億美金。Riza Aziz是納吉現任妻子羅斯馬和前夫的兒子,是一名好萊塢製片商,而劉特佐則是個傳奇人物,據說約會過Paris Hilton和蕭亞軒。

該報導更指控有7億美金從1MDB直接滙入納吉戶口。馬國反貪會否認,並表示那是政治獻金,總檢查長說捐錢的人是沙地國王的兒子,沙地外交部長最終出面聲明該筆錢的確來自沙地王室。目前尚無其他證據可辨此事真假。

設在倫敦的網媒《Sarawak Report》 2015年爆出1MDB案後,被馬國官方封鎖,其負責人被通緝。報導相關新聞的媒體《The Edge》也被停刊三個月

債務高築的1MDB,起始資金是納稅人的錢,後來借的大筆款項在全世界到處跑,引起國外司法機關和媒體關注。由於事關非法洗錢,世界有超過十國在關注1MDB。美國司法部說有17億美金的資產被1MDB偷出,為了找回這些資產,美國啟動「全球防止金融犯罪」機制,瑞士,香港,新加坡,盧森堡,阿聯酋,印尼都牽涉在內。其中,新加坡凍結了好些和1MDB有關的戶口,瑞士政府說瑞士銀行裡有一筆數目的資金和1MDB有關,但遭後者否認。

大刀闊斧改革經濟卻後續乏力 納吉依附威權應變不足

納吉是巫統內部少有的菁英,從政經歷十分完整。父親留下許多光環,也讓他有足夠威望,去做別人不敢做的事情。

動土著特權、強推GST、取消燃油津貼,這種吃力不討好、丟選票的事,除了納吉這樣身份背景的政治人物,也少有人敢做。納吉也曾試著擴大馬來西亞在伊斯蘭世界和國際間的影響力,試著讓馬來西亞更現代化,而走向強調自由市場機制、支持自由貿易和私有化、反對國家過度干預市場的新自由主義的道路。

但在政治抉擇上,納吉卻一點也不新自由主義、缺乏對「選民」市場的顧慮、更像是在「做自己」,從其推動的經濟政策、到因1MDB案而撤換重要內閣等事蹟就可見一斑。

AP_18144335387033
Photo Credit: AP Images / 達志影像

納吉政府真正面臨的困境,其實是對新時代的應變不足。

蒙古女郎、1MDB,當然都有問題,且真相至今都還未釐清。選舉制度、媒體控制,當然並不完善,但這也牽涉歷史問題。而馬來西亞的大環境和公務員體系,其實是有在進步的。

只是比起時代,進步得實在是太緩慢了。

在這個新時代,執政者的一切缺點都會被放大:沒有效率,成為了居心不良;無所作為與施政失能,成為了陰謀。不管是巫統或國陣的黨機器,在施政以及競選期間,都沒有有效運用社群媒體作為應變措施,被時代的洪流衝走。

或許他的家世背景也限制了他看事情的視野和用人的選擇。比方說他可能是尊重馬華公會,不介入馬華公會太多的,但尊重的結果是馬華公會把國陣的華人票都倒掉。靠著資本聚集的既得利益者,終究是不堪一擊、樹倒猢猻散的。官僚集權、裙帶主義的「國陣」作為馬國「威權政治」的標誌,在敗選後卻分崩離析,多名勝選議員為政治權力及利益欲跳槽「希盟」就是實例。

而納吉依著威權的幽靈而生,終究也被威權的幽靈吞噬。

相關評論:

責任編輯:葉蓬玲
核稿編輯:吳象元

關鍵評論網東南亞讀者投書

專題下則文章:

【圖輯回顧】馬來西亞選舉開票日:變天前一晚

眾聲喧嘩:馬來西亞第十四屆選舉專題:

馬來西亞,這個距離台灣飛行時間4小時半的國家,對你我來說或許陌生,你或許不知道,有數以萬計大馬人在台生活定居。今年5月9日他們就要迎接家鄉五年一度的大事:第十四屆全國大選。 趁著馬來西亞選舉熱潮,《關鍵東南亞》將刊登系列文章,透過近年馬國重大社會事件回顧及訪談,探看除了檯面上的政治鬥爭外,這個多元族群、多元文化的國土上,不同光譜的民眾、公民團體乃至於藝術工作者,如何以不同方式介入政治。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