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香港媽媽探訪菲律賓外傭村「丈夫外遇是海外工作的一部份,我只能接受」
獨守空房的男人既成為憐憫對象,但同時也是備受監察的人。出軌的流言很多,常常由通訊科技推波助瀾,傳進兩地夫婦的耳朵裡,令越洋信任變得非常困難。
2017/04/19 | 吳象元
移工請假返國新規定 雇主違法最高罰30萬
若協商調整不成立,雇主仍應依外籍勞工原來排定的日期,同意外籍勞工返國,否則將違反就業服務法。
2017/01/25 | 芭樂人類學
香港菲籍家務工吃飯學問:接受「我不是你的家人」,才能有相對平等關係
當一名外籍家務傭工最難的是什麼?也許還不是和家人的分離。而是必須全面的棄守自己的自主權 (autonomy)。把勞力、喜惡、時間全部交出去。在這種困境中,唯每日晚餐那一點點的時間,有機會想起來自己是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