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12/03 | 精選轉載
為什麼要到柬埔寨偏鄉教兒童攝影?
8年拜訪的村落距離暹粒市約2個半小時車程,鄰近泰國邊境。今年該村莊才第一次有了生活用電,目前仍然無乾淨飲用水。由於缺乏工作機會,村中每人平均月收入低於3000台幣,因此村裡只看的見老人與小孩。
2017/06/30 | TNL特稿
【台北電影節】歡迎光臨柬埔寨:《照片沒說的秘密》的影像再現與歷史建構
有一張寄到德國的明信片寫道:「Hello from Cambodia!」而明信片正面是一個老人的腳被鐵鍊拴住,被處死前凝視著鏡頭的黑白肖像,觀光消費與國家暴力在此時形成了極大的張力。然而,奈恩接下來對金哈說的話,讓這個張力持續擴大,他說:「你很年輕,如果你對生意有興趣,我們可以合作。」
從15萬名競爭者脫穎而出,越南攝影師陳俊越作品登國家地理雜誌
陳俊越畢業於河內建設大學建築學系,他說「攝影就像建築一樣,是結合了社會學與技術的藝術」
2017/05/17 | 陳娉婷
【附相片集】菲傭攝影師拍下香港「孤獨」的一面:「這是我的內心倒影」
菲傭Leeh Ann Hidalgo為了養家,甘願放棄教職來港做女傭,但到埗後,她受盡歧視、失去自由,至重拾攝影後,她才找到渠道抒發情緒,拍攝的對象大多是在香港孤獨的身影。
2016/04/03 | 四方報
他19歲帶兩百美金離開緬甸,15年後返家用鏡頭記錄故鄉
長期沒回家的黃建邦飽受思鄉之苦,只能不停把自身投入工作,才能讓他不那麼想家,直到他發現了畢生最大興趣 ── 攝影,才找到紓發情緒的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