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專訪桃園市群眾服務協會:不僅是替移工伸張正義的後盾,也是充滿溫暖而堅固的家
庇護中心的設立,是由群眾協會先自行主動籌設,經各縣市政府勞工局審核通過,再以安置人數為基準定期給予津貼;雖有政府補助,但許多行政費用、生活必要開支,皆須由協會自行籌措吸收。
2018/04/03 | One-Forty
Millie:我不會因前雇主的性騷擾而討厭台灣,但我需要時間走出來
細細閱讀One-Forty「我是移工,也是媽媽」專題,會發現許多女性移工的夢想或許並非「遠大的抱負」,僅僅是「希望可以好好被對待」,而這樣的想望,一如每個人心裡所念,並無二致。
2017/10/02 | 小花媽
阮國非只是想來台灣工作買條水牛,他罪該致死嗎?
很多粉蝨們實際接觸過外籍移工,或是在對方的國家打拚著,也都知道,他們跟我們一樣,都很善良,也很邪惡。每個社會本來就有不一樣的人,不一樣的問題,但不是台灣社會可以合理化的將移工都當成隱性罪犯的理由。
「我就是愛寫啊!」自己出書自己宣傳,移工作家在東協廣場打造書香小天堂
這個位於東協廣場門口的印尼小書攤,便是移工們自立自強所建構的小天堂,在這裡她們可以跳脫「印傭」、「印勞」等刻板印象,得以暫時做回她們真正的自己。
2016/10/07 | Shih Yuan
調查印尼漁工遭虐死案 監院以「漠視移工勞權」糾正漁業署
監委表示,外籍漁工聘僱可分為「境內」及「境外」,境外受聘者因不受我國法律管制,工作環境相當惡劣,並往往遭國際媒體以「奴工」、「奴隸」形容。
幫離台移工媒合母國台商職缺,台灣青年設立創造雙贏的人力平台
臺商積極轉往東南亞投資,然而卻屢傳因不熟悉當地法規或民情,而導致血本無歸,關鍵往往在於語言、文化及資訊的落差。或許,ViPt媒合返鄉移工進入當地臺企工作的構想,能帶給政府一個挖掘人才的新管道,以及新的思考方向。
2016/09/07 | One-Forty
成為移工的意義:不只為金錢,也盼將另一國的文化帶回印尼
金錢作為現實生活之必須,乍看下這些朋友會跑去當「移工」,似乎是個不得不的選項。但你可能不知道的是,在這樣的選擇背後,也有著他們追求自我實現的熱情。
2016/08/18 | 勞工影展
【青貧世代】「逃」出生天?《快跑36小時》荒謬的台灣移工制度
移工對台灣有多少的貢獻,是有目共賭的。台灣社會應該感謝移工對台灣的貢獻,而該怎麼做才可以讓他們在辛勞的貢獻背後,有個合理的工作條件及平等的對待,才是重要的。
2016/08/02 | One-Forty
「要記得,每個人都一樣重要」在勞動場域外,能不能為這些移工遞上一支麥克風
在勞動場域之外,能不能有一隻手為這些努力的人遞上一支麥克風,讓他們盡情發聲而不沉默;能不能用愛與同理闢建好一座舞台,讓每個人一站上台都散發光芒?
2016/04/13 | 四方報
舞台前後的異鄉生活:專訪長榮空廚菲勞熱舞團Pre-Karne Crew
「Pre-Karne Crew」的中文意思是「融為一體的團隊」,由7名在長榮空廚工作的菲律賓勞工組成。舞團在2015年11月間創立,成員的年紀介於22到35歲間。而6名大男孩暢談他們的組團動機以及台灣生活。
2016/03/28 | 當今大馬
廉價勞工在獅城:淺析新加坡勞動環境現況
新加坡已經進入和以往不同的時代,人口自然不再像70、80年代那麼單純。而隨著全球化的勞動力市場運作,生活競爭也會更激烈,打工的可能不得不「便宜多賣」。
2016/03/08 | 當今大馬
輸入「外勞」同時也輸出本國勞力,馬來西亞的移工問題能給台灣什麼啟示?
由於馬來西亞仍是勞動密集型的經濟結構,從別國到大馬的移工,大多數都從事藍領工作。而他們是在全球城市競爭的資訊化社會裡,被社會排除的犧牲者。
2016/02/20 | 一蚊健
如果我家多了一個外傭?《外傭:住在家中的陌生人》一書的香港移工生活觀察
本書作者傾向站在外傭那方。盡力表達僱主的難處,同時讓僱主和香港人知道外傭某些難以理解的行為,有其因由。以書本解積怨,是她的目標。
2016/02/11 | 精選轉載
每個人都有義務成為暗夜中的火光:記東南亞「帶書運動」一週年
印尼有句俗諺說:「每個人都有義務成為暗夜中的火光。」火光未必真的是火。一本書,也可以是一盞火光。而這盞火光,也許就剛好照亮了誰的靈魂,點亮了台灣。
2016/01/04 | 當今大馬
「移工沒休假,怎麼有辦法顧好老人?」台灣不足的長照政策,會為移工勞權帶來更多關注嗎?
移工聯盟抓準了台灣社會現今和未來的強烈需求,以及政府長照計劃的不足,藉以要求人們重視長照問題的同時,關注家務移工的的權益。長時間工作和長年無休假的外傭,其實在體力和精神上都承受大量消耗,如何能有效率照顧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