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確認
  • .
《富比士》百大最有權勢女性出爐:為何李顯龍夫人會比伊麗莎白女王更有權勢?
《富比士》雜誌公佈了2018年全球百大最具權勢女性排行榜,新加坡總理李顯龍夫人何晶全球排名第17名,也是亞洲區第一名。
2018/12/27 | 何則文
為何越南團選擇集體逃脫?想杜絕人蛇集團,得先徹底檢討移工制度
對這150多名脫逃的越南人來說,透過旅遊脫團打黑工,付出的機會成本遠比合法仲介來台低,所以才會觸發這次事件。
2018/12/27 | 李國樑
記憶中充滿「甘榜情誼」的新加坡雜貨店,為鄉里打燈還允許賒賬
傳統雜貨店是家庭式作業,請一兩位夥計幫忙扛貨送貨,商業模式建立在關係與互信,跟大型超市講究的效率與購物體驗不可同日而語。
星馬領海糾紛激起「愛國情操」:絕不讓其他國家佔新加坡的便宜
新加坡人很少會公開表達「愛國心」,一場星馬爭議意外激起不少人的愛國情操,老馬本來是想來找新加坡政府的茬,沒想到反而幫政府凝聚民心,還可能是倒幫了執政人民行動黨一把呢。
2018/12/26 | 楊俊業 博士
探究經典泰國料理(下):「微笑佛國」能否躍入國際時尚餐飲之林?
泰國料理之所以風靡全球饕客的主因,不單僅是泰式餐廳那些讓人食指大動、垂涎欲滴的精緻佳餚,泰國街邊庶民小吃也是吸引觀光客駐足體驗的重要平臺。
2018/12/26 | 李國樑
「新加坡鄰居」馬哈迪的罷凌戲法:《聯合國海洋法公約》到底有多大約束力?
大國基於利益和各種依據,往往不遵守對己不利的判決,已經司空見慣了。國際海事法庭(ITLOS)頂多是適度地解讀國與國之間的糾紛,而不是命令式的「this is an order」。
2018/12/25 | 楊俊業 博士
探究經典泰國料理(上):台灣人最愛「月亮蝦餅」,但正宗泰菜究竟為何?
泰國郵政局直至120年後為慶祝「曼谷國際郵展」,首次以「經典泰菜」為題發行紀念郵票(一組四枚套票)正式向世人推薦泰國料理,四枚票圖是以泰國四大菜系之代表名菜構圖呈現
2018/12/25 | 當代評論
錢從哪裡來?大馬政府應打造「低生活成本國」、刺激經濟活力
馬來西亞各種條件約束下,一方面必須提高人力資本投資與基礎設施投資,同時也得加強國內競爭,刺激經濟活力,也應從消極福利轉向生產型的積極福利,如授人以漁(技能)而非魚(實物),才能生生不息,具可持續性。
2018/12/24 | 精選轉載
星巴克在越南始終施展不開,為何這間咖啡連鎖店卻快速擴張?
當越南人說「咱們喝咖啡吧!」,當中的文化意涵不只是把咖啡喝下肚,還包括了談工作、談心事、朋友分享、情感連結。咖啡店可以是所有故事發生的源頭,理解這些元素,才能受到越南消費者歡迎。
2018/12/24 | 精選書摘
雖是一黨專政的共產黨治國,卻相對透明化的越南政治
越南的政治透明度之高,打破一般人對越南的印象,這也是政局相對穩定的原因之一。在共產黨專政的體制下,雖然人民的言論和結社自由仍受到限制,但越南並沒有嚴格限制社群網路(SNS)的使用。
2018/12/22 | 精選轉載
【東協公民論壇紀實】東南亞移工現況如何作為台灣的借鏡?
台灣目前因政策與地理位置因素,「無證移工」現象並不多見,但其人身安全、仲介費剝削、職業進修、移工二代教育等問題實屬類似,尤其台灣的勞動環境與保障更使移工處於弱勢
2018/12/22 | 蔡歐趴
「在台印尼媽媽」殺人案的反思:面對新住民不該報喜不報憂,或假裝看不到衝突
同樣是新住民家庭,筆者比該新聞慘況幸運得多。或許應當感謝家父與奶奶,從來未曾因家母的來處產生鄙夷的情愫,而是以「一家人」生活為目標共同奮鬥。
若濱海灣下雪會是什麼景象?27歲創作者畫出「零下溫度的新加坡」
27歲的李兆倫(Sean Lee)用場景設計軟體繪畫了一幅幅美輪美奐的場景——零下溫度的新加坡。
新移民在台東:23歲選擇來台生活,如今只求人生有不同的可能
阿台姊從以前就很喜歡料理,但從來沒想過會開店。最初是因為先生的朋友吃到她做的菜,很驚訝為什麼這樣的好味道沒有在台東開店,便詢問她有沒有意願開店,朋友出錢她出藝。
2018/12/21 | 當代評論
馬來西亞萬人抗議《反歧視公約》後,希盟更需毫無愧疚地與保守派交鋒
在「新馬來西亞」的氛圍裡,不管是馬哈迪、安華或阿茲敏等希盟領袖,都必須毫無畏懼,在所有馬來西亞群體前毫無愧疚地與保守勢力交鋒,爭取中間選民的認可。
2018/12/20 | One-Forty
在白晝之夜裡,這些移工表演團隊讓大家看見「他們不只是移工」
今年,白晝之夜特別與One-Forty合作,在「多元文化」的主題下,共同邀請移工帶來精彩的表演。其實移工不是我們所害怕的樣子,他們也可以是受人尊敬與喜愛的大人物。
馬哈迪拿新加坡開刀,是為考驗星國新領導人,還是轉移國內焦點?
馬哈迪上任後開始對新加坡出手,因為上一代的恩怨,他對新加坡的動作不讓人意外,但他為什麼選在這個時間上「發難」?
2018/12/19 | 李國樑
成為新加坡軍事基地前的德光島:紅樹林遍佈、小村住著馬來王族後裔
早在上世紀70年代,德光島已被徵用,島上4千多名居民,共用約等於兩個淡濱尼市鎮的土地。1987年演完最後一出酬神戲後,德光島開始清場,島民可能一輩子只可遙望,無法重回「故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