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06/07 | 地方賊
偷走新加坡半世紀的電影記憶 :看老戲院如何重生成「The Projector」?
雖然官方可能對這裡屬於邊緣人使用的場域不大滿意,但它確實是新加坡由民間自主進行空間活化的案例,希望新加坡的獨立電影院能夠挺住,多播些新加坡商業電影院不願播或不能播的電影。
在河之內、在河之外:越南河內的另類影像與紀錄片機構Doclab
Doclab的存在,可以說是阮純詩以一個擁有大想法的小機構作為一種抵抗的方法,來抵抗越南主流紀錄片和主流影像生產的大體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