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09/27 | 彭成毅
想在富比士榜上一眼認出華裔富豪,先看你能否察覺他們的「隱藏漢姓」
東南亞華裔富豪的姓名,從顯而易見的「方言拼音」、「洋名加姓氏」到「隱藏漢姓」及最難辨認的本土化姓名,都為與彼此大相徑庭的拼寫方式。
2018/08/08 | 彭成毅
華人姓名大不同:為什麼在星馬,同一種華人姓氏有不同拼寫?
方言拼寫的姓氏和名字乃是星馬華人在地文化的一大特徵,隱約提醒著華人社群,即便在「五族共和」的現狀,仍不要忘了自己家鄉的文化。
誰說的腔調才道地?走進檳城華人「迅速切換語言」的日常
檳城的華人,或者說馬來西亞華人,除了語言混雜之外,迅速切換語言亦是種平凡的日常,多元文化著實地體現於地方生活空間,以及個人尺度的語言之中。剛開始和當地人閒聊或訪談的時候,對方講了一串華語混英語,我卻有「嗯?我剛剛聽了甚麼?」的感覺。
2017/12/29 | 一蚊健
與其要語言、方言拚高低,不如互相欣賞——訪問大馬Gagology版主
一個地方需要有一種共同語言,但無須放棄方言。在華人世界,方言與普通話可以並存,與其拚高低,不如互相欣賞。比較語言、方言,還可激發創意,Gagology 便是一例。
2017/11/10 | 萬宗綸
星國近40年的「講華語運動」,不但讓當地方言消退,連鄰近馬國新山都遭殃
新加坡前總理李光耀在1979年開始實施的「講華語運動」,雖然現在回頭看是賦予了該國人民口說中文的能力,但卻也造成了華人文化中的福建話、潮州話與廣東話使用比例大幅降低,連鄰近的馬來西亞柔佛州的新山當地華人也受到影響。
2017/11/01 | 精選轉載
讓新加坡學生無力的一「語」專政:我們想求知,不是求和
讓作者堅信自己不會回新加坡求學的,是堂堂的新加坡國立大學,竟然無法開設任何福建話、廣東話等大學語言課程。很多事情會莫名其妙的在「團結國家」裡頭「被消滅」,大學應該要是這事的最後一道防線。
與馬來西亞藝術家周盈貞的對話:語言與遷徙的藝術實踐
我在「燦爛時光」的講座中,聽到有人提到他在這學到的越南語不能在越南所有地方使用,因為在越南南部人會說這是北部的語言,聽不懂,每個國家都有這種情形。所以我提出語言政治,當語言被系統化、同一化,就會製造另一種細微的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