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3/12 | 讀者投書
來到柬埔寨工作,學習高棉語能解鄉愁也看到了「血汗工廠」另一面
實地到成衣廠,看到另一個更需曝光的面向,反而是勞工意識正抬頭、伸張著平等,他們並非不懂自己權益被壓榨,反而會透過申訴管道或勞工組織協助,也會有激進的罷工與資方協議勞方權益,當地政府在近幾年也數度調漲工資,嘗試在勞資雙方間取得平衡。
2019/03/08 | Lan Ying Pin
在柬埔寨快速發展背後,人民在食衣住行上有哪些「看不到」的犧牲?
苦難都發生在小巷子裡,在我們所謂的蛋白區,在我們無法觸及的地方。而這些折磨,是坐在賞房團專用的遊覽車裡,計算著房產買賣中所產生的利潤,享受著有如中國國內般方便的投資客,所看不到的。
【東南亞週報】雅加達捷運3月底通車、泰通過網路安全法、緬民眾集會籲修憲
參與雅捷工程的廠商主要來自日本與印尼本地,而台灣廠商也參與承包潛盾隧道、車站設計、售票系統軟體與後端等建造工程。
金正恩於河內會見川普,歷史上越南和北韓有什麼相似的痛?
北韓與北越兩國領土都在冷戰期間分裂,在中國和蘇聯援助下對抗美國,雙方關係非常密切。河內被選為川金會地點,有利於金正恩藉訪問越南與越方高層會晤,同時從而借鏡促進北韓經濟發展。
柬國重返洗錢監管國家名單,司法遭評為「高度腐敗」
根據「全球反洗錢監管機構」發佈的最新關注名單,柬埔寨名列其中。柬埔寨於2015年從關注名單中被移除,不過今年又被名列其中,意謂柬國的非法洗錢交易行為並未被嚴加整肅。
2019/02/22 | 林柏宏
越南爆非洲豬瘟,憂疫情蔓延東南亞各國嚴陣以待
越南日前發現非洲豬瘟病例淪為疫區,已加強各項防疫工作。去年中國疫情擴大,鄰近的東南亞國家為防止非洲豬瘟疫情蔓延,均加強監控管制。
柬國女性被迫嫁去中國、遭虐案例層出不窮,為何她們不願舉報?
許多柬埔寨女性嫁去中國,但遭到羞辱、毆打及怒罵卻極少投訴。警方表示,她們的生活充滿絕望跟貧窮。
歐盟對經濟制裁下最後通牒,可能失去免關稅優惠的柬埔寨將會如何?
歐盟於星期一(11日)在「歐盟官方期刊」發佈了對柬埔寨的經濟制裁公告程序。在六個月的期間,歐盟會持續監督和柬埔寨當局談判,然後將由歐盟委員會編寫報告、並決定是否撤回貿易優惠。
中國承諾:從柬埔寨進口40萬噸大米、3年內援助181億元
柬埔寨首相洪森近日拜訪中國,和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北京舉行雙邊會談。中國承諾在三年內提供柬埔寨40億元人民幣援助。在歐洲聯盟威脅貿易制裁柬埔寨之際,這凸顯了北京與金邊的穩固關係。
2019/01/22 | Lan Ying Pin
走訪一次金界賭場,看看一帶一路「光環」加持下的柬埔寨
柬埔寨可說是受益於一帶一路最多的東協國家之一,短短幾年內,各式標示、路名、菜單等都增添了中文名稱,讓中國投資客和遊客免去了語言上的障礙。可看出中國的經濟實力,在柬埔寨境內影響之大。
2019/01/16 | 精選書摘
《他們先殺了我父親》:一位「紅色高棉」倖存者的家族故事
在美國大學畢業後的黃良,於1995年25歲那年回到柬埔寨,得知她有20多名親人被「紅色高棉」屠殺,這個令人震驚又痛苦的體悟,讓她決定為自己的家鄉與正義獻身。
中國軍艦訪西哈努克 洪森回應外界揣測:中國不會在柬國建軍事基地
3艘大型中國軍艦於9日在西哈努克市(Sihanoukville)港口停泊,展開為期4天的訪問,以強化中柬軍事合作。在南海爭端中,柬埔寨是中國的堅定盟友。
「紅色高棉大屠殺」結束40週年,柬國首相:感謝越南拯救了這個國家
柬埔寨於1979年推翻滅絕人性的波布(Pol Pot)政權,上萬名群眾參加在金邊體育場舉行的歡慶活動,現場請來傳統舞者和步操樂隊表演。首相洪森表示,感謝越南拯救了這個國家。
「新南向國際產學專班」變調?來台讀書變勞工、仲介介入、學生失聯
技職學校為拓展生源招收外籍生,以「國際產學專班」等名目招收東南亞學生。然而近期爆出學生淚訴實習跟系上所學完全無關,還有仲介介入。此外,新南向產學合作國際專班辦理至今,累計共8名學生失聯。
2018/12/21 | TNL 編輯
登革熱境外移入病例以柬埔寨暴增8倍最多,已達66例
衛生福利部疾病管制署疫情監測資料顯示,國內今年截至12月20日,累計登革熱境外移入病例已達330例,其中感染國家以柬埔寨66例為多,暴增8倍(去年總病例數僅8例),其次為越南62例(去年總病例數104例)及菲律賓56例(去年總病例數39例)。
柬埔寨最大水電站啟用:電費可望減少,反對者卻憂心對環境造成威脅
環保人士批評,發電量有400百萬瓦的這座塞桑河下游2號水電站,對湄公河水道的重要魚群資源造成威脅。此外,活躍人士指出,這項水電站興建計畫可能已造成約5000人遷移,多半是處於劣勢的原住民。
2018/12/14 | 讀者投書
重返印度支那的越南(二):面對中共計畫滲透寮柬,越南將如何接招?
越南不會跟中共在網路聲量和金錢上做競爭,因為沒有那麼多錢,也無資源成立龐大網軍外包作業,和如同「跨境雲控系統」可製造上百至上千假帳號干擾訊息的能力,一方面越南目前需要經濟發展,二方面由於越南資訊流通,無法製造一批完全資訊封閉的網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