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stom_header
特別報導

瘋狂亞洲富豪沒說的事:下南洋血淚史,被遺忘的新加坡華人故事

【封面照片】那些本土化的星國華人習俗:新加坡地方小,回娘家不需等到初二

2019/03/12 , 評論
李國樑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李國樑
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涼風冬有雪;若無閒事在心頭,便是人間好時節。通過為平民寫歷史來打造共同記憶,一起擁抱歲月的芳華。

電影《瘋狂亞洲富豪》描述新加坡富豪階級的奢華生活,以及誇張的炫富實例。然而,這些都是先輩們離鄉、下南洋到新加坡堅持奮鬥打的基礎。關鍵評論網三月推出【東南亞華人】系列,第二週主題【瘋狂亞洲富豪沒說的事:那段新加坡華人被遺忘的下南洋血淚史】,帶讀者回顧先輩們的血淚史,以及逐漸在新加坡本土化的習俗和禁忌。

新加坡各籍貫人士都有除夕夜吃團圓飯守歲的風俗,例如喜氣洋洋的大年初一見面時都說吉祥話,或都不拿掃帚掃地,否則會倒霉倒上一整年。如果打破了碗碟,必須以「落地開花,富貴榮華」來補運。

廣東人將年初二稱為「開年」,從這天開始,一切都百無禁忌,可以打掃、洗衣、打罵孩子等。老人家曾經流行過「讓我幫你開年」的俚語,也就是「年已經過了,讓我好好地教訓你」的意思。不過到了今天的新加坡,只有老一輩的廣東人會遵守開年的習俗,年輕一代可能已經不曉得開年這回事。

年初二的開年飯也稱為「開牙」,是新年最豐富的第一頓菜肴,跟除夕夜不相上下。以前,廣東人外嫁的女兒初一必須留在夫家招呼客人,初二才可以開開心心地回娘家。但新加坡地方小,出入方便,一年到頭都可以回娘家,不需要等到年初二。

雖然回娘家那種忐忑的心情已經不存在,不過開年飯有些好意頭的菜式還是有必要的。我小時候的開年飯,姜蔥燜鯉魚是必備的菜色,象徵大吉大利。拜神的鯉魚活生生的平放在盤子上,用一張潤濕的紅紙蓋著鯉魚頭。說來奇怪,蒙著眼睛的鯉魚竟然乖乖地躺在那兒,過後成為桌上佳餚。不過在鄉下,拜過神後村民都會將鯉魚放生,有時候鯉魚還會在魚塘裡轉圈圈後才離開。老人家看了特別高興,說生意(魚)有回頭,來年必定順順利利,無慮無憂。

年初三「赤口日」,老人家認為容易招惹口舌是非,因此不去拜年,也不喜歡客人上門。年初四則是個吉日,華人商店多數在這一天開市,分發開工紅包給員工,闊氣的老闆還會請吃一頓開工宴。

新年前臘月廿四是送灶神的日子,稱為謝灶。也是「掃屋」,也就是大掃除的好日子,將過去不好的霉氣都掃走,來年順順利利。多年前我居住在木板沙釐網隔間的店屋的時候,跟多戶人家同在一個屋檐下,大家共用一層樓,掃屋不可能我行我素。灰塵滿天飛,會影響到左鄰右里,因此必須事先商量,選個黃道吉日,大家一起舞起「骨掃」(用椰葉莖做成的掃把,也稱馬來掃),作為迎春的前奏。

掃屋送灶後,我們還會動手炸煎堆、蝦餅、油角等新春食品。如今擔心三高,煎堆油角都免了,其餘的買現成的,年已經少了自己動手的創意。

為了討個口頭上的吉利,廣府話中一些不中聽的食物名詞都被更改過。例如「舌」與「蝕」、「肝」與「乾」同音,「絲」乃「輸」的諧音,見血也不吉利,因此「豬舌」必須成為「豬俐」、「豬肝」與「雞肝」都稱為「豬潤」與「雞潤」,「絲瓜」稱為「勝瓜」、「豬血」稱為「豬紅」。這麼一來除了有「利潤」可圖外,還可確保「常勝」,賺得「滿堂紅」。

這些民間的創意,充分表達了平民百姓對生活的期待。

RTR23V4G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鬼節

一年過了半載就是農歷七月中元節,俗稱鬼節。傳說七月初一鬼門關大開,地府中的無主孤魂全部出關,在人間徘徊一個月,接受人間的祭祀。到了七月三十日,鬼門關再度關閉,孤魂都會趕在最後一刻打道回府。人們燒街衣以及使用米飯水果祭拜亡魂,目的是讓「好兄弟」有衣物禦寒,有食物裹腹。廣東人跟其他籍貫人士的不同點是在七月十四燒街衣,不是七月十五。

七月十四前的一個星期,也就是七月初七,廣東人還會拜七姐。不過這是上世紀80年代開始逐漸消失的習俗。

「七姐誕」(又稱七夕)是個深受新加坡華人中,年輕少女和媽姐喜愛的節日,七姐指的則是中國民間故事「牛郎織女」中的織女。少女情懷總是詩,對美滿姻緣充滿憧憬,希望七姐賜予良緣和巧手,早日覓得情郎,雙宿雙飛。當年在新加坡當女傭的媽姐還組織了「七姐會」,大家湊錢買福物,類似現在的中元會。媽姐向老闆請假,穿上新衣褲,梳個新頭飾,開開心心赴會。

七月初七拜七姐,七姐盆是必備的禮品。七姐盆有七色線、剪刀、縫衣針、海棠粉、七色花、漂亮的彩衣、胭脂水粉、糖果糕點等,好讓七姐可以打扮得漂漂亮亮,到鵲橋跟愛人相會。

蘋婆(又稱鳳眼果、七姐果)是七姐誕少不了的供品,是甘榜山亭的特產。甘榜山亭的老街坊蔡乙權家種蘋婆,過去每逢七姐誕,他都接到牛車水的七姐會的訂單,逐家逐戶送過去。蘋婆三四月開花,七八月結果,剛好趕上七姐誕,成為迎節的時果。

李泰麟1949年在香港坐輪船來到新加坡,他回憶起年輕時在牛車水的會館活動的時候,常跟夥伴們走到附近的德霖街和恭錫街,欣賞媽姐自己製作的小巧玲瓏的手工藝品、惟妙惟肖的紙鶴、盆栽、玩偶等。李泰麟最欣賞的是繡上龍鳳的小荷包,精緻艷麗,叫人愛不釋手。

這些德霖街和恭錫街的媽姐,有的在附近居住,有的在那兒打家庭工,有的在俱樂部打雜,有的專門服侍琵琶仔。她們的背景正好反映了這個地區住戶的日常作業。

舞獅、划龍舟

根據新加坡鶴山會館的記載,怡怡堂是新加坡第一頭醒獅。由上世紀20年代起,每逢春秋二祭,怡怡堂都派獅隊到「廣惠肇碧山亭居新三屬粵人總墳」祭祀先人。此後,新加坡的獅團陸續增加,會館、體育會、聯絡所和廟宇都成立了醒獅團。

新加坡的獅藝以南獅為主,南獅又稱醒獅或廣東獅,跟北獅比起來造型較為威猛,舞動時注重功架。南獅的獅頭可分為佛山獅和鶴山獅,佛山獅的獅頭較圓較大,額頭寬,嘴平闊;鶴山獅的獅頭較扁較長,嘴巴稍微突出,舞動起來比較輕便。

過去的華人店鋪開張、慶祝新年與元宵節,舞獅採青是必備項目。採青中的「青」用的是生菜,相傳「採青」原本有「反清復明」的含義,現在採青則取生菜跟「生財」諧音的好意頭。

為了增加娛樂性,商家會把生菜及利市(紅包)高掛在天花板,甚至在店鋪的三樓的窗口。舞獅隊藝高人膽大,借助凳子和特技動作如上肩、疊羅漢、爬竹桿等,獅子在「青」前猶豫地舞動數回,一探究竟,然後一躍而起,把青菜一口「吃」掉,再把生菜「咬碎吐出」。

RTR2A887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有些「掛青」師傅亦是武林中人,為了考驗對方的功底見識,刻意菜里藏刀(片),若「獅頭」不明就里,「咬青」的時候必定受傷,血流如注。

農歷五月初五端午節同樣是中華民族古老的傳統節日之一,新加坡不同籍貫的華人,所包的傳統粽子也有各自的地方特色,有使用竹葉包扎的福建肉粽、廣東咸水粽、鹼水粽和綠豆粽。土生華人所包的娘惹粽,粽葉採用班蘭葉。現在人們幾乎每天都能吃到粽子,市面上甚至出現了粽子專賣店,端午節吃粽子的傳統習俗正在淡化中。

各類肉粽中,長方形的裹蒸粽比一般粽子大出三倍以上,食材豐富,以糯米、綠豆、上等豬肉、咸蛋黃等做餡料,內層用荷葉包扎。裹蒸粽源自肇慶,因此稱為「肇慶裹蒸粽」,不過跟紀念屈原無關,倒是跟包公(包拯)關係密切。包拯曾被貶為端州(肇慶)知府,為當地百姓做了許多好事。三年後獲得「平反」,被調往京城之際,端州百姓感恩,用家中的食材做成裹蒸粽,讓包公在路上不用挨餓。

同樣的,賽龍舟雖然是端午節的習俗,划龍舟這種傳統文化已經在新加坡發展成為一項各族男女都可以參加的水上運動。

李泰麟回憶起成長的年代,珠三角有「一三五七九」的特色。「一三五七九」指的是正月初一農歷年,三月初三北帝誕,五月初五端午節,七月初七乞巧節,九月初九重陽節。

螢幕快照_2019-03-05_下午4_35_11
Photo Credit: 黃鈺清
88歲的馬仲煥(高要會館)分享了製作肇慶裹蒸粽的手藝。

五月份江河水滿,河水漲至堤岸,是端午節賽龍舟的好季節。龍舟競渡的習俗乃「初一起,初二忌,初三初四划出屎,初五初六船過基」,龍舟賽一般在初三初四兩天進行,至於初二則是「冷靜日」,禁划龍船也不准敲鑼打鼓。龍舟的船身有72人的,叫做「大葉」,36人的叫做「小葉」,龍舟賽全程約一公里。由於大葉需要較多壯丁,所以有大葉的都是人力財力物力雄厚的大村子。

龍舟的船身由紅木(坤甸木)製成,必須埋在水底下才耐用,在水面上受到陽光曝曬,反而容易損壞。所以龍舟賽後,村民將龍身埋在河湧的淤泥里,而龍頭和龍尾則放在祠堂內,農歷四月八日過後,擇個良辰吉日,各村男丁雲集「龍船埠」,把深埋一整年的蛟龍從河湧里撈起。當然埋在水里時間長了,紅木吸水,重量會逐漸增加,吃水較深,所以一般上新的龍舟會比舊龍舟划得快。

AP_091202169453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新加坡第一場龍舟大賽。
AP_10092206819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新加坡每年都會舉行大型龍舟競賽,來自全世界的龍舟好手都會共襄盛舉。照片攝於2010年端午節,可見英國一級方程式賽車車手路易斯・漢米爾頓(Lewis Hamilton)也前來參加。

「二五墟期龍在田,初三初四龍躍淵。只期郎與龍爭健,長在人間不上天。」比賽開始前大家先放鞭炮敲鑼鼓,主持人手執生猛的鯉魚,將鯉魚拋如河中,取「鯉魚跳龍門」之意。鯉魚向前游了幾步,還會轉過頭來鞠個躬,然後才離去。

難道鯉魚也有人性嗎?根據李泰麟的觀察,鯉魚被養在龍缸里一段日子,活動範圍狹小,可能已經養成慣性,知道什麼時候應該回頭。現在跳了龍門,一時間擺脫不了慣性,所以自然往回頭,然後再華麗轉身,看起來就像給村民鞠躬了。

原來如此,我不禁灑然一笑。

書籍介紹

本文摘自《大眼雞・越洋人》,水木作坊出版社

一部以報告文學形式書寫的民間歷史,它也是一份研究報告,重溫浩瀚下南洋的大環境,以及廣東人在新加坡留下的印記。本書相關內容已用在廣惠肇留醫院文物館(任重道遠館)和廣惠肇碧山亭文物館。

新加坡曾是英國直轄殖民地,下南洋的集散地,也是這個區域最發達繁榮的海港城市。許多當代的研究報告與文藝創作,通過中國在地的眼光來探討下南洋的大時代,《大眼雞・越洋人》的著墨點則是通過新加坡的大環境與民間記憶來回眸來時路,提供反方向的視角。

螢幕快照_2019-02-23_上午11_45_42
Photo Credit: 李國樑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李牧宜
核稿編輯:吳象元

關鍵評論網東南亞讀者投書

瘋狂亞洲富豪沒說的事:下南洋血淚史,被遺忘的新加坡華人故事:

電影《瘋狂亞洲富豪》描述新加坡富豪階級的奢華生活,以及誇張的炫富實例。然而,這些都是先輩們可能賠上性命,下南洋到新加坡堅持奮鬥打的基礎。新加坡華人組成是19世紀來自中國的特殊群體,當時處於內憂外患,人民飽受戰爭、饑荒與貧窮之苦,他們被逼迫離鄉,飄洋過海到新加坡尋找新生機。 本次專題希望以《瘋狂亞洲富豪》為引子,帶讀者回顧先輩們的血淚史,因為沒有他們的堅持奮鬥,就沒有今天繁華的新加坡。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