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章節
0 50 封面故事

一路向南之後:新南向是出路還是曇花一現?

關鍵評論網推出《一路向南之後:新南向是出路還是曇花一現?》專題,為你整理從2015年9月22日,蔡英文表示將推動「新南向政策」開始,這一年間對在台新住民、東南亞觀光、東協人才培育的政策規劃,並透過東南亞台商、在台馬來西亞華人、中經院分析師的觀察,從各方角度對此政策發表評論。 我們也採訪了菲律賓台商三大組織:「菲律賓台商總會」林在良會長、「菲律賓台灣工商總會」林家丞會長、「菲律賓台灣同鄉會」蔡子復秘書長,以及寮國台商總會薛明哲會長和嚮往東南亞發展的台灣年輕人,聆聽他們的東南亞經驗,最後,透過採訪〈新南向政策與移民人權〉座談會、台灣第一位新住民立委林麗蟬並製作全台新住民據點圖表,盼政府在推動經貿的東南亞時,切不忘記高達50多萬的台灣新住民。

1 50 導讀文章

台灣「新南向辦公室」到底在搞什麼?黃志芳用十件事告訴你

Photo Credit:達志影像 CC BY 2.0
唸給你聽

台灣新政府將於520上任後成立「新南向辦公室」,準辦公室主任黃志芳今日於暨南大學東南亞學系主辦──〈實踐以為本的新南向政策:台灣全方位東南亞人才培育論壇〉中表示,當美國、日本、中國都積極佈局東南亞,台灣建立與東南亞更緊密的關係是勢在必行,以下為黃志芳於論壇中的演講整理:

1. 台灣吸引外資排行是倒數第五,東協在2013年吸引外資投資超越中國,如今世界工廠已慢慢移到東南亞。八年前我到柬埔寨只有一間四星旅館,如今李嘉誠要在柬埔寨投資130層樓的旅館。

2. 再不好好加把勁,就是讓下一代承擔後果,台灣今日GDP是世界排名19名,但是到2040年會退步到40名,緬甸會到38名、越南18名。

3. 目前全球都在加碼投資東協,歐巴馬已經走遍東協十國,召開東南亞高峰會,日本首相安倍要加強亞洲開發銀行的投資,而中國不管是一帶一路政策,或是亞投行,都是要投資東南亞的基礎政策,例如雲南到新加坡的高鐵(泛亞鐵路)。

4. 過去是新加坡一切看台灣,現在是我們看別人;台灣的內地思想,讓我們無從突破,而新加坡李光耀是以Outside Singapore的政策來突破。

5. 台灣的製造和研發非常強,但去中國、東南亞也是在做代工。在場應該有聽過施振榮微笑曲線,左端為技術、專利,中段為組裝、製造,要有微笑曲線,就要有右段的品牌,因此,希望把東協變成台灣內需市場的延伸,但這機會也只有五年,再不把握時機就過了,而我們再不做品牌就來不及了。

A man plays a trumpet while people are splashed by elephants with water during the celebration of the Songkran water festival in Thailand's Ayutthaya province

6. 很佩服暨南大學東南亞系在很久以前就開始培養東南亞人才,但台灣現在有很多東南亞的人才嗎?沒有人才就沒辦法開展,因此新南向政策就是以人為本

7. 希望這個過程是雙向的,東南亞也能過來,不管是來觀光還是投資。

8. 談及東協,我們會有一個優越感,但人家的英文和國際觀就是比你好,我們卻很封閉。

9. 人是打開任督二脈的關鍵。目前有6400間台商在越南,但為節省成本而用中國幹部,後來就引發了513排華,影響台商甚大。試想,如果這6400間公司培養一個人才,那就是有6400位人才。

10.很多人問Why Now?早該要做了,雖然台灣現在就像今天的天氣,昏昏暗暗的,但這也是新政府的機會,就像英國首相邱吉爾在戰時表示This was their finest hour.這也是我們提出新南向的原因,大家一起為台灣打拼。

註:2013年,東協五國(印尼、馬來西亞、菲律賓、新加坡、泰國)外資投資金額超過1300億美元,超越中國1200億美元

desktop_720
圖表設計:高嘉宏

相關報導:「以人為本」還是「以錢為本」?且來聽聽他們怎麼談新南向政策

相關評論:

2 50 專題文章

一家公司如何翻轉越南經濟結構?請看南韓「三星帝國」前進越南啟示錄

Photo Credit:bizmac CC BY 2.0
唸給你聽

走在胡志明市第五郡的台灣辦事處,映入眼簾的是一棟巨大建築,獨棟的灰藍色現代風格。相較於在許多國家只棲身於普通商辦大樓某層的台灣代表處,這個壯麗的外觀,很難讓人猜到只是個台灣的「經貿辦事處」。在沒有邦交的越南,卻有大使館等級的代表處,可見台越關係的緊密。

20年前在李登輝前總統推行南向政策下,螞蟻雄兵般的台商紛紛湧入東南亞,當時與台灣語言文化最相近的越南成首選,許多紡織、製鞋等製造業進駐,至今有逾3,000多家台商。台灣更一度在2007年成為越南第一大外資投資國,若再加上由第三地進入的資金,則有將近300億美金的投資。而由於是越南的重要經貿夥伴,越南政府甚至設立台灣事務委員會,作為處理台灣事務的官方機構。

直到三星的到來

台灣作為越南最重要經貿夥伴的地位沒有持續太久,一切都因為一間韓國企業的到來。它不只改變越南外資投資國的排名,更改變整個經濟產業結構,不到十年,甚至發展出左右越南對外出口的巨大影響力,那個企業就是三星(Samsung)。

這商業帝國的觸手伸向越南,還只是2008年的事情。那年,三星取得越南的外資投資執照,投入6.7億美元。它其實並不是第一個進駐越南的國際科技大廠,早在2006年,來自台灣的鴻海集團總裁郭台銘就曾親自視察越南,並在2007年開始設廠生產。當時,郭董宣稱將投資越南50億美元,矢志成為越南最大外商,讓越南成為繼中、印之後,鴻海最大的生產基地。

然而,過了近十年後的今日,三星跟鴻海的發展卻有天壤之別。2015年,越南當局以未履行投資協定為由,撤銷鴻海兩億美元的投資執照,同年,三星卻已累積投資越南逾100億美元。那年,三星在越南生產超過兩億隻手機,佔三星全球手機生產的50%以上。

一家公司翻轉越南經濟結構

三星在越南的巨大發展,不只讓自身獲得巨大利益,甚至改變其經濟結構。2009年,越南出口產業排名前三分別是:紡織、製鞋與石化,這些產業背後都有台商影子,可說當年是台商撐起越南經濟的半邊天。至於手機產業,在那時的越南出口根本排不上名,是個在越南完全可被忽略的產業。

到了2013年,三星進入越南後四年,情勢卻有了天翻地覆的大逆轉,手機產業變成越南出口的第一名,佔了當年總出口的11%,其中有95%就是由三星所貢獻。2013年,三星已控制了越南近一成的出口,至2016年當手機生產佔越南出口的20%,三星已幾乎控制了越南的手機出口,現今則有超過五分之一的越南總出口額被三星掌控。

而在去年三星Note7爆炸醜聞發生後,不只重創越南電子產業,Note7的停產,也讓數以萬計越南勞工被迫放無薪假,甚至造成越南對外出口衰退。這時人們才驚覺,原來越南經濟已深陷三星帝國的魔爪中;在越南各大城市裡,韓文也逐漸成了常見的招牌文字,幾乎主要城市都有韓國人社區。

變魔術般的無中生有

隨著世界工廠──中國的工資成本不斷上漲,三星為降低成本也苦尋出路,最終在十年前看上越南豐富而廉價的年輕勞動力,和東協經貿合作下的廣大市場。雖然基礎建設尚顯不足,但並無成為阻礙三星的投資腳步。

三星在這塊處女地上,將電子業所需的一切無中生有,短短數年就在越南建立完整的手機供應鏈,方法便是強迫供應廠商須到越南設廠,否則就取消訂單,並將關鍵零組件如處理器、面板等生產都一併帶到越南。最重要的,是這些由三星帶來的廠商們,就等於是三星的衛星,只准供貨給三星,如此的完整供應鏈也只有三星可享用,用一種特殊的方式左右越南的電子業。

三星的目的也不是只追求低勞力成本,更有「經濟殖民」越南的恐怖野心。他們的飯店保全都只用韓國保鑣,而這種不相信外人的愛國主義,還建構一個專屬韓國人的生態圈。這戰略不只是五到十年,而是超過一個世代,例如要求外派人員把妻小也帶來,小孩還必須入越南當地學校,學習越語,以培育20年後韓國新一批的東協精兵。這樣的深謀遠慮,令人戰慄。

越南城市風景
Photo Credit : Wenzel Herder
韓國人憑什麼?

台灣曾在越南經貿投資國中佔有最重要的地位,今天卻落後於日本、韓國、新加坡,為什麼?一切都要從台灣在越南的產業說起。在越南的台商,常被比做螞蟻雄兵,大家兄弟登山,各自努力,甚至讓外界有台商不團結的誤解。但其實台商並非不團結,而是相比於韓國由三星領軍、韓國政府在背後支持的集團戰,台商卻是同性質中小企業彼此為競爭對手,各自奮戰,根本的發展結構就有所不同。

此外,韓國帶來的是整個生態,從品牌端就開始把整個韓國的文化跟產品賣到越南,贏得的不只經貿上的勝利,更在當地建立韓國文化的霸權。台灣在越南大多是代工製造業,受制於品牌客戶,因此大多數只能利用越南廉價勞動力跟資源,沒辦法讓產品直接在越南市場販售,共同享受越南經濟成長的成果,反而因越南經濟成長帶動的工資上漲而深受其害。

在這種情況下,政府如果要真要推動有別於20年前李前總統的「新南向政策」,不能只單純「鼓勵」台商前往發展。台商早已在當地深耕近20年,缺的不是「鼓勵」,而是以政府為後盾,積極擘畫專屬台灣進攻東南亞市場的總體戰略,讓原本各自努力的台商,能在有超過一世代遠見的一個領導下打集團戰,把「台灣」本身變成一個產品,輸出到當地。

從三星的成功看新南向政策

在河內跟胡志明國家大學這兩所越南最高學府中,不管是留學生、還是越語中心,其中的外國人都以韓國人居多。韓國提供許多留學東南亞的獎學金,積極推動年輕人到東南亞發展;三星甚至用全額補助方式,選拔優秀年輕人留學越南,提供免費食宿,讓其安心學習,畢業後還可直接進入三星工作。其野心龐大,目標就是要吃下整個國家,而在短短不到十年,三星已有了足以影響越南經濟的成果,可說是舉全國之力推動才有的成果。

台灣從原本的越南第一名外資投資國,摔落到五名之外,說明「南向」並非是場只有台灣參賽的單人遊戲,而是整個東亞都被捲入棋盤內的大博弈。而這場競賽中,台灣已從原本的領先位置,成為落後隊員。新南向的出發點,也應要從過去狹隘的分散大陸風險,提升到以深植東南亞、超越日韓星為目標的多邊賽局眼光,才可能開創真正對台灣未來總體發展有益處的新局。

參考資料:

相關評論: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楊之瑜

何則文
何則文(Wenzel Herder),字以學,台北市人,1990年生,台灣首個青年東協研究社團「亞細安研究會」創辦人,國立中興大學歷史學系畢業,經濟部國企班兩年期英語組結業,現於越南某地,勤奮打拼當台勞。長期關注東南亞政經局勢、文化歷史議題。 個人部落格 http://wenzeles.tw/

3 50 專題文章

一家公司如何翻轉越南經濟結構?請看南韓「三星帝國」前進越南啟示錄

Photo Credit:bizmac CC BY 2.0
唸給你聽

走在胡志明市第五郡的台灣辦事處,映入眼簾的是一棟巨大建築,獨棟的灰藍色現代風格。相較於在許多國家只棲身於普通商辦大樓某層的台灣代表處,這個壯麗的外觀,很難讓人猜到只是個台灣的「經貿辦事處」。在沒有邦交的越南,卻有大使館等級的代表處,可見台越關係的緊密。

20年前在李登輝前總統推行南向政策下,螞蟻雄兵般的台商紛紛湧入東南亞,當時與台灣語言文化最相近的越南成首選,許多紡織、製鞋等製造業進駐,至今有逾3,000多家台商。台灣更一度在2007年成為越南第一大外資投資國,若再加上由第三地進入的資金,則有將近300億美金的投資。而由於是越南的重要經貿夥伴,越南政府甚至設立台灣事務委員會,作為處理台灣事務的官方機構。

直到三星的到來

台灣作為越南最重要經貿夥伴的地位沒有持續太久,一切都因為一間韓國企業的到來。它不只改變越南外資投資國的排名,更改變整個經濟產業結構,不到十年,甚至發展出左右越南對外出口的巨大影響力,那個企業就是三星(Samsung)。

這商業帝國的觸手伸向越南,還只是2008年的事情。那年,三星取得越南的外資投資執照,投入6.7億美元。它其實並不是第一個進駐越南的國際科技大廠,早在2006年,來自台灣的鴻海集團總裁郭台銘就曾親自視察越南,並在2007年開始設廠生產。當時,郭董宣稱將投資越南50億美元,矢志成為越南最大外商,讓越南成為繼中、印之後,鴻海最大的生產基地。

然而,過了近十年後的今日,三星跟鴻海的發展卻有天壤之別。2015年,越南當局以未履行投資協定為由,撤銷鴻海兩億美元的投資執照,同年,三星卻已累積投資越南逾100億美元。那年,三星在越南生產超過兩億隻手機,佔三星全球手機生產的50%以上。

一家公司翻轉越南經濟結構

三星在越南的巨大發展,不只讓自身獲得巨大利益,甚至改變其經濟結構。2009年,越南出口產業排名前三分別是:紡織、製鞋與石化,這些產業背後都有台商影子,可說當年是台商撐起越南經濟的半邊天。至於手機產業,在那時的越南出口根本排不上名,是個在越南完全可被忽略的產業。

到了2013年,三星進入越南後四年,情勢卻有了天翻地覆的大逆轉,手機產業變成越南出口的第一名,佔了當年總出口的11%,其中有95%就是由三星所貢獻。2013年,三星已控制了越南近一成的出口,至2016年當手機生產佔越南出口的20%,三星已幾乎控制了越南的手機出口,現今則有超過五分之一的越南總出口額被三星掌控。

而在去年三星Note7爆炸醜聞發生後,不只重創越南電子產業,Note7的停產,也讓數以萬計越南勞工被迫放無薪假,甚至造成越南對外出口衰退。這時人們才驚覺,原來越南經濟已深陷三星帝國的魔爪中;在越南各大城市裡,韓文也逐漸成了常見的招牌文字,幾乎主要城市都有韓國人社區。

變魔術般的無中生有

隨著世界工廠──中國的工資成本不斷上漲,三星為降低成本也苦尋出路,最終在十年前看上越南豐富而廉價的年輕勞動力,和東協經貿合作下的廣大市場。雖然基礎建設尚顯不足,但並無成為阻礙三星的投資腳步。

三星在這塊處女地上,將電子業所需的一切無中生有,短短數年就在越南建立完整的手機供應鏈,方法便是強迫供應廠商須到越南設廠,否則就取消訂單,並將關鍵零組件如處理器、面板等生產都一併帶到越南。最重要的,是這些由三星帶來的廠商們,就等於是三星的衛星,只准供貨給三星,如此的完整供應鏈也只有三星可享用,用一種特殊的方式左右越南的電子業。

三星的目的也不是只追求低勞力成本,更有「經濟殖民」越南的恐怖野心。他們的飯店保全都只用韓國保鑣,而這種不相信外人的愛國主義,還建構一個專屬韓國人的生態圈。這戰略不只是五到十年,而是超過一個世代,例如要求外派人員把妻小也帶來,小孩還必須入越南當地學校,學習越語,以培育20年後韓國新一批的東協精兵。這樣的深謀遠慮,令人戰慄。

越南城市風景
Photo Credit : Wenzel Herder
韓國人憑什麼?

台灣曾在越南經貿投資國中佔有最重要的地位,今天卻落後於日本、韓國、新加坡,為什麼?一切都要從台灣在越南的產業說起。在越南的台商,常被比做螞蟻雄兵,大家兄弟登山,各自努力,甚至讓外界有台商不團結的誤解。但其實台商並非不團結,而是相比於韓國由三星領軍、韓國政府在背後支持的集團戰,台商卻是同性質中小企業彼此為競爭對手,各自奮戰,根本的發展結構就有所不同。

此外,韓國帶來的是整個生態,從品牌端就開始把整個韓國的文化跟產品賣到越南,贏得的不只經貿上的勝利,更在當地建立韓國文化的霸權。台灣在越南大多是代工製造業,受制於品牌客戶,因此大多數只能利用越南廉價勞動力跟資源,沒辦法讓產品直接在越南市場販售,共同享受越南經濟成長的成果,反而因越南經濟成長帶動的工資上漲而深受其害。

在這種情況下,政府如果要真要推動有別於20年前李前總統的「新南向政策」,不能只單純「鼓勵」台商前往發展。台商早已在當地深耕近20年,缺的不是「鼓勵」,而是以政府為後盾,積極擘畫專屬台灣進攻東南亞市場的總體戰略,讓原本各自努力的台商,能在有超過一世代遠見的一個領導下打集團戰,把「台灣」本身變成一個產品,輸出到當地。

從三星的成功看新南向政策

在河內跟胡志明國家大學這兩所越南最高學府中,不管是留學生、還是越語中心,其中的外國人都以韓國人居多。韓國提供許多留學東南亞的獎學金,積極推動年輕人到東南亞發展;三星甚至用全額補助方式,選拔優秀年輕人留學越南,提供免費食宿,讓其安心學習,畢業後還可直接進入三星工作。其野心龐大,目標就是要吃下整個國家,而在短短不到十年,三星已有了足以影響越南經濟的成果,可說是舉全國之力推動才有的成果。

台灣從原本的越南第一名外資投資國,摔落到五名之外,說明「南向」並非是場只有台灣參賽的單人遊戲,而是整個東亞都被捲入棋盤內的大博弈。而這場競賽中,台灣已從原本的領先位置,成為落後隊員。新南向的出發點,也應要從過去狹隘的分散大陸風險,提升到以深植東南亞、超越日韓星為目標的多邊賽局眼光,才可能開創真正對台灣未來總體發展有益處的新局。

參考資料:

相關評論: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楊之瑜

何則文
何則文(Wenzel Herder),字以學,台北市人,1990年生,台灣首個青年東協研究社團「亞細安研究會」創辦人,國立中興大學歷史學系畢業,經濟部國企班兩年期英語組結業,現於越南某地,勤奮打拼當台勞。長期關注東南亞政經局勢、文化歷史議題。 個人部落格 http://wenzeles.tw/

責任編輯:吳象元 | 核稿編輯:吳象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