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馬國也有「政二代」?在馬來西亞政壇,血緣與宗親的結盟是無可避免的產物
大馬出現政治家族是好還是壞,目前難以評量。不過至少目前可以確認的是,這些政治家族的第二/第三代正逐漸成為大馬的先鋒人物,所謂的家族勢力在近期內只會不消反增。
2018/10/23 | 讀者投書
馬來西亞的轉型正義困境:可以為「救國」而遺忘「威權時代的馬哈迪」嗎?
烈火莫熄開啟了大馬政黨政治的多元,也讓民眾站出來抗議獨裁政府。如果不去處理歷史問題,請問誰還記得當時景況,若不理清來龍去脈,如何讓下一代作為警惕,甚至讓加害者依然坐在最有權力的位置掌控政治發展,難道,我們就真要認可他曾犯下的錯誤?
2018/10/18 | 精選書摘
《馬來西亞大崩壞》:馬來西亞政黨為什麼缺乏問責能力?
馬來西亞在野黨雖是憲政體制下「忠誠的反對黨」,但多年來養成了溫和、節制和保守的性格,是四十年來東亞威權政體中最保守的在野黨,無論是抗爭策略抑或組織動員,都甚為謹慎與製式化,把議會選舉視為反對政治的唯一手段。
他回來了!安華贏得國會補選,離大馬首相寶座更近一步
大馬前副首相安華(Anwar Ibrahim)14日壓倒性贏得國會議員補選,他將重返國會,更接近登上首相寶座。首相馬哈迪先前曾公開宣布,他將會在擔任大馬首相2年後下台,讓位給安華。
林吉祥50年的政治奮鬥(下):這位馬國強勢領袖如何面對政治生涯的低谷?
這是一個關於馬來西亞人的故事;林吉祥只不過是用以訴說這個故事的切入點。大馬的現實就是超過一半的人也如林吉祥一樣,希望能擁有一個「馬來西亞人的馬來西亞」,但只有少數人像林吉祥一樣在前線、幕後,獻上一生來為這個理想奮鬥。
2018/09/10 | 精選書摘
馬來西亞「一馬公司」醜聞的十個關鍵待解問題
最先批評一馬公司疑竇重重的,不是馬哈迪,而是安華。 2011年6月20日,他以國會在野黨領袖身份辯論《2011年追加撥款法案》時,要求國會公共賬目委員會調查涉及一馬公司與Petro Saudi International Limited的聯營公司—— 1MDB Petro Saudi Limited。
2018/08/31 | 精選轉載
既然「馬來西亞獨立日」與砂拉越無關,何不等到916再普天同慶?
這些年來國家資源雖然是說平等分配在聯邦政府,但資源分配仍明顯不均,十分集中在半島。這樣的分配不均其實早已激化砂拉越、沙巴與半島之間的矛盾,產生了一種階級對抗現象。而在這場對抗下,掌握資源的半島是上層,資源被掌握的東馬是下層。
2018/07/10 | 多維TW
上任後阻中資計畫,馬哈迪真是東南亞版的川普嗎?
馬哈迪在選舉前大力批判中資,在選後也旋即宣布要檢討中資在馬國的大型東海岸鐵路計劃,以及退出與新加坡政府簽訂好的馬新高鐵項目協議,這種「退群」的動作也的確讓人聯想到川普的風格。
2018/06/10 | 葉蓬玲
未竟之志:在恐懼文化的籠罩下,馬來西亞青年行動者這樣找出路(上)
馬來西亞的公民社會近年來日漸蓬勃,有時卻仍會出現恐懼的幽靈,譬如長輩仍會耳提面命地要孩子們大選期間「小心」,投票日當天不要出門等等。而在我們的街坊過程中,大學校園內的學生在面對「敏感問題」時似乎也出現迴避的情況,究竟是什麼塑造了這樣的「恐懼文化」?
馬來西亞前政府涉貪,安華批澳洲包庇關鍵人物
他以備受矚目的前大馬警官西魯(Sirul Azhar Umar)捲入的謀殺案為例。西魯涉嫌謀殺蒙古模特兒阿爾丹杜雅(Altantuya Shaariibuu),被判絞刑後逃離大馬,在澳洲被捕後一直遭羈押
2018/05/28 | 當代評論
正視「國族議題」:從林冠英「我不以華人自居,而是馬來西亞人」說起
面對腐敗,才能消滅腐敗;面對威權,才能推翻威權。面對多元種族,才有塑造國族的可能。
2018/05/18 | 吳象元
安華接受路透專訪:「納吉曾在大選當晚致電我」
安華也強調,納吉當晚只是與他咨詢,並非試圖要和他達成任何協議,「即便他有提到那件事(協議),我也會忽略,我只是聽他說。」
安華終獲全面特赦釋放:不催馬哈迪交棒,做「一般公民」支持新政府
1998年9月2日,馬哈迪派警官送辭職書到安華官邸,安華並未接受且將信件撕毀,馬哈迪便在當日傍晚,以涉嫌泄露國家機密、貪汙和雞姦醜聞等10項罪名,宣布解除安華副首相兼財政部長的職位。
安華妻子:安華不急於特赦後接任首相
馬來西亞前財政部長達因(Daim Zainuddin)在「海峽時報」(The Straits Times)訪問指出,交接只能在新政府執政中期進行,讓馬哈迪至少掌權到2020年,要他剛就任就倉促交出領導權是愚蠢的舉動。
2018/05/14 | 李修慧
馬來西亞大選:馬哈迪就任首相後,為何「安華」這號人物卻是關注焦點?
1998年,馬來西亞前副首相安華所發起的「烈火莫熄」改革運動,啟蒙了原本對政治冷感的馬來青年與馬華青年。在第14屆馬來西亞大選中,人在監獄中的他,卻是扮演舉足輕重的角色。
2018/05/11 | 楊之瑜
馬哈迪宣誓就任首相後的隔日,他說了又做了什麼?
前一天晚間10點才宣誓就任馬來西亞第7屆首相的馬哈迪,隔天一早10點就現身吉隆坡的布卡立基金會與希望聯盟其他4黨代表開會,會後舉行記者會宣布了一連串的措施。對於他誓言交出首相職位的公正黨實質領袖安華,他表示最高元首的確表達特赦之意,但要成為首相時間「可能會長」。
馬國迎來首次「政權轉移」,但馬哈迪如何讓位安華仍充滿變數
由於大馬法律規定,出獄後5年內不得參與選舉,這意味著安華必須先獲得特赦,抑或成為上議院議員,才有可能重返政壇進入內閣,或接任首相。
出生政治世家仕途順遂 ,馬國首相納吉是如何斷送執政霸業?
由於父親中年病逝,納吉在1976年以23歲之齡,接棒上陣選舉,當選彭亨州北根國會議員而進入國會,寫下馬來西亞史上最年輕國會議員的紀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