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12/25 | 當代評論
錢從哪裡來?大馬政府應打造「低生活成本國」、刺激經濟活力
馬來西亞各種條件約束下,一方面必須提高人力資本投資與基礎設施投資,同時也得加強國內競爭,刺激經濟活力,也應從消極福利轉向生產型的積極福利,如授人以漁(技能)而非魚(實物),才能生生不息,具可持續性。
2018/07/16 | 當代評論
解決低薪困境,臺馬政府分別怎麼做:「低薪,是一種政治選擇,而我們可以有其他選擇」
臺灣和馬來西亞長期以來壓抑薪資的成長,不僅導致勞工的生活受到衝擊,低薪更影響了經濟成長,衝擊國內的購買力。最低工資作為一項政府介入工資最有效的政策工具,近年來越來越受到各國的關注,兩國政府皆應體認提高薪資對於經濟發展的正面意義,具體落實提出的最低工資政治承諾。
2018/01/30 | 楊之瑜
東南亞2018年調薪幅度最高的勞工在哪國?當選舉遇上社經發展
2018年裡,緬甸、柬埔寨、馬來西亞、印尼雅加達、泰國與越南都調整了最低工資,這些擁有低廉人力成本、力求企業進駐投資發展經濟的國家,同時也面臨著來自內部社會求生活的壓力,當這些因素碰上了選舉,就變成很難解的問題。
緬甸和泰國基本工資明年可望提高 台商:自動化是必走的路
為因應物價帶動生活開銷上漲,東南亞地區如緬甸和泰國明年都將正式提高基本工資。
2017/11/23 | 當代評論
調整最低工資能改善底層人民的生活嗎?它得先符合「生活工資」
要真正深遠地改善勞工福利,筆者認為讓最低工資符合生活工資,是適切的做法。把最低工資提高到生活工資的水平,是為了肯定勞動者有其尊嚴,也是社會對於全球化與新自由主義的集體回應。
2017/08/21 | 楊之瑜
東南亞各國大選來臨之際,「最低工資」成重要政策工具
2018年裡,柬埔寨、馬來西亞、泰國國會、印尼都將陸續舉行不同層級的選舉,不論是區域或全國,最低工資都成了選民與候選人最關心的議題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