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確認
  • .
2017/09/22 | 讀者投書
與其廣設孵化器,不如打造校園創業生態系——以新加坡大學企業中心為例
台灣推動創新創業,不能只發生在政經中心的台北,應將創業精神融會貫通,推到各地方政府,並以各校園為核心,利用政策工具,來達到創業生態系統的建立。
2017/09/22 | 張馨云
菲國史上最苦澀的淚:埃斯格蘭特屠殺事件後32年,世人的記憶是什麼?
1985年9月20日,內格羅斯農民響應全國性的大罷工,抗議戒嚴時期的苦難,並在第二天被軍警血腥鎮壓。在改朝換代後,內格羅斯島上的農民,仍在用每一日的血汗支撐著卑微的存在。
星國總理李顯龍會見習近平——重申一中,面子裡子雙贏
19日至21日,新加坡總理李顯龍至中國大陸進行三日訪問。外界普遍認為此行是為了緩解諸如2016年南海仲裁案等後的兩國關係。但筆者認為,李訪問中國大陸顯然帶來了更多的實際效益。
2017/09/22 | Green
東協的骯髒真相:想穿過一片泥濘,不可能不弄髒鞋子
我知道現在的年輕人最看不起官僚、最討厭做表面功夫,我覺得這沒什麼不好。可是當年輕人想來東協工作前,應該要想想看這一件事,『我真的能夠捨棄掉一直以來引以為傲的台灣價值嗎?』
2017/09/22 | 李慧明
還在講辣椒醬?新加坡鹹蛋黃醬的前世今生
新加坡終於有自己的伴手禮,竟然是現時被網購公司炒高至差不多兩百塊港幣的脆口零食。
2017/09/22 | 吳象元
投資人的仰光自述:他在緬甸改朝換代前抵達,正逢政經環境鉅變時刻
「單純就是有個機會,而在大城市裡沒有更好機會;許多去的人都留下了,甚至還不想離開,因為給了更好的平台,站在人來人往的舞台上。」
2017/09/22 | 吳象元
兩女生勇闖馬尼拉:白天在貴族大學上課,課後深入菲律賓底層社會
「吉普尼」「拖鞋」「Halo-halo」,這三樣東西是菲律賓街頭常常看到的,非常在地卻又與菲國的歷史與風土息息相關。
2017/09/22 | 張馨云
在菲律賓這段日子, 我同時見到最富裕的階級和底層人民的生活
身為學生時,我坐在設備新穎良好、網路迅速(這在菲律賓是非常少見的事)的圖書館念書、吹冷氣,吃著一餐可抵外面兩餐的學校餐廳
2017/09/22 | Analeigh Yao
擁抱混亂的馬尼拉:讓自己成為異鄉人,感受菲律賓底層的日常掙扎
我與東南亞之間,似乎一直有條隱藏的線牽繫我們。但除了當短期路過的觀光客外,我還想用自己的眼睛去認識這地方
戒嚴令在菲律賓:恐懼的故事,數十年來只有不斷出現新的章節
距馬可仕戒嚴的年代已過去數十年,但菲律賓許多的地方仍活在恐懼包夾的氛圍之中。某些人逍遙法外不受懲處、受害者和家屬的傷口不斷被掀開、毒品戰爭急速增加死亡,都證實了,國家恐怖主義是真實存在。
2017/09/21 | 吳象元
小夫妻在金邊:他和泰籍老婆相識於澳洲,最後選擇於柬埔寨落腳
每個到東南亞闖蕩的冒險者都有個故事,而對Lan而言,「愛情」正是他選擇落腳柬埔寨金邊的理由。
2017/09/21 | Lan Ying Pin
怎會第一份工作就駐外柬埔寨? 簡單一個字,因為「愛」
2012年,在即將啟程前往金邊赴任的時候,我對著Ms K. 說:「我先過去柬埔寨,在金邊,等妳。」
2017/09/20 | fanny
專訪《親愛的大笨象》新加坡導演陳敬音:「我最大的恐懼是回到家什麼都沒了」
會寫這部電影,也是因為我開始想家了。我怕有一天回頭看的時候,很多東西已經不見了。在外國住久了,發現很多重要時刻我都不在、都不能參加,回到家發現什麼都沒了,這就是我最大的恐懼。
2017/09/20 | 吳象元
女子@清邁:她決定重返當地學泰文,就此在這座城市住下
2013年,上班族的她給自己放個長假,基於十年前曾到訪清邁,她決定再次重返學當地學泰文,就此在這座城市住下
2017/09/20 | 女子@清邁
親見泰北山城的變身旅程:趁職場休息到清邁學泰語,卻遇上這城市變化最迅速時期
由於轉變速度猶如疾駛列車,再這樣繼續開發下去,身為有私心的外國人,實在很擔心幽靜的清邁、過往帶著驕傲的藍納文化(Lanna)會不會被洗褪原色。
2017/09/19 | 吳象元
台幹的河內大冒險:過去他對東南亞毫無認識,如今卻是不折不扣的「越南通」
大學時期,何則文對東南亞幾乎毫無概念,直到畢業後於經濟部外貿協會(International Trade Institute,ITI)受訓,因造訪當地而扭轉思維
2017/09/18 | 吳象元
小記者在雅加達:希望抹去台灣人對印尼的偏見,重新認識這陌生又熟悉的國家
他先從印尼語學起、找媒體實習,也積極認識在地文化,目前已成為在雅加達任職的媒體工作者,負責播報中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