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韓國瑜訪馬國遭打壓?外交部:韓未提協助安排拜會馬星政要的需求
外交部強調,完全依照高雄市政府所請,電請駐馬來西亞、駐新加坡代表處提供相關協助;駐馬處協助事項與接待規格均為妥適,並符合高雄市訪問團的任務需要。韓國瑜在25日一項簽約儀式致詞時,也曾公開感謝駐馬來西亞代表處的協助。
2019/01/21 | 李牧宜
警方逮越南旅客脫團幕後主嫌,移民署:不少人受騙遭性剝削
2018年底發生148名越南觀光客集體脫逃事件,移民署宣布破獲此案幕後人蛇集團,逮捕7名嫌犯。他們在越南旅行社掩護之下於網路招攬越南人士假藉觀光名義來台工作,其中有人淪為性剝削的被害人。
傳學生遭剝削 印尼暫禁與台產學專班合作,教育部:不實報導
在傳出醒吾科技大學「新南向國際產學專班」約有300個印尼學生遭剝削後,印尼外交部宣布,即刻暫停大學生實習計畫,直到獲得台灣政府的詳細說明。
2018/12/28 | TNL 編輯
回應集體脫團事件,越南旅遊業者:損害越南旅客在各國的形象
針對越南赴台旅行團152名旅客集體脫團事件,越南河內旅遊總公司(HanoiTourist)副經理黎宏太(Le Hong Thai)表示,這是一個有組織和專業準備的重大事件,不排除國內外勾結安排的可能,同時也已損壞越南旅客在各國的形象。
2018/12/27 | 何則文
為何越南團選擇集體逃脫?想杜絕人蛇集團,得先徹底檢討移工制度
對這150多名脫逃的越南人來說,透過旅遊脫團打黑工,付出的機會成本遠比合法仲介來台低,所以才會觸發這次事件。
「新南向國際產學專班」變調?來台讀書變勞工、仲介介入、學生失聯
技職學校為拓展生源招收外籍生,以「國際產學專班」等名目招收東南亞學生。然而近期爆出學生淚訴實習跟系上所學完全無關,還有仲介介入。此外,新南向產學合作國際專班辦理至今,累計共8名學生失聯。
2018/12/26 | TNL 編輯
4越南團152人脫逃剩領隊,外交部:註銷尚未入境5越團簽證
對於越南旅行團發生152人集體逃跑失蹤一事,外交部晚間表示,除立即註銷逃跑越籍觀光客簽證外,也已註銷尚未入境的5個越南團、共182人的簽證。目前也停止受理發生脫逃事件的越南組團旅行社的申請案。
新南向政策的三維軸線:國內轉型、區域參與、大國鏈結
臺灣需要整體視野但各點創意規劃的關係推動方略,去理解東南亞與南亞各國內部的需求歧異與政治眉角,如此方能訂定出客製化的接觸方案,如臺灣—新加坡關係的推動,就有許多和臺灣—越南關係不同的注意要點。
駐泰處辦競賽卻拒發獎金?優勝泰生失望:難再相信台灣政府的活動
駐泰國代表處舉辦「泰國學生青春壯遊台灣」競選活動,優勝隊伍指稱遲遲不發給獎金。對此,駐泰代表處澄清,是因為正在查核學生資格。
2018/09/17 | 李牧宜
台灣準備好搶攻新南向市場了嗎?林之晨:深耕英文教育才有機會
之初創投(AppWorks)創辦合夥人林之晨認為,未來30年應深耕英文教育,才有機會搶攻新南向市場。
泰國團體簽證強制外包,10月起辦一次泰簽漲至近2千元
他指出,台灣對泰國開放免簽,但是泰國不只沒有對台灣開放免簽,反而還將墊高旅遊成本,完全沒有秉持平等互惠原則,至於是否會影響台灣人赴泰國意願,他表示,還得再觀察。
新南向重要智庫「台亞基金會」成立,蔡英文:期盼全力辦好玉山論壇
總統蔡英文在台灣亞洲交流基金會開幕活動致詞表示,新南向政策是重新塑造台灣亞洲戰略的重要一步,其中有3個重要課題,以人為中心、凸顯區域包容性、深化多元夥伴關係。
2018/08/02 | Jack Huang
談泰國買房(下):沒有曼谷居住經驗,最好別參加幾場海外說明會就沖沖付下訂金
曼谷尚有幾點值得關注:東南亞第二多的國際學校、高端醫美與醫療旅遊發展、汽車產業鏈與航太零組件生產中心、資訊科技與數位(區塊鏈)經濟和包容性文化。
「廣大興事件」後臨危授命,駐菲代表林松煥返台榮退
2016年1月,林松煥成功邀請當時已宣布競選菲律賓總統的杜特蒂訪台3天,2人建立深厚情誼,杜特蒂當選後不久,還特別在納卯市的臨時辦公室會晤林松煥。
2018/06/13 | TNL Brand Studio
越南》大A跨境電商孵化器:市場瞬息萬變,你不「在地化」就會喪失領先優勢
大A越南跨境電商孵化器、同時也是美妝服飾多品牌集合官網 QueenBox 創辦人郭祥毅,十年前就到中國去做電商,卻在去年(2017)決定轉戰越南。他平常不玩遊戲,但他笑說自從轉戰越南後每天都在打怪。他說:「每天都有不同的怪會出現,但也是因為市場的不成熟,才同步有機會存在。成熟的市場也許不用打怪,但你要面對的是更大的競爭對手。風險與機會,是一體二面的。」
2018/06/04 | 何則文
那位西貢伯伯對我說:「因為你隻身來越南,離家這麼遠,互相幫忙是應該的」
當我們聽到台灣青年,在澳洲打工度假受到黑心雇主剝削,或發生意外時,大家的心一定會很痛,因為這些都是我們的朋友,我們的孩子。那另一群一樣也懷抱夢想,來到台灣打拼,為台灣做出貢獻的年輕人,我們是不是也應該可以用同樣的心情去理解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