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菲共稱今年目標為推翻杜特蒂政權,菲軍與政府:不可能
有關菲律賓共產黨(Communist Party of the Philippines)創始人席森(Jose Maria Sison)宣稱,今年目標為推翻杜特蒂政權一事,3日被軍方及馬拉坎南宮譏為痴人說夢。
2018/12/24 | 精選書摘
雖是一黨專政的共產黨治國,卻相對透明化的越南政治
越南的政治透明度之高,打破一般人對越南的印象,這也是政局相對穩定的原因之一。在共產黨專政的體制下,雖然人民的言論和結社自由仍受到限制,但越南並沒有嚴格限制社群網路(SNS)的使用。
2018/12/14 | TNL 編輯
為報復政府延長戒嚴一年,菲國共產黨揚言將在全國發動攻擊
為徹底鏟除菲律賓南部的安全威脅,總統杜特蒂7日要求延長民答那峨島的戒嚴,將實施戒嚴到2019年底;而為報復菲國政府延長戒嚴,菲律賓共產黨12日揚言,將透過旗下游擊組織在全國各地發動戰術性攻勢。
(更新)杜特蒂健康疑雲 菲政府:總統並未罹患癌症
菲律賓總統杜特蒂身體健康指數出現異常,健檢後醫師發現他的消化道出現「腫塊」(growth)。現年73歲的他強調,如果查出罹患重症,一定會告知民眾。
涉嫌2006年擄走兩名左派學生,菲退役將領遭判20年徒刑
「人權觀察」(Human Rights Watch)表示,巴爾巴蘭的定罪,是對菲律賓惡名昭彰「免罪文化」的「一大打擊」。在這種文化下,權貴人士犯罪都不怕遭到繩之以法。
菲媒引述軍方:菲共策劃10月推翻政府
由於菲共與政府的和談再次瀕臨破裂,菲共創始人席森(Jose Maria Sison)6月28日發表聲明,號召推翻杜特蒂。
2018/06/06 | 精選書摘
《不即不離》:從失責父親身上,追溯家族失憶的馬共歷史
導演質問:「為什麼他無法是一個正常點的父親?後來我想,會不會是他自己的父親的問題呢?」
再度被指控為印尼共產黨員,總統佐科威:我是鄉下男孩
關於被指控為印尼共產黨員一事,佐科威稱若忽視此議題,未加以澄清的話,此事會不斷發生。
2018/01/29 | 精選轉載
專訪蔡勝添:首位白色恐怖冤牢下的馬國僑生
蔡勝添說他太太對上門的警總的人說,「他就是犯罪,赴獄十二年了,債已經還了,你們為什麼還要找他嗎?」,之後警總便沒再騷擾了。
印尼環保人士高舉共產黨圖騰被求刑7年,證據卻難以說服民眾
印尼知名環保人士賀立因高舉印有共產黨圖騰的旗幟,遭檢方求處7年有期徒刑。然而,檢方起訴賀立的證據難以說服民眾,就如同賀立身邊的社運人士認為:賀立是被那些想要遏制他對金礦抗議的人誣陷。
持續殺害無辜人民 杜特蒂宣布將菲共列為恐怖組織
菲律賓共產黨旗下的新人民軍(NPA)持續破壞建設和人民財產、殺害無辜民眾,使總統杜特蒂感到十分厭倦。他宣布,將不會再與菲共或新人民軍和談,並將同美國把菲律賓共產黨列為「恐怖組織」。
解密印尼反共50萬人大屠殺:沈默知情的美國,如何在暗中支持?
最新解密的美國國務院檔案顯示:美國暗中支持印尼於52年前的反共大屠殺,並提供了具體細節,包括蘇卡諾如何被推翻,及美國如何秘密參與援助之過程。
菲國防部長:若下週抗議淪於暴力 杜特蒂可能下令全國戒嚴
自稱「反對暴君運動」(Movement Against Tyranny)的聯合組織宣布,計劃在21日舉行抗議。當天是已故獨裁者馬可仕(Ferdinand Marcos)實施戒嚴45週年。
那段反共大清洗屠殺歷史,讓共產黨在今日仍是印尼社會的禁忌
事隔半世紀,在人權團體的壓力下,印尼總統佐科威承諾調查當年這一段反共清洗的歷史,政府也派代表參與民間團體舉辦的研討會,但印尼政府表示不會為清共屠殺歷史道歉,迄今也未見深究相關人等的責任。
身穿越南購買的「共產圖樣」T恤 遊印尼日惹遭軍方人員訊問
婆羅浮屠寺廟群管理處給馬修換上印有婆羅浮屠寺廟群圖像的藍色T恤,馬修隨後獲釋,離開安檢站。
將對「白色恐怖」的恨轉為對土地的愛,他是第一個願意站出為自己發聲的大馬僑生
1967年赴台留學,再次歸國竟已是1988年。離家20年的遊子到家的那一刻,腦海一片空白。太多的故事無從說起,只能呼喚一句:「媽,我回來了。這是我的承諾,我做到了。」
2016/10/07 | 吳象元
泰國法政大學屠殺倖存者:「我們當時很天真,以為校園的牆能保護我們」
「當時我和一位會講泰語的德國記者一道走出大門,往街上走去,我們看到一群憤怒的泰國人圍著樹,樹上有一具屍體。」
2016/07/13 | 鄭昭賢
冷戰對立下的沈默孤軍 :他們七次出征阻泰國赤化,在金三角掙扎求生存
在冷戰時代的大背景下,在東南亞地區意識形態斗爭火熱化時刻,政治領袖的決策,決定了孤軍士兵的命運。他們無從扭轉局面,只能在金三角地區掙扎求存,為泰國剿共,換取在泰國土地長久安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