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星國公司抱怨中低層員工常「鬧失蹤」,但市場體制是否有公平對待這群「打工族」?
如果按照市場原理,供不應求應當反映在價格上才對,也就是說這些員工的薪水應當增加。是因為增加的幅度不夠,還是沒有實質性的加薪,才導致他們為了10元而失信呢?
2018/07/16 | 當代評論
解決低薪困境,臺馬政府分別怎麼做:「低薪,是一種政治選擇,而我們可以有其他選擇」
臺灣和馬來西亞長期以來壓抑薪資的成長,不僅導致勞工的生活受到衝擊,低薪更影響了經濟成長,衝擊國內的購買力。最低工資作為一項政府介入工資最有效的政策工具,近年來越來越受到各國的關注,兩國政府皆應體認提高薪資對於經濟發展的正面意義,具體落實提出的最低工資政治承諾。
2018/01/30 | 楊之瑜
新加坡開放台灣「輔助警察」以防恐,當地人:那可以用外籍人士換掉部長們嗎?
新加坡首度開放台籍輔警參與陸路關卡檢查哨的工作,今年並有意大舉招募人才,未料引起國內人民的討論,認為政府不肯付高薪聘本國人做法的心態可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