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錄片


  • 確認
  • .
2018/06/12 | 周慧儀
未竟之志:這兩位「斜槓中年」透過影像和音樂詮釋眼中的馬來西亞
從Amir和Azmyl的觀點和作品裡,我們可以嘗試探看他們「參與」和「關懷」馬來西亞的方式,也談談社會現況和政治,以及我們此次返馬帶回的疑問。
一只紅色行李箱代表漂流千里的移工:她從菲律賓來到義大利幫傭,遇到未來另一半就此落地深根
菲律賓獨立製片導演Richard Soriano Legaspi,於亞洲電影學院畢業後,獲選為2013年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IDEE(University of Ideas)駐村藝術家之一。駐村計畫結束後,他持續往返義大利,完成紀錄片《漂流千里的紅色行李箱》,訴說兩代菲律賓移民女性漂泊千里,在異鄉落腳的故事。
2016/06/22 | 張硯拓
【印尼大屠殺二部曲】《沉默一瞬》:受害者不懂得放下,難道你們要事件重演嗎?
《沉默一瞬》加《殺人一舉》,是會讓人認真思考「紀錄片是什麼」的作品。它們都沒有經過太多編劇安排,但你又可以明確感受到鏡頭後方的導演擁有尖銳的意圖,他想凸顯這段史實,而且要以最能引起國際社會關注、被觀眾記得的方式。
2016/06/21 | 張硯拓
【印尼大屠殺二部曲】《殺人一舉》:身為媒體人,我的職責就是讓大眾憎恨受害者
當年執行大屠殺的重要「劊子手」們,許多都還在世,而且根本對「當年勇」津津樂道。於是在《殺人一舉》裡,歐本海默刻意忽略受害者的聲音,以不點破的態度訪問加害者,甚至邀請他們拍一部電影「重現當年豐功偉業」。
2016/06/18 | 張硯拓
「亞細亞的孤兒」背後的真實故事:紀錄片「滇緬游擊隊三部曲」,如何修補對家的想像?
這些孤軍真正的根是在中國雲南,政治意識上的「祖國」卻是中華民國台灣——但更重要的是,佔了他們人生大半部分的場景,以及他們實際上的公民國籍,又是泰國當地。「這樣的多重認同和斷裂,非常的奇特。」
2016/06/17 | 燧火評論
「危害國家安全」的《星國戀》,一部主打舐犢深情與遺憾的新加坡流亡敘事
新加坡政府禁映這樣一部不刻意突出政治成分的人權紀錄片,卻使國人跨越禁令的疆界去滿足好奇心的舉動,變相地為原來受限於小眾的傳播形式,進行了「國家級」的宣傳。
2016/06/07 | 當今大馬
《殺人一舉》與《沈默一瞬》:印尼大屠殺的歷史記憶
美國紀錄片導演約書亞‧奧本海默2001年在印尼拍攝紀錄片時,接觸到1965年印尼屠殺百萬共產黨及左派人士的歷史,於是決定去深入探索這段令人驚訝和慘痛的過往。《殺人一舉》是紀錄片也是劇情片,《沈默一瞬》則是續篇。
在河之內、在河之外:越南河內的另類影像與紀錄片機構Doclab
Doclab的存在,可以說是阮純詩以一個擁有大想法的小機構作為一種抵抗的方法,來抵抗越南主流紀錄片和主流影像生產的大體制。